第十八章 训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清晨时分。
    白石城云北大街东首,陈家新宅院落内。
    陈凡慢步而行,观赏着院内的环境。
    这一处宅院也是三纵五进的格局,但各处院落十分狭小,平房很多,但楼阁很少,游廊也十分狭窄,后院也没有花园流水,宅子后边也没有马场,只有一座与后罩房相连的马厩,一切都显得粗陋简单,十分破旧。
    “行吧,反正屋子是够住了,也就是图个出行方便!”
    陈凡暗暗摇头,直接向中庭饭堂走去。
    这一顿早饭还算丰盛,各种面点小吃,油饼混沌,米粥肉汤,小炒拌菜等等总共有三十六道,一大家人沉默吃饭,气氛倒也和谐。
    陈大海饭量不大,吃了两个牛肉包子,喝了一碗白米粥,便放下了碗筷,拿起白绸巾开始擦嘴。
    其他人纷纷放下碗筷,等待家主起身离去。
    但陈大海并未直接离去,反而抬头看向了陈凡,冷声道:“你昨天在春风楼和人打架了?”
    陈凡心中一愣,也不敢隐瞒,连忙开口道:“是的!孩儿打架了,没输!”
    陈大海有权有势,手下众多,肯定是有人看见了春风楼的事情,便向他禀告了一声。
    砰!
    陈大海狠拍桌面,厉声道:“我问你输赢了吗?”
    陈凡默然,低头不语。
    哼!
    陈大海脸色一沉,问道:“谁教你的武功,练多久了?我不是告诉你不要练武吗?”
    “孩儿没有师傅,就是花钱买了一本武功秘籍,然后就自己慢慢练着了,没练多久,也就四五天……”陈凡低声道。
    “嗯?练了四五天你就敢和人动手,你是胆子太大,还是没有脑子啊!也不怕被人打死!”
    陈大海神色更怒,不禁大声训斥起来。
    陈凡垂头不语。
    “哼,愚蠢!”
    陈大海又骂了一句,直接起身离去。
    “恭送老爷(父亲!)”众人开口送别。
    陈凡松了一口气,但看着面前的饭菜,却已经没了胃口,心中思索道:“算了,店铺里还有尸体没运走呢!”
    想到此处,他便告退一声,直接离开了饭堂。
    ……
    与此同时,同福酒楼二层楼道内。
    一个魁梧男子缓步而行,神色略带疲惫。
    这人名叫陆北银,年纪四十二岁,长得样貌硬朗,身材壮硕,唇上留着一道细胡须,身穿一件黑色锦缎长袍,头戴方角儒巾,显得十分俊朗不凡。
    他对外的身份是巨鹿城一户权贵人家的管事,此行来到白石城是为了采购药材,但真实身份却是黑风盗的五当家,不但性格诡诈,心狠手辣,而且还是一名武道七重养气境界的武者,手段十分凶残。
    吱呀!
    一声轻响。
    走廊左侧一处房门突然打开,其内走出两个面目阴沉的壮年男子,身穿黑衣劲装,好似护卫打扮。
    这俩人都是陆北银的手下,黑脸汉子名叫马保君,长胡子的名叫孙不平。
    两人迎面看见了陆北银,连忙躬身抱拳,开口道:“五哥早!”
    “嗯!”
    陆北银应了一声,走向左侧第三间客房门口,掏出钥匙去开门,同时又道:“去把雷大鹏他们也叫起来,吃了早饭咱们就回程。”
    “是!”
    马保君应了一声,直接向右侧的一间客房走去,伸手开始拍门。
    陆北银开锁推门,回到自己的房中,开始收拾物品。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
    马保君呼喊道:“起床了大鹏,收拾一下准备回程!”
    屋内一片安静,没有半点回应。
    马保君皱眉,再次拍门。
    砰砰砰……
    声音很响亮,但屋内依旧没有回应。
    他低头看了一下门口的门环,发现房门并未上锁,而且内部也插着门栓,但屋内却没有回应。
    就在这时,陆北银从旁边屋内走了出来,皱眉道:“怎么回事?”
    “五哥,大鹏他们不开门啊?”马保君说道。
    “昨晚喝酒了?”陆北银脸色一冷。
    “没有啊五哥!”马保君连忙道。
    陆北银神色冰冷,走到紧闭的客房门口。
    他眼神一扫,忽然抬手拍出一掌。
    砰!
    一声闷响。
    坚硬的门栓瞬间断裂,两扇木门忽然一荡,直接向着门口两侧甩了回去。
    陆北银抬脚进入房内,顿时眉头一皱。
    这一处房间并不大,除了四张床铺之外,还有一个储物的立式柜子,一个方框衣架,一个洗漱架,一张饭桌几张凳子而已。
    但此时,四张床铺上的被子全都叠着,床单也没有丝毫凌乱,只是床边扔着几件换下的衣物,显然昨夜一直无人居住。
    “不在屋啊?不会去找女人了吧!”孙不平开口道。
    陆北银走到左侧床边,拿起一只不大的布袋晃了晃,里边传出银子碰撞的声音,不禁神色一沉。
    马保君脸色一变,开口道:“钱袋在屋里,门栓也插着,但人却不在,而且没有打斗迹象,同时窗户半开,显然是自行离去,一夜未归!”
    砰!
    陆北银将钱袋扔在了床榻上,直接向门外走去,同时冷酷道:“不平收拾东西退房吧!保君你过来……”
    他一路疾行,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马保君紧随其后,小心的关上了房门。
    陆北银转身回头,神色一片凶狠,开口道:“这三个蠢货昨天在春风楼和人打架,晚上又找我挑唆告状,想要绑架那两个富家公子。我没同意,估计这三人就自己去报仇了……”
    马保君神色一怔,显得十分惊讶。
    “他们一夜未归,估计已经落入敌手,甚至直接被人反杀了!”
    “但不管怎么样,咱们的身份肯定已经暴露了!”
    陆北银脸色冰冷,沉声道:“你现在就去调查一下那两个富家公子,一个叫张藤山,身份是珍宝阁张家的嫡系二公子;一个叫陈凡,身份是白石城陈家的庶出三公子……你先去查明那三个蠢货的下落,然后立刻回来通知我!”
    说到此处,他顿了一下,又森然道:“我亲自去解决!”
    马保君神色一凛,拱手道:“是,属下这就去办!”
    说罢,他便匆匆离去。
    陆北银沉默片刻,抬脚走到窗口向外望去。
    清晨时分,阳光明媚。
    晴朗的天穹下,白石城逐渐苏醒,呈现出一片忙碌的繁华景象。
    “真是欺人太甚啊!”
    陆北银神色狰狞,咬牙自语道:“白石城知府杨守心让我们当替死鬼也就算了,现在连一些小崽子也敢招惹我们黑风寨,真以为我们是软柿子随便捏吗?”
    “一群猪狗不如的东西,老子早晚把你们统统杀光!”
    ……
    陈凡离开了饭堂缓步慢行,心中不禁有些忐忑。
    陈大海刚才训斥他一顿,但却并未作出处罚,也不知有何想法。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他叹息一声,直接向后宅食堂走去,准备找到徐大柱安排马车,去运走当铺内的浴桶。
    “三少爷!”
    一声呼喊从身后传来。
    陈凡回头望去,不禁有些惊讶。
    大管家张保全匆忙追来,但神色却不显得焦急,反而面带喜色。
    陈凡停步转身,开口道:“张管家有事吗?”
    “哦,老爷让我来给你说几件事!”
    张保全停下步伐,开口道。
    陈凡神色一紧。
    张保全察言观色,安慰道:“放心三少爷,是好事!”
    “哦?”陈凡惊讶。
    张保全笑道:“老爷这些年不让你练武,也是怕你卷入各种争斗,寻思家中有大少爷一人涉足江湖就可以了。只要你平平安安过一辈子,老爷也能少操点心……”
    说到此处,他顿了一下,又道:“但少爷您却没有理解老爷的良苦用心,反而背着他偷偷练了武功!”
    陈凡神色一怔,不禁心情有些复杂。
    他一直以为陈大海不喜欢他,没想到父亲只是不善言表,但心中却还惦记着他,希望他平安幸福的过一辈子。
    “三少爷!”
    张保全呼唤一声,又道:“老爷说了,既然你已经练武了,那他也不会强行阻止你,只要你以后不要后悔就好!”
    陈凡默然。
    张保全叹息一声,又道:“老爷这次给你安排了一个师傅,就是咱家护矿队的李清流李头领,又让库房给你分配了一箱药材补品,账房这边也给你五千两银子用于花销!”
    “太好了!”
    陈凡神色惊喜。
    张保全温和道:“老爷还说了,练武可以,但切莫冲动生事,不要轻易与人结仇……”
    “好,我记住了!”
    陈凡肃然道。
    张保全欣慰一笑,又道:“既然如此,那老朽就安排下人把药材和银票给您送过去,再通知李头领去您的院子找您……”
    陈凡心中一动,开口道:“药材和银票我等下自己去领取吧,正好我要安排马车去当铺那边送点儿东西,就直接把药材和银票一起带过去吧,我在那边住的还算不错……至于李头领这边,还是我下午再去亲自拜访他吧!”
    “也好,那老朽这就去准备东西……”张保全点头道。
    “嗯,多谢张管家!”陈凡笑道。
    张保全拱手施礼道:“那老奴就先行告退了!”
    “张管家慢走!”陈凡微笑颔首,心中一片喜悦。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