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疯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刻钟后。
    陈家府邸后方的巷道中。
    徐大柱停稳马车站一旁,两个灰衣奴仆则抬着一只药箱往车上搬运。
    这一只药箱长三尺,高两尺,宽一尺,上方两侧有把手,顶部是对开门结构,其中三面是木板,一面是小抽屉,其内分割成许多小区域,专门存放不同药材,整个箱子用桃木制作而成,分量沉重,十分结实。
    陈凡站在一旁,心中极为喜悦,不禁思索道:“没想到父亲突然转变了心意,不但给了我一笔巨款,而且还安排了一位师傅。不过明天傍晚还是要出城去参加竞买会,毕竟已经约好了。”
    砰!
    一声轻响,药箱落下。
    两个仆役抽身跳下马车,同时躬身施礼,一人道:“少爷,药箱给您装进去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这两个仆役年纪都不大,只有十七八岁左右,高个子叫林二宝,有些胖的叫纪云。
    “没事了,你们回去吧!”
    陈凡笑道。
    “是,小人告退!”
    两个奴仆躬身禀告一声,转身就要回到院落中。
    但就在此时,四道黑影突然从一旁冲了出来,没有任何声音,直接向着马车后方的几人袭击过去。
    陈凡心中一惊,连忙抽身躲避。
    这些冲击而来的黑影竟然是四条双目赤红,牙齿青黑的野狗,一个个皮毛脏乱,神色癫狂,显得凶残而又恐怖。
    “快躲!”
    陈凡低喝一声,猛然抬腿飞踹,一招莽牛顶角瞬发而出。
    咔嚓!
    一声脆响。
    一头皮毛乌黑的野狗瞬间倒飞而去,顿时胸腔塌陷,口喷鲜血,最后直接撞击在墙壁之下,瞬间没了气息。
    陈凡脚下变幻,整个人再次爆发杀招。
    莽牛践踏!
    他双脚奔腾,整个人瞬间化身疯牛,不断冲撞飞踹,同时手掌劈砍,直接以一人之力,对抗余下的三条野狗。
    砰!
    一条黄狗遭受重击,瞬间抛飞三四米,再次落地时连续翻滚了好几圈,最后吐了舌头彻底死去。
    咔嚓!
    一条三花狗脖颈折断,顿时以头抢地,瞬间惨死。
    但也就在此时,最后一条棕色野狗竟然趁机冲到了林二宝的身边,毫不犹豫的向着林二宝的小腿咬了过去。
    啊!
    林二宝惨叫出声,连忙去踢棕色野狗。
    嗬嗬……
    那野狗喉咙里发出嘶吼,双目一片赤红,硬是扛着对方的踢踹不肯松口,反而越咬越用力。
    陈凡脸色一变,猛然爆射而起,直接向着棕色野狗的天灵盖拍出一掌,同时他皮肤下隐隐浮现一道道血色纹路,整个人的表情一片狰狞。
    啪!
    一掌拍落!
    棕色野狗顿时脑壳炸碎,同时双眼暴突眼眶飙血,接着四肢一颤,猛然砸落在地,已然彻底毙命。
    “啊,啊啊啊……疼,好疼啊!”
    林二宝惨叫着。
    陈凡脸色沉凝,一伸手扯掉林二宝的腰带布条,直接缠住了林二宝的右腿,同时开口吩咐道:“纪云,立刻去府内叫人过来帮忙!”
    “是,少爷!”
    纪云惊魂未定的应了一声,脸上的胖肉抖了抖,连忙向院内跑去。
    陈凡扭头道:“大柱,你去最近的医馆请个大夫过来……”
    “是少爷,奴才这就去!”
    徐大柱应了一声,两手抓着裤腰就向巷道之外跑去。
    林二宝抱着腿咬牙忍痛,脸色却一片惨白,额头不禁流下了细密的汗水。
    陈凡扫视旁边的几条流浪野狗,神色一片凝重。
    “这些野狗状若疯狂,但咬人之时却又沉默无比,而且目标明确,直接奔着巷道内的四人而来,显然不是意外事件……”
    “而且,这条巷道足有三四十丈,这几条狗无声无息的走了进来,竟然没有半点声音流露而出,显然一直伏地而行……”
    陈凡心中思索,忽然想起在城外遭遇的野狗,不禁心中一沉,暗道:“莫非,这些蠢物还懂得报复人?”
    ……
    片刻之后,陈家后罩房一间屋子内。
    林二宝脸色惨白的躺在一张床铺上,被咬伤的右腿已经洗净了血迹,可以清晰的看见一道深可见骨的咬痕,显得十分恐怖。
    同时床榻边坐着一个山羊胡老者,身穿青衫长褂,头戴软脚幞头,脸色一片凝重。
    这位老者名叫丁成业,身份是聚合堂的坐馆郎中,年纪五十岁左右,医术十分精湛。
    吱呀!
    房门忽然被推开,门外走进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身穿蓝色短褂长裤,脚踩黑色布鞋,长得十分俊俏。
    他手里端着一个铜盆,其内放着一个鲜血淋漓的狗脑子,直接向屋内走来。
    这少年名叫小林儿,身份是丁郎中的徒弟。
    “师傅,这狗脑子处理好了!”
    小林儿开口道。
    丁成业问道:“没弄错吧,一定要咬伤这位小哥的那条野狗的脑子!”
    “放心吧师傅,我再三确认了,就是那条被拍死的棕色野狗。”
    “那就好!”
    丁成业接过铜盆,从身旁拿起一个石头药杵,开始捣腾狗脑子。
    陈凡瞳孔一缩,心中不禁有些惊讶。
    林二宝瞪眼旁观,不禁心中惊惧,询问道:“老先生,您捣腾这狗脑子要干嘛啊!”
    丁成业耐心回应道:“天下万物,相生相克!这几条野狗双目赤红,牙龈发黑,齿带黏液,显然是身患重病,体内孕育了狂犬之毒。”
    “因此要取出伤人疯狗的脑子,将其捣碎外敷,涂抹在伤口处,如此才可能以毒攻毒,克制毒性!”
    林二宝心中惊慌,脸色一片惨白。
    时间不长,丁成业捣碎了狗脑子,又取出一只木头铲子,将狗脑子一点点挖出,直接向着林二宝的伤处涂抹过去。
    陈凡眉头一挑,不禁心中惊惧,暗道:“以后一定要小心啊,我千万不能让野狗咬伤了!”
    林二宝脸皮颤抖,隐隐就要哭泣出声。
    好在丁郎中动作麻利,很快处理好了伤口,接着取出纱布开始包裹,同时道:“陈三少爷,我等下给你开一副药方,你安排人去抓药熬煮,给这位小哥内服下去……”
    陈凡拱手致谢,开口道:“那就多谢丁郎中了……”
    丁成业颔首,起身将药杵和铲子扔进铜盆,开口道:“陈三少爷,这几样东西已经沾染了疯狗血,必须烈火焚烧,挖坑掩埋,还有那几条野狗的尸体也要尽快焚烧处理掉,千万不要让人或者动物食用!”
    “好,我一定认真安排。”
    陈凡肃然道。
    又过了一刻钟左右,丁成业带着徒弟离开了陈家府邸。
    陈凡一方面安排纪云去聚合堂医馆抓药,一方面又安排人去焚烧野狗尸体和残留的器具,同时又找来两个内宅护卫,告诉对方小心看管林二宝,万一对方有疯狗病发作的情况,一定要尽快控制囚禁起来。
    这种情况必须要防备未然,只要过了七天以后,应该也就没事了。
    陈凡又和张管家知会了一声,接着便离开了家门,坐着马车向当铺赶去。
    ……
    咕噜噜……
    车轮转动,缓慢而行。
    陈凡坐在后车厢内,心中思索道:“果然啊,练武这一步棋我算走对了,如果我没有武功,恐怕今天连几只野狗都对付不了!”
    他叹息一声,靠在厢壁上休息起来。
    但过没过多久,马车突然晃动了一下,接着忽然停了下来。
    陈凡皱眉。
    车厢外顿时响起一个声音,徐大柱高声道:“少爷,前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好多人都在围观挡住了道路,咱们是绕路而行,还是稍等片刻!”
    陈凡掀开窗口的布帘向外望去。
    此处已经到了南城玉林坊,四处都是临街小楼,不过街道不宽,各家店面的规模也不大,更像是邻里街坊的聚集处,并非主要街道。
    此时,前方聚集着一大群百姓,显得有些混乱嘈杂。
    陈凡思索了一下,开口道:“你绕路去当铺等我吧,我先下去看看。”
    “知道了少爷!”徐大柱应道。
    陈凡掀开后车厢的布帘,直接从后边下车。
    徐大柱也下了马车,拽着缰绳开始调头,准备绕路去当铺。
    陈凡抖了抖衣服,直接向人群中走去。
    “这是第三个了吧!”
    “应该不止了,其他城区也发现两三起焚烧命案了……”
    “哼,官府说这些人是被火烧死的,但我觉得不像!”
    “那你说这些人是怎么死的!”
    “我猜是被人下毒了!所以屋子内才没有火烧的痕迹,只有尸体被毒药从体内腐蚀烧焦,才会呈现这种诡异的模样!”
    “有点道理啊!但这些死者互相也不认识,又是谁给他们下毒了呢!”
    “那就不好说了,不过这一次的命案,好像一家三口全都死了!其余几处命案好像都是单独被害,亲眷并未受到影响。”
    四周的人群低声讨论着,脸色十分凝重。
    陈凡皱眉,不禁心中一沉。
    就在这时,一个粗暴的声音从人群内传出,“躲开躲开,你们这些人都不干活赚钱吗?天天特娘的看热闹!是不是闲的!”
    四周的百姓顿时微微散开了一些。
    下一刻,孟光功直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在他身后还有两个杂役抬着一幅担架,上边盖着一层暗黄色白布,但从轮廓来看,其中应该是一具干瘪蜷缩的尸体,而且隐隐飘出一丝腐臭油腻的味道。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