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凶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马保君右手压刀,神色一片凶残。
    武者争斗,生死难料。
    没有真正动手厮杀之前,很难知道谁强谁弱。
    所谓的武道境界,也只是修炼过程的一种参照,由此可以循序渐进的打熬体魄,修炼各种功法,但从外表很难断定一个武者的境界。
    除非是修炼先天功法,直接打破各大境界的枷锁!
    马保君年纪三十六岁,但却习武二十载,已经完成了养气,练皮,锻骨,内壮,凝髓五个境界,达到了武道第六重开窍境界。
    这种修为当然比不过朝廷统御的鹰狼卫,也比不过司职杀戮的军中武将,更加比不上那些武道圣地的天之骄子,但在平民武者中已经足够强悍。
    他不知道对面少年的武道修为,但可以判断对方应该没有其余帮手,否则不会独自一人进山抛尸。
    而且这少年也就十六七岁,就算是十一二岁就完成了养气境界,恐怕修为也不会太高,了不起也就是武道第四重内壮的境界!
    所以他心中十分淡定,甚至已经在思考杀死对方的手段。
    “黑风盗?”
    陈凡挑眉,神色一片冷酷。
    马保君瞳孔一缩,眼神扫过山坡下散落的尸体,顿时心中恍然,不禁狞笑一声,森然道:“知道我们是黑风盗,你还敢杀我们的人……真是找死啊,你就不怕给家里招灾吗?”
    嗬!
    陈凡冷笑一声。
    马保君神色一冷,威胁道:“你跪下受死吧,我保证只杀你一人,不会再报复的你的家人!”
    他这句话表面是恐吓,但背地却是试探之意,只要对方稍有露怯,他就会扑杀而下,拔刀杀人。
    “嗯?你还想报复我的家人……”
    陈凡神色一冷,心中瞬间暴怒,厉声道:“你这才是真正的找死!”
    话音落下,他整个人轰一下爆射而起。
    莽牛践踏!
    陈凡脚踩山坡,身躯俯冲,好似一头疯狂无比的莽牛一般,直接向着七八丈开外的山坡上冲撞而去。
    呼呼呼……
    气血燃烧,风声呼啸。
    陈凡体内的气血瞬间沸腾起来,皮肤表面顿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血色纹路,整个人瞬间膨胀一大圈,皮肤赤红,面容扭曲,好似一尊狰狞丑恶的妖魔。
    莽牛顶角!
    陈凡一拳轰出。
    “嗯?”
    “这是什么武功?”
    马保君心中一惊,一招血蟒临渊猛然爆发而出,整个人瞬间扭曲滑行出去,就好似一条毒蛇贴地蜿蜒,直接避开了对方的冲撞。
    轰!
    一声巨响。
    山石炸裂,尘土飞扬。
    陈凡眼神一挑,脚下步伐豁然错开,再次逼迫而上。
    马保君面色一沉,右手豁然拔出了腰间的精钢长刀,直接一招破风狂刀劈杀而下。
    呼!
    钢刀破风,寒光闪烁。
    砰砰砰……
    陈凡双脚奔走,侧身横移,直接避开了对方的劈砍。
    “给我死!”
    他怒喝一声,猛然身躯一扭,直接以左手肘化作一只牛角,向着对方胸口撞击过去。
    他虽然只练了一部练皮功法《莽牛大力诀》,但却已经大成圆满,体内的气血也已经渗透到骨骼之中,勉强也算是锻骨境界。
    而且他还消耗了一块纯阳灵石铸就根基,体内又有神秘诡异的猩红血丝,直接将整个人的力量增强十倍,决然不能用普通武者的实力去衡量。
    因此他爆发出的气势极为狂暴凶猛,甚至短暂压制了武道六重的武者。
    当然,也因为马保君还没有练出内气,依旧没有脱离淬体的范畴。
    刷!
    刀光闪烁!
    马保君侧身一闪,右手提刀上撩,直接剖切对方的腹部。
    他习武二十载,已经修炼到了武道第六重开窍境界,自然掌握了多部功法。
    分别是练皮功法《血蟒混元功》,锻骨功法《明月万寿拳》,内壮功法《五脏养生功》,凝髓功法《紫阳洗髓经》,开窍功法《天蛇聚气法》。
    同时他还修炼了一门专职杀戮的武技《破风刀》。
    而且他厮杀经验也十分丰富,因此一招出手,直接化作连绵不绝的攻势席卷而起,手中钢刀好似流光掠影,不断向着对方劈砍挑杀。
    砰砰砰!
    陈凡双脚踩踏,不断侧身躲避。
    他体内的气血疯狂沸腾,皮肤下一道道血丝四处游走,整个人诡异到了极点,一拳一脚之间夹带着庞大的力量,不断轰击顶撞,一边打断对方的攻势,一边出招攻击对方的要害。
    咔咔咔!
    人影翻飞,山石炸裂。
    一时之间,二人打的难分难解。
    但陈凡毕竟习武日短,武学积累十分浅薄。
    虽然莽牛大力诀变化多端,全身上下都可以化作牛角进行攻击,但依旧没有脱离同种功法的套路,一招一式用的多了,自然就露出破绽,变得有迹可循。
    因此时间一长,马保君也看破了莽牛大力诀的招式变化。
    “你个小崽子,真是差点被你唬住了……”
    “来来回回一直在用同一种功法,莫不是只练了一种武功?”
    马保君狞笑一声,猛然一招破风狂刀劈杀而下,接着两脚一错,再次变招明月万寿拳,同时以刀代拳,瞬间飞冲直刺。
    陈凡甩手打向对方的手臂,同时侧身抬肘,直撞对方胸口。
    马保君冷笑一声,竟然再次变招,忽然用出了凝髓功法紫阳洗髓经中的一招紫阳遮天,左手向着敌人面门拍出一掌。
    陈凡连忙抬手格挡,同时抬脚向着对方胸口踹了过去。
    砰砰砰……
    两个人你来我往,竟然再次缠斗在一起。
    但马保君似乎已经摸清了陈凡的套路,竟然将一身所学全部融汇在一起,不断变招攻击,看似混乱无比,却又诡诈难测,显得凶猛而又凌厉。
    陈凡不断变招,但却难脱窠臼,每一招都带着莽牛顶角的痕迹,发力方式已然被对方看破,只能依靠强大的肉身力量进行反击。
    也就在此时,马保君猛然膝盖一弯,同时身躯前倾,一轮快打抢攻之后,突然用出了破风刀中的一招黑风连环刀!
    蹭蹭蹭!
    刀光闪烁,破风狂斩。
    陈凡顿时被对方快攻打断了节奏,招式变化中硬生生出现了一丝破绽。
    “给我死!”
    马保君厉喝一声,瞬间用出一招破风断水刀。
    噗!
    刀光一闪,血影纷飞。
    陈凡躲避不及,顿时身中一刀,昂贵的锦衣华服瞬间碎裂,其下皮肉翻卷,殷红的鲜血好似飞泉一般洒落而下,整个人顿时遭受重创。
    但他骨子里一直有一种狠劲,身中一刀之后竟然不退反进,好似激怒的疯牛一般扑杀而上,直接一招莽牛顶角轰击而出,坚硬的右手肘瞬间轰击在对方的胸口之间。
    咔嚓!
    一声脆响。
    马保君双眼一突,顿时胸口凹陷,整个人瞬间倒飞而去,接着喉咙一热猛然喷出一大口鲜血,随后轰一下砸在了山坡之下,同时黝黑的面孔直接变成青白色,神色一片狼狈。
    嗬!
    陈凡阴森一笑,胸口处皮肉翻卷,鲜血横流,但却好似没有感觉一般,浑身上下的皮肤不断涌动鼓胀,浮现出一道道狰狞诡异的血色纹路,显得恐怖而又邪恶。
    “你,你这是什么武功?”
    马保君捂着胸口挣扎起身,不甘道:“你打来打去只有那两三招,恐怕只练了一种武功,但肉身的力量却比我还强……”
    说到此处,他忽然瞳孔收缩,面皮颤抖起来,大声道:“莫非,莫非你修炼的是先天功法!”
    一念至此,他右手猛然捏紧了刀柄,似乎变得十分激动。
    陈凡冷漠不语,心中弥漫着疯狂的杀机。
    但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胸口的刀伤有些发痒,就好似密密麻麻的虫豸在蠕动爬行一般,显得十分诡异,于是低头打量,顿时心中一惊。
    他胸口处的横切刀伤已经显露肋骨,外层皮肉翻卷,其内流血横流,整体看上去好似十分严重。
    但就在此时,这一道伤口之间却蠕动着一道道米粒长短,细如发丝的猩红血丝,好似一条条诡异的蠕虫一般不断涌动,疯狂拉扯着伤口两边的皮肉,向着中间凝聚愈合。
    马保君眼神扫视过去,顿时也发现了这种诡异变化,不禁震惊当场,脸上露出一幅不可置信的神色。
    “你,你的伤口……”
    “不可能……”
    “这,这一定先天功法,一定是先天功法……”
    咳咳咳……
    马保君语无伦次的呼喊着,但却不小心触动了胸口的伤处,顿时大声的咳嗽起来,嘴里再次喷出一大口鲜血,甚至还夹杂着一道道血丝。
    但他此时已经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了,心中完全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逃,必须逃!”
    “我的伤还有救,而且这个消息也必须带回去。”
    “这个少年竟然修炼了先天功法,不但力大无穷,而且还可以血肉重合,无药自愈。他之所以只会两三招功法,只怕是还没将先天功法彻底练成。”
    “可恨我已经受了伤,无法擒拿对方,否则我便可以独享先天功法了……”
    马保君脸色变幻,忽然身形一扭,不顾重伤在身依旧催动气血,猛然施展出血蟒混元功中的游蛇身法,整个人呼一下飞窜而去。
    哗哗哗……
    人影飞奔,山石滚落。
    马保君好似一条丧家犬一般,直接向着森林深处疯狂逃窜。
    陈凡挑眉扫视,不禁神色一冷,森然道:“想跑?”
    话音落下,他猛然催动气血,整个人轰一下爆射而起。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