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轰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该死!”
    马保君神色一变,强忍着胸口的疼痛再次催动气血,疯狂施展血蟒混元功之中的游蛇身法,整个人好似一条飞速流窜的巨蟒,姿态十分怪异。
    陈凡满面凶残,体内气血澎湃,双腿肌肉紧绷,整个人好似一头发怒的公牛一般,砰砰砰踩踏着山石泥土,疯狂追击而去。
    两人一个逃,一个追。
    转瞬间已经绕过了湖泊,闯入了西侧的密林之中。
    陈凡身中一刀,虽然深可见骨,但却并未伤及内脏,此刻又在猩红血丝的牵扯之下,已然皮肉重合,彻底自愈。
    但马保君的伤势却要严重的多。
    他不但胸骨断裂,内脏也遭到了重击,体内似乎已经产生了内出血,此刻全凭一口气提着,压抑着喉咙间的涌动的鲜血,只想一口气逃离此地。
    砰砰砰……
    陈凡疯狂奔袭,不断施展莽牛践踏进行短距离冲锋,竟然在几个呼吸之间便追击到了对方身后一丈左右的距离!
    马保君面色惨白,心中一片绝望,猛然抽刀回身,怒吼道:“兔崽子,老子和你拼了……”
    话音落下,一记破风刀之中的杀招月照黑风劈杀而下。
    陈凡狰狞一笑,同时左脚落下顿足定身,强大的力量直接踩出一个深深的脚印,同时身躯一扭,右臂好似弯曲的牛角一般猛然一甩,直接向着冰冷的刀锋轰击过去。
    砰!
    一声闷响。
    狰狞扭曲的拳头顿时轰击在刀刃侧面,瞬间爆发出庞大的力量,竟然直接将精钢长刀击飞脱手,好似一道凄冷月光忽然一闪,直接旋飞而去。
    噗!
    腾腾腾……
    刀刃劈砍在左侧不远处一颗树干上,整个刀刃直接切入了树身之中。
    陈凡没有任何犹豫,左手陡然化作牛角,气血流转凝聚,一道道血丝瞬间蔓延到拳头表面,接着一击莽牛顶角瞬间爆发而出。
    砰!
    猩红的拳头轰击在马保君右侧面庞。
    咔嚓!
    一声脆响。
    马保君粗壮的脖子陡然拉长一截,接着身躯一歪,两脚忽然离地,整个人轰一下侧飞而去,一头撞击在北面一颗树干之上,接着好似一只破口袋一般贴着树身砸落在地。
    下一刻,他口鼻之间忽然流淌出一道道鲜血,双眼怒睁圆瞪,只剩下一副死不瞑目的凄惨模样,但整个人却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
    “呸!狗东西……”
    陈凡冷笑一声,呼啦甩了一下袍子,直接转身离去。
    ……
    与此同时。
    白石城西门之外的田野大道上,正有三名男子纵马疾驰。
    当先一人身穿黑色锦缎长袍,头戴方角儒巾,唇上留着一道细绒胡须,样貌俊朗不凡,正是黑风寨五当家陆北银,一名武道七重的大高手。
    左侧一人身穿黑色劲装,腰间挎着短刀,脸上留着茂密的连鬓胡,显得魁梧而又粗犷,正是名叫孙不平的黑风盗,其修为是第五重凝髓境界。
    另一人年纪不大,身穿蓝色长袍,头扎发髻,样貌十分不同,正是黑风寨驻扎白石城的暗哨耳目,那一名回去报信的年轻男子。
    踏踏踏……
    三匹高头大马扬蹄飞奔。
    陆北银脸色冰冷,脖颈间隐隐有筋脉鼓胀而起,显然心中愤怒到了极点。
    时间不长,三人到达了山脚之下。
    “五当家你看,那就是陈家小子刚才驱使的马车……”年轻男子眼神敏锐,忽然发现不远处远处一辆双轮马车。
    这马车朴实简陋,车厢后边落下一道布帘,前边拉车的枣红马也是十分普通,此刻正在低头吃草,显得十分安静。
    陆北银神色阴沉,开口道:“你留在这等我,不平和我上山去看看……”
    “是!”年轻男子拱手道。
    陆北银翻身下马,轰一下爆射而起。
    孙不平紧随其后。
    二人直接向山坡后方飞奔而去。
    ……
    时间不长,西边山坡下突然出现一道身影。
    这人年纪不大,也就十六七岁,但衣服胸口却沾染着大片血迹,还有一道尺长的撕裂痕迹,神色一片冰冷,显然不是善茬。
    年轻男子瞳孔一缩,顿时认出了眼前的少年,正是陈家三公子陈凡。
    “该死,他竟然从另一边逃出来了!不过看样子似乎受了伤……”
    他心思电转,又向少年身后的山坡望去,却没有看见马保君的身影,不禁揣测道:“莫非马大哥被他甩脱了吗?”
    “我该怎么办?是拦住他?还是假装没看见……”
    年轻男子心乱如麻,但脸色却一片平静。
    陈凡走下山坡,径直来到马车旁边。
    他眼神扫视一下,看向旁边的男子,突然道:“你也是黑风盗吧?”
    年轻男子心中一颤,不禁有些慌乱,但脸上还是保持着镇定,佯怒道:“阁下慎言!”
    嗬!
    陈凡笑了。
    下一刻,他忽然爆射而起,脚下飞袭狂奔,右手肘化作一只坚硬的牛角,直接向着对方的胸口撞击过去。
    咔嚓!
    年轻男子的胸口瞬间凹陷下去,整个人呼一下到飞而起,笔直的撞击在双轮车厢的厢壁之上,接着双眼外凸,口鼻间顿时喷出一大口鲜血,接着砸落在地之时,已然彻底毙命。
    陈凡抬脚走到年轻男子旁边,伸手扯开对方的衣服。
    但意外的是,男子的胸口并没有骷髅狼纹身。
    陈凡皱眉,暗道:“难道我杀错人了!”
    他眼神扫视四周,忽然冷笑一声,暗道:“这家伙一个人守着三匹马,显然还有两人是和他一起的。但刚才追击我的那名男子只有一人,不过却是从此处上山的。”
    陈凡神色凝重,抬头向山坡上望去,思索道:“很显然,刚才那个被我杀掉的黑风盗只是先头兵,刚才又有两人上山去找我了……”
    也就在此时,一山之隔的山坡后方,突然响起一道愤怒的咆哮声。
    “吼!”
    这声音粗壮低沉,绝非是某种动物的咆哮,更像是男子的怒吼声。
    陈凡眉头一挑,不禁露出一丝冰冷的笑容,抬脚走到对方马匹的旁边,牵出一匹白蹄马就骑了上去,接着缰绳一抖,直接向着白石城疾驰而去。
    ……
    与此同时,一山之隔的湖泊旁边。
    陆北银双拳紧握,神色一片暴怒。
    孙不平瞳孔收缩,心中震惊至极。
    就在二人前方,一处低洼的碎石土坑之中,倒扣着一只血粼粼的浴桶,其下散落着三具男子尸体,堆积着大量的香料,此时血腥味和香料味混合在一起,显得极为腥臭难闻。
    但最让陆北银愤怒的事情,则是三具尸体全部衣衫破碎,显露出胸口的骷髅狼纹身,显然对方已经知道了己方黑风盗的身份。
    “真是好胆啊!”
    “竟然连我黑风盗的人也敢杀!”
    陆北银牙缝里钻出一道冰冷的声音,额头上青筋暴起,心中一片暴怒。
    孙不平上前查看了一番,凝重道:“五当家,他们三人的伤势全都是一击致命,而且雷大鹏的修为已经是锻骨境界,竟然被一招击断了双臂,又砸碎了胸骨,最后内脏爆裂而死……可见对方的力量十分强大。”
    陆北银脸色阴沉,开口道:“知道保君往哪去了吗?”
    孙不平左右看了一眼,指着西边说道:“这边路上残留了很多血迹,还有碎裂的山石,显然保君就是从这边追过去的……”
    “嗯!”
    陆北银应了一声,整个人轰一下爆射而起,强大的气劲充盈全身,顿时间破土裂石,一路狂奔而去。
    孙不平紧追其后,直接向着湖泊西侧的山林飞奔而去。
    夏季晌午,阳光明媚。
    幽静的森林之中,飘荡着一阵阵湿润的草木气息,显得寂静而又安宁。
    陆北银二人沿着血迹碎石一路飞奔,忽然前方飘来一阵阵血腥气息,在这草木气息之中显得极为明显。
    二人加快了步伐,但没走多久,忽然身形一顿,猛然停在一片树木之间。
    “保君?!”
    孙不平神色一变,心中一片惊惧。
    就在前方不远处,马保君的尸体歪倒在一颗树干之下,整个人脸色惨白,脖颈弯折,口鼻之间凝固着黑红色的血迹,双目怒瞪圆睁,已然毙命多时。
    陆北银怒吼道:“该死,真是该死啊!”
    孙不平面色沉重,抬脚走到马保君的身旁,伸手扯开对方的衣服,顿时发现了其胸口处一片青紫,皮下柔软坍塌,显然肋骨断裂。
    他又抹了一下对方鼻子下的鲜血,用两根手指搓了一下,回头道:“五哥,保君的血液还没有凝固,显然刚死不久,凶手应该刚刚离开这里……”
    “但是保君的身上只有两处致命伤,一招在胸口,一招在头颅。”
    “不过保君已经是开窍境界,不但皮膜厚实,骨骼坚硬,甚至内脏也强劲结实,想要一招打断他的胸骨,震碎他的内脏,至少也应该是养气境界……”
    “只是保君的身上并没有内劲残留的痕迹,这就有些奇怪了……”
    陆北银神色一冷,开口道:“你留下收尸,我去追击凶手。”
    说罢,他便侧身而起,直接向着山林之外飞奔而去。
    ……
    时间不长,陆北银翻山而回,再次来到了山脚下的森林之中。
    但眼前的景象再次让他震惊当场,甚至已经忘记了愤怒。
    他重金购买的白蹄马被人盗走也就算了,但那个留下看守马匹的年轻男子却已经彻底死亡,而且从胸口的伤势来判断,显然也是遭受了一道重击,顷刻间胸骨凹陷,内脏破裂,整个人瞬间毙命。
    “啊啊啊啊啊……”
    “小杂碎,我黑风盗必定灭你满门!”
    陆北银神色扭曲,整个人彻底疯狂。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