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处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时,狐狸玉雕之中出现了一道裂痕,直接从左耳蔓延到右脚尖,虽然没有彻底破开,但这裂痕却已经贯穿整体……而且颜色也变得十分暗淡。
    狐狸玉雕原本是明亮温暖的纯白色,但此刻却变得一片灰白,只剩核心位置还能看见一点点白色光芒,显得十分残破。
    “难道是刚才练武的时候消耗太过剧烈,所以雕像才变成了这样的吗?”
    陈凡皱眉思索,不禁有些心痛。
    “难怪我一夜之间就修成了武道第二重练皮境界……原来是因为雕像的原因。我还以为自己是万中无一的武道奇才呢!”
    陈凡无奈苦笑,自语道:“按照莽牛大力诀中的记载,修炼武道第二重练皮境界之时,仍然需要补充各种药材和膳食,一边补充气血壮大体魄,一边修炼武功淬炼体魄……”
    “如果药材充足气血强大,修炼武功的速度也会快上许多,但也要一年半载,甚至两年三年也不一定修成练皮境界……”
    “但我却一夜修成了一层境界,绝不可能凭空而来……所以必然是狐狸玉雕发挥了巨大效用……”
    陈凡又感叹一声,仔细收好狐狸玉雕,抬脚向堂屋内走去。
    此时狐狸玉雕已经不在流淌纯阳之气,就好似一枚残破的石雕,颜色也是一片灰白,在没有半点圣洁的光彩。
    陈凡从床头柜取出一只木头锦盒,将狐狸玉雕装入其中,珍重的放在了抽屉之中,又感叹道:“好吧,虽然有些可惜,但也没必要过于纠结……接下来要先将典当行尽快开业……然后再通过其他渠道弄一本锻骨功法……”
    “对了,今天中午菜市口要对黑风盗执行处决!”
    想到此处,他不禁皱起眉头。
    “按照我这两日的见闻来推测,那些人必然不是真正的黑风盗,而是一群被衙门弄来顶罪的替死鬼,特地用来掩饰王家命案的真相!”
    “但衙门为何要多此一举?是因为担心造成恐慌吗?”
    “不,绝不是这样!那些东西做下的事情实在太诡异了,就算再怎么隐藏也不可能滴水不漏……所以这其中必然有更深层的原因……”
    陈凡眉头紧锁,心中一片凝重。
    ……
    正午时分,白石城西门菜市口,春花酒楼二层望台内。
    陈凡坐在望台边角的一张方桌旁边,目光落在楼下人群之中。
    下方菜市口聚集了数千名城中百姓,人群一片拥挤,车流不通。
    在人群中心位置是一座行刑高台。
    这一座高台是由圆木打造,长约两丈,宽有一丈,高度三尺左右,其上铺着暗红色的兽皮,显得一片凝重萧杀。
    此时犯人已经被押送上台跪地插标,分别是黑风寨的二当家,五当家,幕后师爷,账房管事,以及大当家黑旋风的大儿子黑钻风。
    但是前天抓获的黑风盗却不止这五人,显然其他人并未押送至此。
    陈凡目光扫视,心中十分疑惑。
    这几名囚犯的模样十分凄惨,不但手戴镣铐,脚缠铁锁,精赤的身躯也是伤痕累累,腿上穿的灰色囚裤也沾满了暗红色血迹,显然是经过一番严刑拷打。
    同时,这几人胸口左侧全都有一个明显的狼头刺青。
    这个狼头刺青十分怪异,左半脸完好无损,血肉俱全,但右半脸却是骷髅模样,也没有耳朵,同时眼眶空洞,下边露出半张狼嘴,其内利齿森然,显得诡异而又恐怖。
    这个刺青正是黑风盗的独有印记——骷髅狼。
    如果从这些纹身来判断,这些人绝对是货真价实的黑风盗。
    但不知为何,这些人脸上的伤势极为严重,尤其是口鼻位置,残留着大片的血迹,似乎已经到了口不能言的程度。
    而且几个犯人跪在地上摇摇欲坠,眼神浑浊,头发散乱,浑身到处都是血液凝固的痕迹,脖子后边还插着火签令,显得一片凄惨。
    “嘴巴打成这样了,还怎么拷问供词?”
    陈凡仔细观察,不禁若有所思。
    旁边望台之中还坐着一些同样花钱买下座位的顾客,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下方的大场面,不时低声交谈,议论纷纷。
    “黑风寨这次算是彻底完蛋了!”
    “是啊,真是大快人心!”
    “可惜黑旋风当场就死了,他是最应该送上斩首台的人!”
    “这群人作恶多年,也算恶有恶报!”
    “对了,我记得这次抓回来不少人,为什么只有这五个人送来了!”
    “这个事儿我知道!这五个是活下来的,其他人则是没承受住严刑拷打,直接死在了狱中!”
    “原来如此,真是报应啊!”
    食客们议论纷纷,语气一片畅快。
    陈凡心中一动,不禁有了一些判断。
    铛!
    一声铜钟震音涤荡而开。
    “午时已到,准备行刑。”
    一道低沉声音响起。
    监斩官坐在行刑台东面的案桌后方,神色一片冷酷。
    这位监斩官名叫杨守心,年约五十多岁,身份是白石城知府,长得身躯魁梧,须发灰白,面容十分冷厉,身穿大红色官袍,头戴翘脚幞头,气度一片威严。
    “时有黑风盗一干人等,落草为贼,烧杀抢掠,罪不可恕,现已尽数清缴捕杀,台下五人为黑风盗魁首头目,现已禀报朝廷,验明正身,特此案例处斩,明正法典……”
    杨守心拿起一枚火签令,右手一甩,好似飞刀一般激射而去,噗嗤一声贯入高台上方的木板之中,腾腾腾一震摇颤。
    “行刑!”
    他冷喝一声。
    高台之上,五个黑衣蒙面手体型相近的刽子手,其中一人跨步而出,抬脚走到一名四十多岁的黑风盗身后,旋即双手握紧了镶环带穗的百炼钢刀。
    “冤有头,债有主,在下职责所在,奉命行事,还望阁下莫要怪罪……”
    蒙面刽子手冷漠的说了一句,旋即举起了手中的长刀。
    “啊啊啊啊啊……”
    一阵怒吼声响起。
    那犯人忽然仰起头颅,惊怒的张大了嘴巴,发出一连串凄厉的怒吼声,但却说不出任何话语,反而嘴巴里喷出一股股鲜血。
    噗!
    钢刀破风,瞬斩而过!
    惨叫的犯人顿时神色凝固,怒吼声戛然而止。
    他脖颈后方顿时出现一道殷红血线,紧接着一道血光顿时喷溅三尺,一颗大好头颅砰然落地,肩膀上顿时露出一个碗口大的窟窿,其内鲜血如泉,瞬间奔涌而下。
    咕噜噜……
    硕大一颗头颅滚落而下,鲜血顿时侵染了暗红的牛皮,场面一片血腥。
    “好,杀得好!”
    “黑风寨终于遭报应了!”
    “活该,活该!”
    人群中顿时传来一阵喊叫声,旁观者纷纷叫好鼓掌。
    ……
    时间不长,五名囚犯先后斩杀处决,血淋淋的尸体扑倒在高台之上,场面血腥而又恐怖,不禁对围观者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但围观的百姓却并不害怕,反而情绪激动,大声怒赞。
    陈凡叹息一声,起身离开了酒楼望台,向楼下走去。
    “王家命案这就算结束了吗?”
    “官府隐藏真相的目的又是什么?”
    陈凡眉头紧锁,不禁思索起记忆中的所见所闻。
    这些年白石城的命案并不少,每年都要有个十几二十桩案件,有一年似乎还出了个连环杀人犯,到处杀人剖腹,取走了各种内脏。
    最后官府抓住了犯人,证实是醉春楼一位老鸨子,为了恢复青春,竟然害人食心。
    那时候陈凡年纪还小,听闻了此事只是心中害怕,其他也并未多想。
    “但是如今再去想想,那些被杀人剖腹的受害者中,似乎男女老少什么样的人都有,甚至还有身高六尺,体魄健壮的武者。”
    “但那老鸨却是一个身高不过五尺三寸的五旬老妇人,不可能凭借自己弄死壮年男子……那么是有人帮她?还是……”
    陈凡走出酒楼,默默抬头望天。
    此时晴空万里,艳阳高照!
    天气也如同往常一样明媚舒适。
    “黑暗中,到底有什么?”
    陈凡默然自问,心头却不禁一片沉重。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