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赤真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江云鹤从昏睡中醒过来,睁开眼就是泛着暖黄的屋顶,以及吞吐不定的影子。
    身边有淡淡的幽香传来。
    江云鹤回忆起昏倒前的感觉,那种四面八方的压力,仿佛四处都有墙在朝着自己挤压,让自己无法呼吸,大脑一片混乱,更是难以思考。
    哪怕只是想到那种感觉,江云鹤额头就开始冒汗。
    “怎么回事?我真恐婚?不会是有暗疾吧?”江云鹤眼中有些茫然,恐婚应该达不到自己这种地步才对。
    不过想想小时候父母每天的争吵,再想想因为自己与父亲续弦的矛盾,父亲扔给自己三斤房产证让自己自生自灭。
    不过因为种种过往,自己对婚姻确实有些恐惧,没有半分向往。
    自己虽然有过不少女朋友,却从没想过结婚。
    可方才的过激反应,仍然让他都感到不可思议。
    “算了,大不了这辈子不结婚,也无所谓的事。”想了半响,江云鹤越发感觉不舒服,干脆将这事放下。
    抽了抽鼻子,身边传来的香气不算浓郁,却很撩人。
    带着淡淡的香甜气息,让人想要凑过去仔细闻一闻。
    江云鹤摸了摸身上,衣服还在,还好,苏小小还算有点节操,没把俩人扒光了扔床上。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不懂……
    江云鹤觉得后者的可能比较大。
    这个世界的门派,大概率是没有生理教育的……
    想想看,一群飞天遁地的人,跟小学生似的做一排,人手一本生理教材,上面是仙气飘飘的高人给他们讲男女生理方面的问题,这像话嘛?
    画风不对。
    江云鹤坐起来,盖在身上的喜被滑到一边。
    自己是在一个床榻上,旁边是红色的帘子,桌子上两支小臂粗的红色蜡烛,也不知道燃烧了多久。
    除此之外桌椅上都系着红色布条,看起来喜气洋洋。
    也不知道苏小小随身携带这么多喜气十足的东西做什么。
    莫非是杀人全家后张灯结彩,贴上大红双喜么?
    想想苏小小的性子,还真挺有可能!
    这年头就是没坟头蹦迪这个概念,不然苏小小绝对干得出来。
    而自己身侧,则是躺的四平八板的执月,脸上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有着一丝丝红晕,一双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恶狠狠的瞪着自己。
    不得不说,执月很漂亮,英气十足的那种漂亮,而且还有些高傲冷漠,正是最让人有征服欲的那种。
    脸颊消瘦,眉毛很直,五官立体,双眼皮,但不是很大……现在瞪的很大。
    做戏做全套,江云鹤俯下身子,明显能发现执月很紧张,脖颈起了一层层鸡皮疙瘩,眼睛瞪的更大了,呼吸也急促了许多。
    “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也是被抓来,被逼的。”江云鹤靠近执月耳边轻声道。
    随后直起身子,冲执月眨了眨眼。
    看到他远离了自己,没有更多动作,执月总算放下点心,还没完全放松警惕。
    她现在一动不能动,连声音都不能发,就算江云鹤真有什么动作,她也反抗不了。好在对方的话让她升起一线希望。
    不过江云鹤贴着她耳朵说话,从口中吐出的温热气息弄的她痒痒的,脸上更红了一点。
    江云鹤见她放松了一些,又俯身靠近她耳边说话:“之前我反对也没用,我一普通人,她挥挥手就能要我的命。先想办法安稳住她,然后再想办法跑。”
    说完,又直起身子,冲着执月露出一个明朗的笑容,很真诚,很温和,如同阳光一般。
    这笑容是他当初对着镜子练过的。
    别觉得富二代容易当,当初没和父亲闹翻之前,他需要学习的东西远比一般人想象的要多。
    不过,后来自己的女同学变后妈,在多次反对无果后,双方闹翻了。
    见执月又放松了一点,眼睛也没瞪那么大了,反倒柔和了一些,江云鹤下地查看房间内的情况。
    那些贺礼倒是都在,堆在靠墙的柜子上。
    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都有什么用,不过想来对于普通人都是宝贝。尤其自己一清二白,在这个世界重新开始,这些东西可不能丢了。
    执月应该不会想要分一半贺礼的。
    肚子里翻江倒海的直抽抽,房间内也没什么吃的,江云鹤的目光忍不住就挪到柜子上那两个红色果子上。
    那香甜的味道,让他嘴里全是口水。
    江云鹤拿起果子问执月。
    “你饿不饿?”
    “我也不知道你们这些高来高去的人需不需要吃这种东西,饿就眨一下眼睛,不饿就眨两下。”
    执月眨了两下眼睛。
    江云鹤估计,就算她饿也会说不饿,不然她现在这状况,让自己喂她么?显然对方拉不下这脸。
    而且就算自己喂她也不行啊,嘴都张不开,话都不能说,根本无法咀嚼,自己咬碎了用嘴喂么?
    他只是礼貌性问一下。
    “这果子可以直接吃吧?”
    执月眨了一下眼睛。
    江云鹤放心了,在衣角擦了下,一口咬下去,那果肉香甜无比,入了口直接就化为津液。
    连果核都没有,一颗李子大小的红果两口就吞了下去。
    “好东西。”江云鹤神色愉悦,吃到美味总会让人心情不错。
    目光又挪到另外一颗果子上。
    正在他犹豫要不要吃掉的时候,就感觉一股热流从胃部窜起,短短几秒间就流遍全身,浑身变得血红,头顶直接冒出青烟。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体内膨胀一般,江云鹤感觉自己都要炸了。
    然后,江云鹤又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云鹤再次醒来,房间内红烛仍然亮着,看样子根本没燃烧过一样,然而外面天都亮了。
    想起昏迷前的感受,江云鹤就心有余悸。
    不到一天时间,自己连着晕了两次。
    这个世界的东西真不能乱吃。
    “你醒了!”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
    “你能说话了?”江云鹤先是吓了一跳,伸手一撑便跳起来看过去,只见执月还躺在那,只是上半身能动了,支起身子正目光闪烁的看着自己。
    江云鹤似乎在那闪烁不定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歉意。
    这让他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故意坑自己。
    不过执月接下来的话打消了他的疑虑。
    “那是赤真果,吃了有不少好处,不过没想到你的反应会那么大。”
    江云鹤顿时了然,以执月的高傲,没必要骗自己一个普通人,她能解释,已经很意外了。
    如果不是她目前的状况,落到苏小小手中,又与自己一同被困在这里,肯定不会向自己这个普通人解释。
    至于那果子,想来那些修炼的人好处很大,而自己一个普通人,难以吸收。
    江云鹤突然一脸喜色,他发现一件事,哪怕光线不太强,自己看房间内每一处角落都极为清楚,甚至能看清执月的眼睫毛。
    而且自己现在浑身轻飘飘的,好像有无数的力气。
    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伸手一撑,就从地上跳起来了。
    这是自己以前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