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我骗她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去找些吃的。”江云鹤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地上那一块块的碎布,想找找有什么可以挡一下的。
    转头就看到执月面上羞怯,清冷不在。
    一手挡在胸前,另一只手扯着绸缎努力将自己的腿挡住。
    大半个身躯都暴露在外,如同最好的羊脂玉一般,白皙,细腻,充满了诱人的光泽。
    “别看!”执月动作一大,反倒露出半个大腿,都是青灰色的。
    “很漂亮,别在意。你只是中毒而已,过些日子解了毒,仍然是最美的你。”江云鹤露出一个温和笑容。
    “感谢上天让我遇到了此时不那么完美的你,否则太完美,会让人不敢靠近。”
    执月脸色羞红,终于不再努力遮挡。
    从腰部往下,全是青灰色。
    “小心苏小小。”执月道。
    “放心,她不会杀我的。我的秘密,她还没有得到。”江云鹤笑了笑,将原本椅子上增添喜气的红色绸缎解下来,展开后在身上围了两圈,总算是能挡一下了。
    出去后,没看到那两只猴子送来的水果,自己来到后山。
    “真是便宜你了。据我所知,几个大派的核心弟子都想与她结成道侣。”苏小小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树枝上。
    她似乎总喜欢呆在高的地方,俯视别人。
    “你下手太重了。而且我可没让你这么做。”江云鹤皱了皱眉头。
    “苦肉计,下手不重,算什么苦肉计?”苏小小笑道。
    “至于我想怎么做,我愿意!”
    苏小小又好奇问道:“你真会娶她?”
    “我骗她的。”江云鹤淡淡道。
    “花言巧语的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真好笑,紫宸宗的掌令弟子竟然被一个男人给骗了!”
    不知为什么,江云鹤似乎从她的声音中听出些许恼怒。
    大概这是女人的同理心?
    “我是救她,起码这样保住了她的命,不必受折磨。”江云鹤靠在树干上微微仰着头。
    阳光有些刺眼,让他忍不住眯起眼睛。
    “这么说你还是个好人?”苏小小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乐不可支。
    江云鹤沉默。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好人。
    他只是觉得,天大地大,人命最大。
    “这么个美人,你不动心?”苏小小笑够了。“说不定,我可以让你和她一起回紫宸宗呢,似乎也挺有意思的。”
    “我和你是一伙的,从一开始就是。”江云鹤道。
    这是他第二次这么说。
    苏小小歪了歪脑袋,想了想,又笑了起来。
    “有意思,真有意思。”
    苏小小离开后,江云鹤靠着树发了半天呆,才摘了果子回去。
    “见到苏小小了么?”执月用红色绸缎将身上缠了大半,只露出无限美好的曲线和洁白的腹部。
    “见到了。”
    “她说什么了?”
    “什么也没说,就是看到她坐在树上,似乎在想什么。”江云鹤温声道:“放心,不用担心我。先把果子吃了吧。”
    “以后每天你还要装作二十一发作的样子,免得被苏小小看出来。”执月认真叮嘱道。
    ……
    时间一晃一个月,江云鹤每天都装作剧痛奇痒难耐的样子。
    实际上压制后的二十一,也足以让江云鹤这个从小没吃过苦的人感到难受了。
    不过却是能保持理智,干脆便每次发作的时候内视观察这二十一的数字结构,或者说是代码。
    世间的一切,如今在他眼中都是一段代码。
    不过在他观察代码的时候,还是会受到一些干扰。
    每次执月都会从身后抱住他,想要帮他缓解痛苦。
    背后传来的触感,总会让他分神。
    半个月的观察,让他从中观察出一些规律来,只是不知道每一段有什么效果,只能先将代码记下,以后有机会再研究。
    第十五天,苏小小便将二十一收了。
    接下来半个月,江云鹤除了凌晨3点和下午3点的修行,便是不时与执月闲聊。
    期间两人之间的感情又升温不少。
    或者说……是执月单方面升温许多。
    江云鹤总是保持与她热度同步的亲密,既不会让她觉得唐突,也不会让她觉得生疏,一切都是刚刚好,仿佛用尺子量过一般。
    从没让执月感觉到丝毫不适,每一次与他聊天,都会觉得愉快以及甜蜜。
    执月也越发将一颗心放在他身上了。
    除此之外,便是从执月口中探听一些这个世界的消息,以及学习另外两册书籍,出云谷的遁术《游云录》,以及一本游记《荒古图志》。
    江云鹤最大的收获,便是将自己的识字量提高到两千百字左右,勉强算得上识字了。
    要知道华国义务教育识字量是六千六百字。
    这个世界的语言词汇更简练,因此常用文字量要少一些,起码也有四千以上。
    “如果逃出去,我可以求师傅将你收到门下。虽然你是学的《琉璃真法》,不过这法门最重基础,转修其他也不冲突。”执月靠着江云鹤的耳朵说道。
    “那我就要叫你师姐了。”江云鹤笑道。
    “好啊!”执月声音颇为欢快,在褪下那层清冷的外壳后,执月的心性与小女孩儿也差不多少。
    江云鹤反手摸了摸执月的头发,起身道:“我去给你弄些汤喝。”
    “嗯!”执月轻轻应声道,看着江云鹤出去,心中欢喜,哪怕此时还没逃脱,却也感觉不是那么难熬了。
    来到后院从厨房开始烧水,准备给早上一只狼送来的山鸡烫毛。
    “你什么时候能得手?”苏小小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
    江云鹤吸了口气,决定摊牌。
    “已经得手了。”
    苏小小眼中闪过一抹惊异:“真的?”
    她都没想到江云鹤竟然真的这么快得手了,一时间觉得有点不真切。
    “真的,不过现在给不了你。”江云鹤转过身道。“执月直接渡入我体内,这五蕴图入了体内需要十八年才能拿出,我想交给你都没有办法。”
    苏小小目光闪动,笑容不减。
    江云鹤却觉得自己仿佛被猛兽盯住一般。
    “五蕴图的情况,你肯定清楚,主人死后便会自动消失,否则你早杀了执月取宝了。”
    苏小小长吸一口气。
    “你胆子很大!”苏小小的声音低沉。
    “这是个意外。你觉得,如果不是执月主动,你能取到这东西么?所以我才设计了苦肉计,只是我没想到这东西放入体内要十八年才能拿出来。”江云鹤诚恳道。
    “你应该知道,我不可能接触到这种信息,执月也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
    “十八年后我可以交给你。十八年,对你来说并不长。”
    “你倒是打的好算盘,也就是说,我得保护你十八年,还不能让你死了?”
    “以你的实力,保护我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应该不难吧?”
    “看来我应该把你关十八年。”
    “如果你做看守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江云鹤耸肩。
    “哼!”苏小小脸上的笑容终于敛去,看得出来她很不满意,不过一时想不到更好的办法。
    “别忘了,我们是一伙的。我想找回家的路,而你也想知道,我们的目的是相同的。
    哪怕没有这五蕴图,你会看着我死么?只能说,我们之间又增加了一条联系的纽带。”江云鹤温和说道。
    “呼,好,既然如此,我答应你。”苏小小闷闷道,怎么也没想到,最后是被江云鹤得了大便宜。
    “执月对你已经没用了,放了她吧。”
    “放了她?笑话,我这就杀了她!”
    “那我就自杀!”江云鹤的声音不大,却说的斩钉截铁,让人知道他并不是说说而已。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