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孽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今天一定要将那妖孽拿下,将其灭杀。”刘守成恨恨道。“哪怕老夫之前身上有伤,今天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不能让它跑了。”
    冲着江云鹤抱拳:“道友宅心仁厚,义薄云天,还请道友与老夫等一同灭杀此獠。”
    “好!”江云鹤颇为爽快的点头。
    既然心里有了打算,那就不用拖拖拉拉的了。
    “多谢道友!五登县百姓感谢道友大义。老夫先行一步!”刘守成说完,身子一跃,从窗户窜出去。
    然而右脚在窗框上一挂。
    “哎呀!”整个人倒栽下去。
    “爹!”刘玉儿惊呼一声,窜出去查看。
    江云鹤一脑门的问号,这是什么情况?
    倒也窜出去看看情况。
    刚落地就看刘玉儿将刘守成脑袋抱在自己腿上,只见满脸都是血,闭着眼睛昏迷不醒,显然是脸落地的。
    刘玉儿凄然道:“我爹之前就受了重伤,只是为了五登县百姓,不得不强行出手。没想到他之前伤势太重,此时恐怕是难以动手了,接下来就靠道友了。
    不过还有另外几位同修在不远处埋伏,只是不知道妖物具体位置。只要道友与那妖物交上手,几位同修立刻就能赶到。”
    伸手一指:“那个方向,一百二十丈便是妖物所在。”
    江云鹤:……
    你俩是拿我当傻子糊弄呢?
    “道友,五登县数万百姓的存亡,就靠道友了。只恨我实力不济,还要看护我爹,不能与道友同往。”刘玉儿悲痛道。
    江云鹤:……
    “一百二十丈处便是。”刘玉儿又指了指。
    “好。”江云鹤正气凛然道:“两位放心。”
    说罢身子朝墙外掠过去,翻过墙朝左一拐。
    江云鹤心里暗骂,什么义举,什么古道热肠,都TM是扯淡。
    对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奔着那妖物来的,如果是的话,那最好。如果不是的话,也把自己这个傻小子忽悠过去帮他们试探那妖物。
    若是换个血气方刚,涉世不深的年轻人,被对方又是义举、又是义薄云天的话语往炉子上一架,再加上数万百姓的存亡,还有一相貌姣好的妙龄少女凄苦哀求,说不定就冲上去了。
    至于什么妖物不厉害,只是因为狡猾才没被抓到,也是扯淡。
    对方恐怕根本就没跟妖物打过照面。
    此时不跑还等什么?自己虽然也想救人,可也得自己有那实力才行啊!
    “道友,方向错了,是那面。”刘玉儿从墙上探出脑袋喊道,手指指着正前方。
    “我这路痴的毛病,出了门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江云鹤一脸歉意。“多谢姑娘指路。”
    顺着刘玉儿指的方向翻墙过两个院墙。
    左拐。
    “果然,执月那样的天子骄子涉世不深,要单纯的多。这些市井里混迹的底层修行者,一个个老奸巨猾,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江云鹤微微摇头。
    当然,那些天之骄子也不全是如同执月那般。
    而且随着他们阅历提高,加上强大的个人实力,要恐怖的多。
    摸了摸身上,好在东西带齐了。
    问题是现在去哪。
    县城里到处漆黑一片,而且还有个妖物在城里。
    “算了,出城吧。”江云鹤一琢磨,城外就是平原,周边应该没什么危险,不如去城外随便找个地方呆到天亮。
    不知道是不是妖物作祟的关系,城头竟然连守卫都没有,江云鹤轻易摸上城墙又跳下去,轻松出了城。
    江云鹤的体质如今已是常人七八倍,加上脚下那双花妖小白做的鞋,速度更是常人十多倍。
    借着月色赶路一刻钟,便离开县城很远,借着月色竟然看到一栋类似建筑的阴影。
    走近了看,果然是个建筑,看样子是个山神庙道观之类的,虽然有些残破,但整体完好无损。
    门大开着,里面也没有人在。
    “也好,在这呆到早上。”江云鹤进去看了一眼,主位上竟然没有任何雕像,而旁边两个位置各有一个不知名的神像。
    随后便找个地方扫掉灰尘,往那一坐,开始闭目养神。
    过了约有一个半个多时辰,江云鹤都有些打瞌睡的时候,耳朵突然动了动。
    他似乎听到什么声音。
    还没等他去查看,就听到破空声传来。
    “轰!”
    两个人影从房顶砸下来。
    连带大批砖瓦。
    两人落地后就大口喷血。
    江云鹤借着月光一看这两人,就无语了。
    什么仇什么怨啊?
    我TM都出城跑这来了,你们也能追上?
    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不是刘守成和刘玉儿是谁?
    刘守成显然也看到江云鹤了,一边喷血一边抬起手臂指着天上。
    “道……友……”
    “两位,还真是有缘啊。”江云鹤长叹一口气。
    这可真是孽缘啊!
    “砰!”
    又一个人掉下来。
    这次是个身高一米五,一身肥肉,看起来身高和身宽差不多的胖子。
    刚一落地,就跟个球一样弹起来,直直落到神位前,扭头一看,当即尖锐叫道:“老母像没了!”
    然后又一个身影落下来,这次却不是摔下来的。
    只见是个比人略矮一点的木头雕塑,然而手上却是捧着个头,是雕塑的头。
    雕像头上一双眼睛戏谑的看里面众人。
    江云鹤黑着脸。
    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当初第一次遇到执月之时,那个带头狂奔的雕像。
    后来与执月聊天之时,还问过。
    这雕像本是一山神庙中的雕像,经年累月被人祭拜,最后生了神智,然而不知怎么被邪祟所染,害了不少人的性命。
    尤其是其有着一些神道的手段,难以将其消灭,跑的也快。
    当日执月只是重伤了它,却被它跑掉了。
    没想到却是跑到这来作祟了,还被自己碰上了。
    江云鹤此时只想说一句,这TM都是“缘”啊!
    “道友,一起出手,不然这妖物绝对不会放过我们。”刘守成一边喷血一边拉起同样喷血的刘玉儿,站到神位之前。
    说完又破口大骂:
    “本来想借着老母像镇压它,可这老母像不知何时被人偷走了,简直是丧尽天良!”
    至于江云鹤,早就缩到最角落去了,心中盘算不知道能不能逃得掉。
    自己跑的快,可这鬼东西的速度更快,就连执月都没追上,可见一斑。
    而且按执月的话,这妖物凶残成性,必然不能放自己跑掉。
    那就只能拼了。
    “道友,它弱点在手中的头,一会儿我们一起动手。”刘守成喊道。
    江云鹤不用想,就知道是对自己说的。
    当即回道:“不是头部,是心口位置,那里埋了一块儿木心。”
    刘守成顿时一愣,那妖物一直捧着头,一开始众人就觉得头是弱点。后来交手之时试探,妖物的表现也证明了这想法。
    可此时江云鹤却说头不是弱点?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