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旸山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红,小红!”枕头风突然大声喊道。
    虽然以她那体型,大声也没多大,大概是从蚊子进化成了蛐蛐。
    “小声点。”江云鹤连忙道,他不知道隔壁苏小小如果发现这个枕头妖怪会是什么反应,自己还想要从她口中问些事情呢。
    这小东西看起来挺好说话的。
    “一缕绿色的烟雾从窗外飘进来,化作人形,一个看起来二十左右的绿裙少女,冲着一人一妖一福。
    “红槐见过前辈,见过公子。”
    “我还以为会是红衣服……”江云鹤下意识道。
    没想到是个绿衣服的。
    红槐抿嘴轻笑。
    “到了秋天,叶子变红了,小红就红啦!”小东西在榻上上蹿下跳。
    “原来如此。”江云鹤了然,这红槐的本体大概是窗外的某棵树。
    话说这世界真是妖怪遍地跑啊……
    这些妖怪不害人?
    人也不喊打喊杀的?
    和小说中的不一样。
    毕竟非我族类,种族都不一样,很难想象双方能在一个地方和平共处。
    “这的人都不怕你们么?”
    “这是云安府。”红槐笑起来很温婉,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什么意思?”
    “这里是剑秋明所在的云安府,不论人还是妖,都不能作恶,因此双方便能和平共处。”红槐轻声道。
    “我是从远处来的,往日消息闭塞,对世间高人所知不多,请问这剑秋明是谁?”江云鹤询问道。
    如果直接问句剑秋明是谁,很可能会被人当做挑衅暴打。
    江云鹤在这种为人处事上向来都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江云鹤这么一说,反倒给人一种虚心请教的感觉,红槐也没多想便道:“天下有剑九十九,剑秋明为诸剑之首。”
    “哦,高人呐!”江云鹤点点头,随后琢磨一下,总觉得这话哪里不对。
    看到面前两人,又想起之前的那些话,江云鹤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
    “剑秋明不是人?”
    “剑前辈本体是剑,秋明剑。”红槐说道。
    江云鹤这才了然,这云安府人和妖怪共存,便是因为这秋明剑了。
    不知道这个世界其他地方怎么样。
    想来应该不会见面就喊打喊杀,不然就算这秋明剑强绝一时,除非冠绝天下到了别人无法对抗的地步,否则肯定会有人降妖除魔。
    江云鹤想起今天见过的那只老虎,询问道:“你们知道旸山君么?”
    “啊,那可是居于旸山的大妖怪!”小东西惊呼一声,一下子窜到江云鹤的肩头手舞足蹈,双手比比划划试图让江云鹤知道有多“大”。
    “很厉害?”
    “一顿能吃一百个妖怪!”小东西一脸惊色。
    “一顿能吃一百个人!”红槐纠正。
    “一拳能打翻一座山!”小东西又道。
    红槐这次跟着点头,表示赞同。
    “一口吞下一条江……”
    江云鹤心中想笑,不过做人要礼貌,不能笑。
    这大概就是那种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一张血盆大口,生啖幼儿的以谣传谣异界版。
    不过想想也正常,这两位都是这客栈的小妖怪,上哪见过旸山君去?也就能从别人口中听说一点,一来二去,旸山君自己听了估计也要懵逼。
    他们在说啥?
    这事儿江云鹤自己就经历过,而且深受其害。
    当初上学的时候,坏肚子请假。
    然后就变成了江云鹤痔疮犯了。
    到第三个人那就变成江云鹤痔疮大出血。
    到第四个人那江云鹤已经入重症监护了。
    下午江云鹤去学校的时候,一脸懵逼的弄明白原委,当即暴怒大骂:“卧槽你们大爷!”
    “听说,那个旸山君好像是个人呢!”红槐突然说了一句,江云鹤立刻提起兴趣。
    “人?他不是老虎么?”
    “听他们说的,他以前好像是个人,具体就不知道了。”红槐摇摇头。
    江云鹤只能将疑惑按在心底,她俩嘴中的旸山君虽然不怎么靠谱,不过江云鹤接下来从她俩口中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比如说这云安府,便是荒国北部一角,靠近武国与万生国。
    而这荒国地域,早先叫做八荒,那万生国地域又叫万古,其国内多有奇地,人兽难行,飞鸟难渡,距离这云安府不远便有一处。
    至于再远,两妖便都不知道了,只是道听途说还有国家。
    与两人畅聊许久,江云鹤逐渐熬不住了,坐在那眼皮下垂开始打鼾。
    “呀,怎么睡着了?”小东西枕头风抱着他鼻子去扒他眼皮。
    整个身子都糊他脸上了。
    “姐姐不要闹了,客人也乏的很了。”红槐轻笑一声,伸手一扬,江云鹤便平平落在床上,又一扬手被子自动打开盖到他身上。
    “啊,正说的高兴呐!”枕头风闷闷道。“难得住进来个客人,能聊聊天。”
    “人心诡诈,比我妖类更为险恶,姐姐便是心思太单纯,见谁都是好人。”红槐摇头轻笑。她的交游比枕头风广阔的多,自然知道世间人心莫测。
    “可他不是坏人呐!要是坏人,我才不让他看见呐!”枕头风咬着指头。
    “此时倒是不坏。”红槐微微点头,妖类比人更敏感,尤其面对这样的普通人,虽然不知道对方心中所想,却能略微感觉到对方有没有恶意。
    不过人心善变,所以只是此时不坏。
    何况很多事未必在于善恶。
    江云鹤也睡了不知道多久,突然被一阵冷风和强烈的声响惊醒,迷迷糊糊之间间感觉到是外面起了大风,窗户砸在窗框上的声音。
    “怎么突然起了这么大的风?后脑勺好疼……”江云鹤揉着眼睛,坐那愣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是在家,这里也不是地球,脑袋下面也不是鹅绒枕头,而是一个硬的和石头差不多的枕头妖。
    就在他起身要去关窗之时,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声虎啸。
    “城里哪来的老虎……恩?虎啸?旸山君?追来了?”江云鹤脸色一变。
    随即便是一个清朗的声音自天上而来:“云从龙,风从虎,好大的排场。旸山君,今日缘何到了我这?看你气势汹汹的样子可不是来做客的。”
    “剑秋明,我在追的一个小贼就在城里,你让我进去搜一番,或者你将人交出来。”一个粗壮霸道的声音在天际如同滚雷一般。
    江云鹤竖着耳朵听到这里,心中忧色居多,若是那剑秋明答应了旸山君,自己和苏小小一起进城,弄不好就被牵连。
    好在后面的话让他松了口气。
    此时只见外面灯火亮起虽然不多,借着月色却能看到不少窗户从内推开,这片刻不知道惊醒了多少人。
    “旸山君,我这的规矩你是知道的,无规矩不成方圆,你离远些等着,等他离开了你抓他便是。”
    “我亲自来这里,你也不肯通融?”
    “规矩便是规矩,旸山君请回吧。”
    “剑秋明,我与你好言相说,莫当我怕了你!”旸山君怒道。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