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故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江云鹤知道该说的得说了,不然除非自己能半路跑掉,否则对方发现自己骗她,自己肯定讨不到好。
    虽然自己说的句句是实话。
    “我的家乡,不是武国的滨城,是华国的滨城。”江云鹤苦笑道。
    “你骗我!”苏小小神色顿时冷厉起来。
    江云鹤不是没见过世面,可此时仍然感觉浑身发寒,心脏更是如同被一只大手撰住一般。
    “你能分辨我说的是不是真话吧?”江云鹤道。
    苏小小冷着脸紧盯着他,江云鹤便与她对视。
    片刻后苏小小神色渐渐放缓:“是真话,没骗我!”
    随后神色更加疑惑:“可华国在哪?我怎么从没听过?”
    “我也不知道距离这里多远,在哪,你不是觉得我衣服头发奇怪么,华国都是如我一般,反倒我看此处之人觉得奇怪。昨日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妖怪,此前也从未见过。我们那没有妖怪。”
    苏小小又盯着他看了半响,表情渐渐恢复如常,眼中带上一丝喜色:“有意思,我不知道,别人想必也不知道,若是能到你们那个华国,那贱人再也找不到我了。”
    “既然这样,你便在我身边留着,端茶送水,直到找到那个华国所在。”
    江云鹤心中一动,这苏小小口中的贱人是谁?她在被人追?不单单是旸山君,还有个女人,而且她未必是对手。
    心中顿时有了主意,开口道:
    “在你身边危险太大,你这样的高手自然不用担心,可谁随手一下,我命就没了。”
    苏小小脸上挂着笑,笑的越发甜了。
    “你想说什么?”
    “要不你教我两手,不求其他,起码有点自保之力,免得被人随手捏死。我死了,你也就找不到华国的所在了。”江云鹤顺杆往上爬。
    “呀,原来打着这个主意啊……”苏小小听完之后,慵懒的拖着长音。
    “你倒是机灵。”
    “就算我学了些什么,也不可能是你的对手,逃不出你的掌握不是?最多,让我遇到危险的时候能稍有一点自保之力。”
    “多少人求仙寻道,穷尽一生而不可得,你几句话就想从我这学了东西去,是不是太便宜你了?”苏小小斜着一只眼睛看他,没错,就斜了一只,那张精致的脸蛋儿上两只眼睛呈现一个怪异的形状,显得有些诡异,让江云鹤心中一突。
    “我可以用一个关于修炼的故事来换,这故事既有修心之意,又有炼丹的隐喻,也许对你有些用处。”江云鹤一咬牙道。
    “修炼的故事?有趣,说来听听。”
    “故事有点长……两三日都讲不完。”
    “那便讲两三日,反正也不急,先让小二送桌好酒好菜来,我也有些饿了,再和我说说华国的事情。”苏小小抻了个懒腰,吩咐道。
    江云鹤出门的时候心中其实是有点庆幸的。
    先不说能不能从苏小小那学到修炼有关的东西,如果没遇到她,自己现在不一定在哪风餐露宿或者干脆进了野兽肚子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自己遇到苏小小未必是坏事。
    不过之后还是要小心些才是,这少女,给他的感觉很危险。
    以他几十个女朋友的经验,他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最好不要得罪。
    不要说得罪苏小小,哪怕是触怒她,自己就要倒霉。
    心念一转,又想起《西游记》来,他要给苏小小讲的就是西游记,说这本名著是关于修心和炼丹的小说,也没错,里面太多隐喻的东西。
    一百个人眼中有一百个哈姆雷特,西游记也同样如此,而其中包含的一些内容更加深奥。
    好消息是自己穿越过来后,回想过往看过的东西,都历历在目一般,竟然全都能回想起来,这样讲起来便可以按照原书讲述。
    原书包含了很多东西,如果不用原文原词,那便真成了故事了。
    一边思索一边下楼,江云鹤心情不错,不管怎么说,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就看到一点希望。
    哪怕西游记不行,以自己过往几十个女朋友的经历,总能哄得了一个小女孩儿。
    问题不在于经验,而在于自己能交几十个女朋友,可不单单是那三斤房产证。
    江云鹤对自己还是颇有信心的。
    ……
    “那魔王才现了原身。菩萨放莲花罩定妖魔,坐在背上,踏祥光辞了行者。咦!径转五台山上去,宝莲座下听谈经。毕竟不知那唐僧师徒怎的出城,且听下回分解!”
    一条古道上,传来一个男子清朗的声音。
    一个穿着黑色长衫穿着靴子的少年背着手,口中轻轻念着,身边是一条不紧不慢的毛驴,毛驴背上一个十五六岁的蓝衣少女。
    “下一章回叫做什么?”一个软糯的声音问道。
    “婴儿戏化禅心乱,猿马刀归木母空。”
    “心猿意马,木母金公……”苏小小轻念一遍,眼角带笑。
    一开始苏小小并没将江云鹤的故事当回事,听下来倒是觉得故事有趣,是个消磨时间的好办法。
    不过随着内容渐渐展开,苏小小倒是从中听出不少东西来。
    这故事虽然不是秘籍,确实是与修行有关,两日下来倒也让苏小小略有所得。
    “你看你现在像不像是木母?”苏小小眼珠子一转,突然咯咯笑道。
    江云鹤此时在前面带路,后面跟着一条驴子,驴子上便是苏小小。
    除了没背个行李,他现在这样子可不就像是牵着白龙马的猪八戒?木母所指便是猪八戒。
    “师傅,这一路行来都是荒郊野外,也没有人烟,不如在这歇一下脚,我去看看有没有化缘的地方?”江云鹤顺着道。
    “谁是你师傅?”苏小小笑道,随后想起了什么,眼睛一竖,大怒:“你骂我是秃子?”
    “哪怕是瞎子,只听你的声音,都能在脑海中勾勒出一个天下第一美人来,岂会觉得你是秃子。何况我不瞎,你这样的美人若是秃子,其他人还怎么活?”江云鹤丝毫不慌,轻叹一声道。
    “算你过关了。”苏小小的怒气来得快,去的也快,立刻就喜笑颜开。
    这两天接触下来,江云鹤有些摸透苏小小的脾性了。
    当然,代价是肩膀上绑着的那一块纱布,纱布下是一个苏小小一指点出的一个窟窿。
    翻脸如翻书,喜怒不定,苏小小便是这种人。
    看似纯真可爱,声音软糯可人,实际上脾气古怪又心狠手辣。
    “你要去哪化缘?林子里的猴子么?”
    “去河边,这么大的河,一定有鱼,我烤鱼技术很好的。”江云鹤从行囊中找出一段细线来,又去找了个合适的树枝,做个简易鱼竿。
    至于鱼钩,是从客栈里顺来的缝衣针。
    线也是顺来的。
    道路一侧是片林子,另一侧不远处就是一条宽达百米的大河,河水并不急,以江云鹤在网上看来的钓鱼经验,这种河里的鱼很多,而且荒郊野外少有人烟,这的鱼应该不太聪明。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