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章 马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麒常用量天尺划圈,但这圈子绝不是瞎划的,有个名堂叫做画地为牢,也是鬼巫传授之术,用这个秘术有个前提,那就是得有威力奇大的神器,法器,或是法力高深之辈。林麒自然不算是法力高深那一类的,却有个阴阳两界厉害的神器,量天尺,尺子上带有人祖女娲娘娘的气息,足以困住一般的孤魂野鬼,蛇虫鼠蚁。
    大鬼虽然厉害,道行也还不到五百年,若他真是个凶神恶煞的,不管不顾的楞冲,林麒划这个圈还真不见得能困住他,大鬼生前胆大包天,不知天高地厚的与人斗法死了,当了鬼却愈发的胆小,俗话说的好,人老精,鬼老滑,东躲藏省了快五百年,好不容易修炼出点门道来,让他去拼命,还真有点狠不下这个心。
    量天尺五色光芒散发出来的浩然之气,令他神魂惊颤,不敢愣闯,被林麒困在圈子里面,心急之下,更是慌乱的想要占据了常遇春全身,将他神魂挤出体外,林麒虽是将他暂时困住,却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大鬼占据了常遇春身躯,不能真刀真枪的跟它打上一场,还要顾及不能伤到常遇春的身体,神魂,可就有些难办。
    马脸男子喝了声彩,林麒也没理他,急的头上直冒汗,旁边的小鬼见他不搭话,怒道:“小子,好不懂规矩,我家马爷与你说话,那是看得起你,别不识抬举!”另一个小鬼见了马脸男子,哭号着扑上来抽泣着告状,说林麒打了他,还毁了拘魂的铁索……
    林麒困住了大鬼,没有太好的办法,一掌一掌朝常遇春胸膛印去,不让大鬼占了心室,脑子里将鬼巫教他所有的法门都想了一遍,办法也有,但要常遇春毫发无损,却难做到,正愁闷间,耳边却听见两个小鬼哭号,怒斥,两次打乱了他心中所想,恼怒道:“嚎的一嘴好丧,滚一边给你爹嚎去!”
    两个小鬼怒不可遏,尖叫着就要找林麒麻烦,马脸男子却是脸色一沉,伸手拦住了,大步到林麒旁边,轻声道:“不如封住他丹田,丹田是姓命之源,只要守住丹田,大鬼就算占了别的地方,那也无妨。”
    “好法子!”林麒欢呼一声,右掌凝聚力道朝着常遇春丹田拍去,他一凝神,体内的阴阳果转到阴的一面,寒气钻进常遇春丹田之中,寒气如此凛冽,立时就将常遇春冻住,眼见着他全身上下发出阵阵寒气,最后竟然成了个冰人。
    常二姐见常遇春变成了这幅模样,尖叫一声扑上,对着林麒喊道:“你要干什么为何要害他……你就是条陈家的走狗,你害我还不够,还要害我弟弟……”
    林麒也没想到会有这变故,自从阴阳果沉寂之后,从不在他丹田之内转动,除了让他感觉不到饥渴外,也没什么稀奇的。那里想得到关键时刻,竟然成了这个样子,常二姐又扑上来抓挠,也不耐烦起来,一把将她甩开,对那年轻道士道:“别让她捣乱。”
    这会年轻道士也知道林麒道行比他高太多,傲气去了不少,倒也听话,急忙接住常二姐,轻声安慰,林麒额头冷汗直冒,不知道丹田内的果子怎么就动了。却不知阴阳果甚是奇异,平时感觉不到,那是因为心神并不集中的缘故,此时为了常遇春,林麒将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到一处,反而催动了阴阳果。
    马面男子想不到林麒还有这能耐,张开法眼一看,见他丹田内有一阴阳果子沉寂不动,吃惊不小,又见林麒额头毛冷汗,知道他控制不住丹田内的冷热二汽,忍不住道:“凝神聚气,想着将你体内的果子转到阳面来,在慢慢输给这小子,快,寒气太阴,时间长了对他身体不利。”
    林麒何尝不知道时间长了对常遇春不利,当年他可是被寒热两股气息折磨得欲仙欲死,也不知道熬了多少年才挺过来,常遇春肉体凡胎,体内又有大鬼伺机捣乱,绝对熬不过去,耳听得马面男子说,立刻静下心来,默默观想,他体内的阴阳果感受到气机,竟然真的缓缓旋转起来,林麒心中一喜,急忙调动热气印在常遇春丹田上。
    热气散发,常遇春身上冰寒气息渐渐散去,林麒不敢大意,又怕寒气去了热气再来,小心翼翼一点点朝他丹田内输送,过了会常遇春身躯才算恢复正常,人仍是痴痴愣愣的魂不守舍。
    大鬼早就伺机而动,想趁着林麒控制不住冰寒气息的时候先占住常遇春丹田,没想到刚一碰触到寒气,就如进入到了冰山地狱,冻得神魂颤抖不止,差点就整个冻住,再也不敢靠近丹田。
    林麒也是真没办法了,不敢使出狠招,急得跺脚,道:“怎么办怎么办……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如何跟你娘亲交待……”
    马脸男子见他着急,上前道:“小兄弟,不如让我来试试怎么样”
    林麒知道他是阴神,是有职司的,或许就有办法,点点头让开身来,马脸男子站到常遇春面前,从怀中掏出一个令牌来,令牌也没什么稀奇的,看上去像是生铁做成,黑黝黝的,但不知为什么,这令牌上散发出来的沉沉死气,却让人不敢轻视。
    马面男子竖起令牌,看似随意的朝常遇春丹田上轻轻一拍,常遇春立刻颤抖不休,剧烈的抖动似的他脸色越来越惨白,马脸男子见了,猛然圆睁双目,显出真身来,就见是一个马头人身的怪物,高有三丈,张开巨口,怒吼:“滚!出!去!”
    天地间猛然就变了颜色,狂风呼啸,万鬼哭号,三个字出口,如同海面上起了三阵狂潮,一波高过一波,带着阴沉至极的威压,冲击常遇春的身躯,常遇春的身躯猛然定住,那大鬼像是被震散,一点点被驱逐出常遇春体内,而常遇春的神魂在这威压之下,弱小的犹如狂涛骇浪中的小舟,浮浮沉沉,这般之下,大鬼倒是能被驱逐出常遇春的体内,但他的神魂也必定受损不小。
    林麒脸色剧变,高声喊道:“快停下,你这样我兄弟受不住!”
    一颗硕大的马头猛然扭转过来,血红的双眼像是地狱里无尽的业火,深沉,死气,瞬间狂涌而来,里面更像是参杂了无数的恶鬼,尖啸着翻滚。林麒大惊,手中量天尺横立在胸前,猛然挥出,五色光芒带着辉煌浩然气息,骤然升起,如同一阵春风吹开了冰封大地,瞬间所有的一切消散无踪。
    但林麒还是被马脸男子这一眼惊的连连后退,惊呼道:“你到底是谁”
    马脸男子深吸了口气,又变回原来的模样,道:“我是地府的鬼差,专管身处地狱的恶鬼,有人管我叫马面明王,也有人叫我马面罗刹,我是马面。”
    马面,地府十八阴帅之一,怪不得如此本事,可地府职司分工明确,勾魂索命的一般都是黑白无常,马面只是看守地狱,怎么干起来勾魂索命的勾当了
    猛然间林麒想起第一次见到两个鬼差赶陈县丞阴神入驴身时说的话:这陈斌也真是个缺德带冒烟的,竟然做出这等事来,害得常二姐守寡,让咱们听到不鬼戏,马爷能不生气吗马爷生气,也该着他倒霉,让咱们教训他九十天,替常二姐出口气,这才一个月,还有六十天,哼,等这老小子寿终,可还有他的好看……
    看守地狱的不当值,竟然管这闲事,那就说明这件事因他而起,想到这,林麒胆气壮了起来,高声道:“你是阴神,地府的阴帅,此事因你而起,也该因你结束,我是束手无策,就看你的了。”
    马面笑道,道:“好小子,你到是不怕我。”
    林麒也笑:“我没什么亏心的,为何要怕你就算亏了心,我活着也只有世间的礼法能惩罚我,你想要对我做些什么,可也得等我死了,既然还没死,又何必怕你了”
    林麒几句话夹枪带棒,就是提醒马面,你做的这件事不合规矩,陈县丞纵有万般不对,但他活着一天,就轮不到地府的冥差来管,何况还是私刑。如今惹出事来了,想要撒手不管,那也不可能。
    马面如何不明白他的意思,哈哈笑道:“是我错,又能如何就算你告到阴司,我难道就怕了何况人总有一死,你就不怕我”
    林麒也哈哈大笑,道:“我还年轻,好歹有几十年好活,真到魂归地府的时候,你就不怕我闹腾个天翻地覆”说着扬了下手中的量天尺。
    马面是个识货的,忍不住苦笑,这小子手中有神器在,就奈何不得他,他说还有几十年好活,是说他修炼的时间还长,还不知道死的时候修炼到何种地步,真要是到了真人境界,地府又那里敢招惹了
    马面沉吟半响,忽然笑着开口,道:“好小子,是个有种的,我老马就喜欢你这样的,办法倒是有一个,能不能成,就得看这小子的命了。”
    感谢:醉红冰月100起点币打赏。
    ;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