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九章 尸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张青山见女子缓慢而起,暗叫一声不好,再去看林麒和殷利亨,两人脚步骤然沉重,急忙取出两张黄符,大声念诵咒语:“吾德天助,前后遮罗。青龙白虎,左右驱魔。朱雀前导,使吾会他。天威助我,六丙除疴……”咒语声中两道黄符闪耀光芒箭矢般激射,贴在林麒和殷利亨后背。
    黄符贴在二人后背,散发出淡淡金光,两人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心头清明,不在恍惚,殷利亨见祭台上的女子如此邪姓,忍耐不住,执剑跃起,朝祭台扑去,张青山脸色大变,急忙喊道:“莫要莽撞!”已是晚了,殷利亨人在空中,气势未歇,眼见着就要到了祭台上面。
    就在这时,林麒和张青山看到了一幕诡异的画面,环形水道中面对着殷利亨的几个男子,身上突然长出绿色的藤条,这些藤条生长速度之快,闻所未见,只是瞬间便有百八十枝,从尸体上各处冒出,犹如一双双妖异的怪手,朝着殷利亨席卷过来。
    殷利亨的身形被阻,人在空中顿了一顿,就要向下坠去,他怒哼一声,手中长剑扬起,一道光芒划向奔他而来古怪的树藤,张青山情急之下急忙跃了过去,左手一抖,摸出一张符来穿在剑尖上。长剑仍在极快地振动,那张符一穿上,无火自燃,他捏着符往剑身一抹,剑身上朱砂所绘的那道符一下子灼灼放光,像是要凸出剑身。张青山抖了抖剑,指着空中妖异舞动的树藤:“疾!”
    树藤也像是感到了危险,急忙后退,对着张青山左右摇晃,似是在躲开张青山的剑尖。这正是龙虎山秘剑正一天觉剑。殷利亨一剑落空,人也落了下来,扬了扬手中七星宝剑就要再上,张青山横在他身前,大声道:“这是尸藤,不可大意……”
    殷利亨手中长剑握紧,终究是还是没有莽撞,向后退了两步,退到张青山与林麒身边,沉声问道:“这邪物是何来历”
    张青山凝重道:“此乃尸藤,用人血邪法喂养成的,尸藤阴邪无比,活人沾染到,就会钻进五脏六腑,以人身躯为土地,生长蔓延,你看这些男子为何不穿衣衫,那是因为此时他们就是一颗树,一颗人树,怪不得半死不活的模样,原来如此。”
    张青山并未说的很仔细,但林麒和殷利亨听得已是脸色大变,万万没想到世间还有如此**的秘术,三人站在原地,一时间手足无措,树藤不见了人影,空中扭动几下,又都快速钻进人身,这情形无比的怪异,这些树人与他们敌对,为的就是保护祭坛上的女子。
    此时,祭坛上的女子又有了变化,她缓慢而起,站直了身躯,一头黑发无风自动,露出一张如玉的面孔来,女子面白无血色,美丽妖艳,身上皮肤如羊脂玉一般光滑,身上血色的嫁衣正由残破变得一点点完整起来。
    环形水道中,鲜血犹如沸腾了一般冒起一个个血泡,啪啪啪……升起幻灭,浓烈恶血腥之气蒸腾向上,将女子完全笼罩住,女子的双眼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张青山随着女子身上血色嫁衣的变化越来越凝重,像是有什么没有想明白,林麒和殷利亨不敢大意,三人中张青山的见识远远超过二人,都在等待他的号令,谁知张青山呆立了半响,忽然大声叫道:“千万不能让女子身上的嫁衣成形,否则这世间就又多了个魔头。”
    殷利亨闻言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张青山道:“还在想。”殷利亨冷笑道:“这会了那有时间容你多想,还不是要硬闯。”说着横剑在胸,大踏步向前而去,林麒估摸着女子也是玉娘,此时除了硬来,别无他法,握紧了量天尺跟了上去。
    两人一靠近血池,巨变突生,一百多个**男子,像是感觉到了威胁,齐的抬起左臂,五指张开,斜指向祭台上的女子,眼见着无数粗如童臂的树藤蜿蜒向上,将女子整个笼罩起来,构成了一个封闭的圈子,将女子封闭在了圈子里。如果他们想要去救出女子,就不可能不碰到这些尸腾,而他们一旦与这**的东西相接触,就会有一种肉眼看不到的种子迅速的钻入体内,**他们的血肉,迅速生长,最终,也会变成站在血池中的树人。
    林麒原以为如此就够难办的了,却没想到,这些活尸另一只手斜着举起来,竟然对着三人,无数的树藤犹如一条条怪蛇,上面挂着翠绿的枝叶,扭曲舞动朝着三人铺天盖地而来,
    尸縢一蔓生出来,林麒和殷利亨反应迅速,立即冲到近前,殷利亨举?
橙ィ渲幸惶趼隼吹氖魈倏扯希徘嗌郊创缶泵鹊溃骸昂笸耍忝乔虿灰啊笨墒且丫砹耍锹湓诘厣系闹μ醵旧咭谎难杆俅芏鹄础?br/>
    张青山来不及多想,两眼圆睁,右手稳稳地握着长剑,左手里突然飞出一张符,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握在掌中的,那张符只是一张薄薄的黄纸,但此时却同一片钢板一般,随左手一伸,符已贴到了尸縢上。
    那张符一到尸縢上,就像扔到水中的一块火炭,猛地冒起一股白烟,尸縢虽快,却被符纸一下包住,张青山看准机会,右手一动,剑已疾刺而下,正尸縢断口处插入。他趁势一挑,长剑透过尸縢,倒像入了剑鞘,接着一抖,尸縢寸寸碎裂,摔在地上。
    张青山一招得手,左手连弹,又是三道符飞出。这三道符像是活了一样,飞射而出,缠住最前面的几条尸縢,三道符有如三个楔子,几枝尸縢左右摇摆,却甩不脱符纸。张青山左手伸剑指,嘴里念了几句咒,右手长剑一指,三张符纸立时燃烧,尸縢发出尖细的叫声,竟如几条小小的火龙,在空中打了几个转。那三张符纸一烧便化成灰烬,但尸縢却像被人用朱笔描过一样,多了几个殷红的符字,这几个符字便如烧红的木炭,深入肌里,那几条尸縢空中扭了两扭,“啪”一声摔在地上,登时烧成了一段段焦炭。
    变故来的太快,简直就是眼花缭乱,林麒和殷利亨见了张青山这一手符箓之术,暗自佩服,三人先前比试并未分出上下,年纪又都不大,都有争胜的心思,林麒见张青山对付得了尸藤,趁着空荡,几步上前跃起,量天尺散发出淡淡五色光芒,就朝禁锢女子的尸藤砍了过去。
    张青山脸色大变,高呼道:“且慢!”此时林麒已在空中,就算听到了也无法停住,何况他并未觉得这尸藤又多厉害,不过是张青山夸大其词罢了,尺子的五色光芒浩浩荡荡,竟然逼迫得尸藤舞动不休,犹如平静水潭被扔进一颗石子,荡起阵阵涟漪。
    却也在这时,祭台上的女子忽然站直了身躯,一头乌黑的长发荡起,无风自动,她的脸方才还娇美无匹,此时却像投入烈火中的雪块般,正在极快地融化变形,血色淡去,一张脸变得白玉一般晶莹。全身上下散发出如明月一般的光辉。林麒看得清楚,就见女子心窝中有一块玉蝉嵌在肉中,无数血丝,犹如鲜红鲜红的蚕丝,将她身上的嫁衣一点点,一点点,修补完全,林麒心中一动,觉得女子如此模样,定是玉蝉作怪,伸手就朝玉蝉抓去。
    眼见林麒单手就要触碰到女子,将个女子笼罩起来的尸藤中,突然伸出两枝粗大的犹如怪蛇一样的红色藤枝,眼见着上面还带着偏偏碧绿碧绿的叶子,其中一枝快速钻出缠住了量天尺,量天尺五色光芒大涨,尸藤触碰到量天尺就如水珠掉到了水中,发出嗤嗤嗤……声响,更冒出阵阵白烟,以一种肉眼能看见的速度迅速萎靡了下去,腥臭的味道弥漫开来。
    林麒眼前突然一花,量天尺像是突然有千钧之重,再伸不出半寸,他正待收力,但量天尺又像被巨石夹住了,拉也拉不回来,这不过就是一瞬间的事,林麒整个人身在空中顿了一顿,就这么一顿的功夫,足够让另一枝尸藤缠绕上来。
    他觉得右腿一沉,另一枝尸藤已然缠住了他的右腿,将他向下拉扯,同时从腿上骤然传来一阵阵麻痒,如同千万只蚂蚁在腿上爬,这种麻痒直痒到了骨头里头,让人忍不住就要伸手去抓挠。
    林麒心知不妙,还是大意了,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多想,心一横,左脚踩在盘在他右腿的尸藤,身躯却仍是向前而去,这时缠绕在量天尺上的尸藤已化作飞灰消散,林麒大喝一声,量天尺开路,逼退挡路的尸藤,右手猛然伸出,扯住了女子身上的嫁衣,“嚓”一声,只撕下一片衣角,在空中翻了个跟斗,人像一片被狂风吹起的树叶,一下飞了起来,一起一落,人已在数丈开外。(未完待续。)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