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二章 人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张青山猛然大喝:“林麒,还在等什么”随即身躯一转,又对殷利亨喊道:“帮我护法。”林麒听出来张青山话语中有些力竭,看样子是在强撑,头一次,林麒对张青山生出了一丝佩服。龙虎山亲传弟子,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能够牵制住如此多的活尸,若是没有张青山,就算他和殷利亨找到这里,也是束手无策。
    殷利亨早就等的有些不耐烦,听到张青山求援,朗声说道:“且看看我武当驱邪的本事。”长剑横胸,大声念诵:“寂寂至无踪,虚峙劫仞阿,豁落洞玄文,谁测此峙遐,一入大乘路。孰计年劫多,不生亦不灭,欲生因莲花,超凌三界途,慈心解世罗。真人无上德,世世为仙家,幽冥将有赖,由是升仙都……”
    世人都晓得武当山功夫厉害,却不知道,武当供奉的乃是真武大帝,荡魔真君,抓鬼驱邪,也有自己的一套。不过武当驱魔最是凶猛,很少有超度一说,都是震,压,杀,灭!咒语声中殷利亨七星宝剑竟然散发出淡淡星辰也似的光辉,犹如一条从天而降的灵蛇,快速绝伦,嗤嗤嗤……瞬间殷利亨硬是刺出百十来剑,剑光闪耀并不落空,将迎面而来的活尸口中怪舌,各个击破。
    活尸舌头中流出碧绿的液体,腥臭无比,溅到地上冒出阵阵白烟,腐蚀出一个个坑来,活尸突遭重击,身体变得僵硬,咔咔咔……骨裂的声音响个不停,短暂的停顿了一下,林麒等得就是这个时机,猛然跃起,手中量天尺带着体内冰寒之气,挥舞出一片五色光幕,朝那巨大的鸡蛋似的恶心东西猛然劈了下去。
    “撕拉!”一声响,竟是顺利异常,量天尺真如刨开鸡蛋一般,从头拉倒下面,将个肉胎般的东西划开,鲜血,肉块,哗啦啦顺着祭台流淌下来,整个山洞顿时更臭得再也无法忍受。
    林麒一击得手,刚抬起头,一道长长的黑影突然向他头顶激射而来。这道黑影细细长长,几同利矢,林麒眼角余光扫到,将身形一闪,长剑闪过,已将那道黑影斩成两段。这是一条怪藤。浑身散发出绿油油的光芒,犹如活物,被斩落在地后仍在地上扭来扭去,断口处喷出无色毒液来。只是藤身已断,毒液喷不出多远,只落在玉娘身边。
    林麒知道山洞之中不能待久了,虽说里面不小,施展起来却是有些束手束脚,何况这里的味道也实在让人难受,让人欲呕不说,头脑竟然被熏的也有些迟钝,他顾不得许多,伸手就朝玉娘抓去。
    他的手还未碰到玉娘身躯,玉娘猛然睁开了双眼,美丽的脸庞,有的只是凄然,漆黑的双眼,像是无尽的黑夜,将他紧紧的包围。恍惚中林麒仿佛听到熟悉的歌声:“白曼陀罗,春去秋来必枯萎。蓝花落兮,残落一地你哭泪。残了萎,你转头抹泪帮我拾落花蕾。狼牙月,照耀伊人悔。独坐泊船,握桨一划你落水。涟漪吟愧,上船擦干曼陀泪。凉透心蕾,舍得哭泣花未开蔫蔫泪。若梦忽醒,谁会挂念谁一滴墨汁,真已点血梅三千流水,我心花又展蕾……”
    这就是玉娘的心声吗是因为她不甘心,是因为他遇人不淑……这样的女子不是该让人疼爱的吗为何却落得如此地步,她做错了什么那个负心的男人逃走了,她熟悉爱护的亲朋好友逃走了……把她,留给了黑暗。
    她的脸上仿佛有泪滴垂落,林麒感受到了她的伤心,无助,凄然,绝望……他又怎么会去伤害一个已经如此可怜的女子,此一刻他只想将玉娘抱在怀中,擦去她脸颊上的热泪,将自己的胸膛给她依偎,告诉她不要怕……
    林麒的手骤然就缓慢了下来,紧绷的五指松开,缓缓伸出去想要去触摸玉娘的脸庞,玉娘动也不动,她的脸散发出白玉一般的盈盈白色光芒,眼看着林麒的手就要触摸到玉娘的脸庞。这时张青山单手捏决,手中长剑,迎空舞动,黄符化成的蝴蝶,围绕着百十具活尸,萦绕飞舞?
谥兄溆锬钏械酶蛹鼻锌焖佟?br/>
    殷利亨为张青山护法,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眼见林麒如此模样知道他是中了玉娘的梦魇邪法,急忙大声道:“太阴化生,水位之精。虚危上应,龟蛇合形。周行[***],威慑万灵,疾!”一道剑芒朝林麒刺去。
    这一剑光芒不显,只是为了惊醒林麒,这咒语叫做佑圣咒,乃是真武大帝所传咒语,荡除邪魔阴法,林麒感觉灵敏异常,感觉到后背传来威胁,头脑一清,就见自己左手已然就要触摸到玉娘的脸庞,但眼前那里还是如玉般的美人,就见玉娘一张苍白的脸上有血丝道道,如同千万条细小的血虫蠕动不止。
    林麒一惊,急忙缩手,却在这时,玉娘头一低,从她乌黑长发之中飞出两条怪藤,这两条怪藤全身赤红,前端竟然显现出人头模样,后面却如蛇身一般,两条怪藤左右两侧而来,张开怪口,里面獠牙尖利,林麒横起尺子欲架,那两条怪藤身子一扭,缠在了尺子上。
    量天尺散发淡淡五色光芒,光芒如刺,刺得怪藤身上绿液四溅飞散,但两条怪藤却像毫无知觉,仍在不住收紧,量天尺竟然被缠得吱吱作响。林麒已经退到了祭台边缘,却是不退反进,他脚一点地,人像在水面飘过,催动体内阳气,量天尺五色光芒突然亮了起来,便如刚从炉中煅冶过一样,那两条怪藤轰然炸开,成为齑粉。
    怪藤一炸开,量天尺一下暗下来。黑漆漆地没半分光泽,像是林麒刚见到尺子时候的模样,上面五色光芒也完全消失无迹。玉娘一头乌黑的长发扭动之中,竟然发出沙沙声响,像是初春的一场雨,无数怪藤从她头发中如飞而出,争先恐后,蝗虫一般铺天盖地而来。
    林麒将手中量天尺挡在胸前划了个大圈,就听铛铛铛……撞击声音,这声音如此密集,如同雨打芭蕉,林麒虽是挡住了怪藤冲击,但如此多的怪藤,力气竟是大的吓人,一点点击打在量天尺上,将他逼的向后退去。
    眼见着他右脚悬空就要跌落下祭坛,张青山突然大喝一声,掏出一张玉符,猛然朝祭台跃起,一只教踏在祭台边缘,凌空画了个圈,又在这圈中画了弯弯一条,画成一个太极图,咬牙,喝道:“破!”一掌拍在了蜂拥而来的怪藤群。山洞内登时发出一声巨响,无数的怪藤像是突然遭到雷击,顿了一下,轰然碎裂开,怪藤四散飞起,不知有多少条被打成肉泥。
    这是正一教的五雷破,虽然没有同一系的五雷天心正法厉害,威力也着实不弱,怪藤被震散,林麒和张青山都是心中一松,却在这时,玉娘黑发根根竖起,更有无数怪藤隐藏其中,几要欲势扑出,两人心中都是一惊,五雷破仅仅是解了燃眉之急而已。如果再来一次,谁也没有把握能接的下来,就要退回原地,等待下次机会,可两人也都知道,若是退出祭台,下面活尸血气供养玉娘,必定又是先前的模样,那也意味着一切都要重来一次,可是,真要败了这一阵,三人真的还有力气重新来一次吗
    可事到如今不退又能如何就在林麒想要拉开张青山之时,忽地,一声厉啸,张青山和林麒只觉一道凌厉至极的剑气扑面而来,一股锐气扫过。两人大吃一惊,怎么也想不出竟会出现这等变化,都朝一旁侧了侧身,从两人中间剑气带着无上威严劈落,两人眼前都是猛然一亮,却见是殷利亨手中长剑剑气已经劈到了玉娘身上。
    玉娘被剑气劈中,身躯定了一定,根根竖起的头发渐渐落下,眼见着一张美丽的脸庞生出一道裂痕来,明显是被殷利亨剑气所伤,这变故来的太快,林麒和张青山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本以为如此凌厉的剑气,已是破了玉娘的邪身,却没想到,玉娘脸上那道缝隙,没有一滴血流出来,反而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慢慢合拢起来,一张脸庞瞬间便恢复如初。
    随着玉娘脸庞愈合,殷利亨却突然脸上一痛,像是有什么东西要将他的头颅切开,忍不住闷哼一声,就感觉头疼欲裂,伸手摸去,脸上竟然出现一道伤痕,鲜血一滴滴流下……
    殷利亨倔强,站稳了脚步,大声喊道:“此女子不但是阴姹,还是人傀!我们都不是对手,快快退下!”
    林麒和张青山看得清楚,都是脸色巨变,林麒不知道什么是阴姹,人傀,就觉得不管这女子是不是女娘,不管她曾经有多可怜,都再也留不得了,当下紧握量天尺,聚集体内火热阳气,高高举起,照着女子脖子狠狠劈下!
    感谢:whitel5177投出的宝贵月票,感谢:jni321000投出的宝贵月票,感谢:kongpeiqi1投出的宝贵月票,感谢书友130430143524725打赏100币,多谢大家。(未完待续。)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