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三章 配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量天尺带着火热力道劈在女子脖颈上,如此重击,女子头颅猛然一歪,脖子已然断了,诡异的耷拉在肩膀一侧。林麒却是惨叫一声,捂住脖子,脸上露出骇然之色,他终于明白殷利亨为何那般模样了,女子虽然还未成阴姹,却也是伤害不得,不知道她背后的妖人使了什么邪法,竟然能将女子身受的伤害,还转回伤害她的那个人。
    若是女子真成了阴姹,还不厉害得没边了想想也是,能进入梦中杀人,来去无形,找都找不到,就算找到了,又能怎样又伤害她不得,你打她一拳,等于打自己一拳,砍她一刀,等于砍自己一刀,这般厉害的玩意,谁敢招惹谁又愿意招惹
    张青山见林麒吃瘪,手一翻双指间夹了道黄符,念诵咒语:“吾德天助,前后遮罗。青龙白虎,左右驱魔。朱雀前导,使吾会他。天威助我,六丙除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黄符无风自燃,张青山喊了声疾!黄符如箭矢朝着女子激射而去,啪!的一声打在女子胸前玉蝉上,升腾起一阵火花。
    女子身上出现了火花,张青山胸前也无声无息的出现了一朵火花,火是道家的三味真火,炙热无比,烫的张青山哎呦一声痛呼,脚下不稳跌落下祭台。也就这么一缓的功夫,血池中站得标枪似的活尸,又都动弹起来,眼耳口鼻之中无数细小怪藤蔓延开来,有奔向林麒的,有朝着张青山和殷利亨去的。
    怪藤铺天盖地,窜起舞动,妖异非常,三人都受了伤,看来今曰难以得手,张青山有心要退出去再说,扑灭了身上火焰,刚要喊林麒和殷利亨,却见林麒突然大喝一声,手中量天尺炙热得散发出腾腾白气,整个山洞温度顿时快速上升。
    “去死吧!”林麒猛然朝女子身躯砍去,他不敢砍脖子,脑袋这些地方,却凭借自己身躯结实想要硬抗,张青山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这歼猾小子竟然还有如此刚烈的一面,眼见量天尺砍在女子身上一下,林麒就闷哼一声,脸色就难看一分。
    张青山急忙喊道:“玉蝉是心窍。”
    林麒心中憋闷至极,每一次下手,身上就遭受到强烈重击,这重击带着火热气息砍得他气血翻涌,耳听得张青山叫声,变砍为刺,向那快玉蝉一下下刺去,林麒速度委实太快,女子竟然被定在原地,无数怪藤发出吱吱……怪异声音,想要从后面将林麒缠绕,殷利亨大步迈上,手中长剑化作点点星光,硬是替林麒挡了下来。
    说来也怪,林麒每一次得手,刺中女子胸前的玉蝉,便有一个活尸颓然倒地,再也不动,但他体内热力何等刚猛,只是刺了十几下,山洞之中便如蒸炉一般,热力烘托之下,血池里的血水翻腾冒泡,起起伏伏,散发出更加强烈的腥臭味道。
    不过就是一瞬的功夫,三人俱都是大汗淋漓,林麒倒是不在乎,这热力跟刚吃果子时候的折磨来比,实在不算什么,但张青山和殷利亨却是承受不住,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脸色更是鲜红如血,像是快要炸开。
    “林麒,别用热气,用你体内寒气,我们两个承受不住。”
    林麒犹如疯癫,量天尺在他热力催促下,竟然又散发出五色光芒,虽然光芒并不强烈,却是护住了林麒身躯,使得女子反力不在那么大,也能勉强承受得住,但这般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活尸倒下,都是血肉枯萎,仿佛将所有的都滋补了祭坛上的女子,每倒下一个,女子便恢复一分,她胸前的玉蝉被刺了几十下仍是坚固如初,没有半点松懈。
    林麒也知道如此下去不是办法,又见山洞内恍若成了热火地狱一般,心思一沉,深吸了口气,调动体内果子转到阴的一面,也就是这么一刹那的功夫,女子猛然站立起来,双眼睁开,漆黑的眼眸带着无尽的哀怜。
    林麒哈的一声,量天尺横的扫出去,一股极寒的气息朝封住女子双眼,林麒同时感觉双眼一冷,眼前模糊,如此一来反倒不受女子[***]牵制,握紧了手中量天尺,散发出冰寒至极的气息,朝着女子胸前玉蝉一下下刺去。
    玉蝉也不知道是何邪物,连续重击之下,没有一点松动迹象,但在这股寒气侵袭之下,玉蝉内红色的光芒也是渐渐黯淡下来,只是刺了几下,刚才还如火狱般的山洞,骤然变得冰寒无比,从大热到大寒,张青山和殷利亨委实冰火两重天,两人都冻得上下牙齿互碰,发出咔咔咔……清脆声响,却还要勉力支撑,缠住仍在舞动如蛇的怪藤。
    一道道寒气之下,所有活尸身上长出来的怪藤动作缓慢了下来,女子身上也一点点凝结成霜,再有那么十几下,就该结冰,这已是三人能够做到的最好,眼见就要功成,张青山和殷利亨也是精神大振,呼和着各显神通。
    林麒一次次击打,量天尺上散发出来的寒气灌注进玉蝉之中,寒气又顺着玉蝉遍布女子全身,一点点结成了寒冰,冰霜越来越厚实,就在这时,林麒耳听得张青山传音:“活尸之中有妖人隐藏,女子成冰,将她踢给殷利亨,山洞之中无法引雷,我先出去准备五雷正法,你殿后,引妖人到洞口。”
    林麒听到的就这么几句话,向下瞧去,见殷利亨也在瞧着自己,想必张青山也传音给了他,林麒也不犹豫,身形一转,到了女子身后,使出全身力道,一脚踢出,人形冰坨犹如一件巨大的暗器朝着殷利亨急速而去。
    林麒力气何其之大,飞奔而来的冰坨怕不是有千斤之力,殷利亨也当真了得,并不慌张,伸手划了个圆,一引一导,潇洒无比,正是太极的圆转之力,消解了林麒的力道,背起冰坨飞也似的朝着山洞外面而去,这时张青山早就没了影子,已是先一步出了山洞。
    三人配合得天衣无缝,殷利亨背着女子飞奔,林麒也急忙跃下祭坛,朝着洞口窜去,还没到洞口,就见活尸之中一个黑色的人影猛然窜了出去,也不管林麒,直追殷利亨,林麒心中一动,知道背后妖人终于忍不住出手了。
    林麒人在空中大喝一声:“妖邪,受死吧。”量天尺带着阴寒气息朝那人后背划去。此人似乎也知道林麒难缠,并不回转迎敌,身形仍然向前,右手却脱**上浓黑如墨的斗篷,反手展开,阴沉的死气顿时弥漫开来,“啊呜……”突然之间鬼声大作,盘旋斗篷上的黑气猛然形成一个巨大的鬼头,鬼头张开大嘴,竟是将林麒划出来的阴寒之气吞入口中。
    至阴至寒的气息让这幻化出来的鬼头也不好受,狰狞嘴脸定了一定,却不过是刹那的功夫,接着便缓过来,猛然朝着林麒冲击过来,鬼头来势甚快,林麒划出寒气,胸门大开,竟是被鬼头撞击到胸口。
    巨锤般的黑暗气息将林麒击中,他眼前一黑,阴气立刻钻进他身躯,也就在此时,他丹田内的果子像是及其不满意这死亡之气进来,微微一转,一股强烈的纯阳热力汹涌而出,内外夹击之下,林麒五脏六腑就如天雷轰中,胸口一闷,嗓子眼一甜,一口鲜血忍耐不住,从口中喷了出来。
    这一口鲜血带着纯阳之力,喷射出来,先是喷在鬼头上面,就如万朵红花开放,瞬间燃烧起来,鬼头露出惊恐之色,瞬间被纯阳火力吞噬,这口鲜血余劲未歇,又喷洒在黑色斗篷上面,嗤嗤……脆响中,斗篷也燃烧起来,瞬间化作飞灰消散无踪。
    黑色斗篷是那妖人的邪门法器,一遭被毁,也是心疼,但黑色斗篷又怎么能跟阴姹相比心疼归心疼,竟也不顾惜,仍是不停朝殷利亨追去。林麒倒是顿了一顿,稍微清醒一下,跟在他身后疾奔。
    洞口,隐藏在洞口上房的张青山神情肃穆,捏了个雷诀,口中念诵:“自已灵,法也灵,我若不灵,谁会雷神,我能善感,雷神善应,一感一应千定万定,有心感神,神反不应.无心之感,其应如响,无非果无,但无妄念,一片真心,不知不识.心与雷神,混然如一,我即雷神,雷神即我,随我所应,应无不可,利济,上和天心,好心这德,天且不违,雷奉天命,能违我乎,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天空中一小块乌云飘然而至,隐约有雷鸣声音传下。
    这时殷利亨背着冰坨如飞般窜出了洞口,不在向前,反而身形一转,滴溜溜躲到一边,那妖人随后而至,张青山看得分明,大喝一声:“疾!”空中一道惊雷落下,轰然劈在那人身上,那人身形猛然定了一定,也不知是死是活,恰在这时林麒从后面赶上,眼见妖人在洞口顿了一顿,手中量天尺带着冰寒气息向前劈去,砰!一声响,如击败革,巨大的力道将妖人掀飞出去,顺着瀑布直直掉入水潭之中。
    感谢:紫梦蓝颜投出宝贵的月票,多谢。(未完待续。)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