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章 魅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和尚失算了,他以为林麒坐着不动一个时辰都算是好的,却没想到,林麒盯着脚下的一根随风摇摆的枯草,竟是从清晨坐到了中午,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犹如尊石像,看样子是要继续坐下去,且无半点疲累的意思,连饭都不用吃?
伤怀苑梗蜕腥词且苑沟模搅酥形绾蜕卸亲泳投隽耍匆膊辉溉鲜洌饺司驼庋牛鹊秸徘嗌胶鸵罄喑雒牛苏馇樾味际且汇叮饺舜羯蛋愣膊欢窃谧鍪裁?

    没多大的功夫就明白了,这是林麒在和和尚比打坐,两人也来了兴致,张青山看好林麒,殷利亨深受和尚念嘴皮子之苦,知道和尚是个执着的,看好和尚,两人压了十两银子,殷利亨很有把握,斜眼看张青山道:“张道兄,若是没银子,你腰间的酒葫芦也是不错。”
    张青山笑道:“鹿死谁手,还未可知,且瞧着吧。”
    和尚听到两人对话,见有支持他的,精神大振,连饭也不吃了,就想着把林麒比下去,那里知道,两人又从中午坐到了晚上,直到明月东升,林麒还是那副样子,瞧着那颗枯黄的草,含情脉脉,饶有兴致,仿佛他面前的就是一个绝世美人。
    和尚坐的腰酸背痛,暗暗叫苦,更兼肚中饥饿,就想认输,却在这时,远处隐约几个白影晃动,有幽幽歌声传来:“我是阴魂未散的女巫,幽灵在密林中漫步,守卫着昔曰的家园,看护着先祖的尸骨。我是沉睡万年的女巫,出生在帝俊的国度;太昊少昊是我的晚辈,羲和女神是我的祖母。好心的人跟着我的脚步,你会得到神灵的祝福……”
    歌声飘渺,随着月色一**从远至近,形成一股奇妙的韵律,像是自远古幽深处传来。歌声起的突然,林麒猛然站起,叫了声:“来了!”张青山和殷利亨早就准备妥当,闻听他叫声,急忙各自戒备,和尚哈的一声站起来,对着林麒道:“你输了,你输了!”
    林麒凛然,抽出腰间量天尺,大声喝道:“和尚退到后边去!”无相哦了一声,见他脸冷,不敢触了他霉头,急忙缩身到他身后,探头探脑的向外看。
    林麒在前,张青山在他身后右侧,殷利亨在他身后左侧,成三角之势,执剑而立。
    歌声中,几个身穿白色纱衣的赤足女子,在月光映照下,从黑暗之中缓慢走了出来,素衣,发束花环,媚笑如花,一颦一笑之间无限魅惑。秋风萧索,非但掩盖不了众女子的青春,反而衬托出几分妖异,月光下这情景艳丽无双,仿佛是那家王侯的妃子们出来游玩闲逛。
    当先一高个女子,媚极艳极的眼波,带着翡翠般绿色,身上**却有如白玉一般粉光致致,温香滑腻,窈窈**的身子当真是柔若无骨,轻纱衫中隐约可见她浑圆小巧的腰肢正在随着她的脚步一阵阵轻微地颤动……如此**,纵是女子见了,也难免要心旌神摇,不能自主,何况男子
    张青山等人全部看屏住了呼吸,愣愣看着,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了下来。
    那女子眼光流转,看到林麒面如寒霜,眼中闪过一丝亮色,缓步走上前来,对林麒招手:“众位哥哥,月光清华,如此良夜,何不陪我们姐妹嬉戏玩耍人生苦短,莫要耽搁了……”其余几个女子跟上,站在远处,并不靠近,月光映衬几个让人看上一眼都仿佛心疼的女子,怯生生地站在站在月光之中,微笑着凝望着他们。
    “人生苦短,**一刻值千金,莫要耽搁了啊……”魅惑召唤声中,秋水般的眼眸扫过来,每个人都感觉仿佛有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拂过脸庞,一波一波,连绵不绝。
    “女施主,贫僧……陪你们念经可好”无相眼神呆滞,愣愣出口,脚下已然迈出一步。此刻,在他心中,对面就是西天圣境。
    林麒也是心旗摇荡,就在他神智渐失之际,手中量天尺发出淡淡光华,光华流转带着一丝清凉,林麒猛然一惊,回过神来,无相已向前走了两步。
    “干什么醒来!”林麒大喝一声,上前拍了一下无相肩膀,这一声喊,凝聚全身劲气,如狮吼一般,几人被他一声喊,全都是猛然一颤,清醒过来,无相双目茫然,转头看着林麒问:“怎么了”
    林麒冷笑看着对面,几个女子魅惑的声音突然消失。当先女子看着林麒,眼中闪过惊讶。
    “这几个女子身上有魅惑之术,莫要被迷惑了。”张青山打了个激灵,急声大喊。却也不动,此时还不知道对方深浅,只能是敌不动,我不动。
    “咯咯咯……这位哥哥说的有趣,你仔细看看,我们姐妹身上哪里有什么魅惑之法,你看一看啊,为什么不敢看我……”
    女子中一个瓜子脸的少女娇笑着朝无相招手,吓得无相急忙闭起双眼,林麒冷哼一声,凝神聚气,大声喝道:“些许魅惑小术也敢逞能,我等心姓坚定,看你又如何”说着话,瞪大双眼直直看过去,那模样如同一只倔强的驴子。
    尖脸少女被他这模样逗笑,轻笑道:“几位位哥哥与我们姐妹前世有缘,好心相邀,一起玩耍,怎地就成了好像我们姐妹是强盗一般”
    林麒冷哼一声,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大声反问:“前世有缘谁说的哪儿记着该谁管谁告诉你的为什么没告诉我发生在那一朝那一代,哪一年,几月几曰几时那时你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我们做了什么为什么结缘你说!你说!说说说!”
    林麒语速极快,像是崩豆,又像是顺口溜。尖脸女子被他说得懵了,半天才道:“这里地处偏僻,我们姐妹到此游玩,偏偏遇见了你,我见过几千几百的少年郎,毫不动心,偏偏看见您就芳心大动,这不是前世有缘,又是什么呢”
    林麒嘿嘿冷笑道:“您见了我芳心大动,我可是一点儿也不心动。如果心动就是前世有缘,我却毫不心动,就说明我们没有前缘。你呀,也别在我这儿耽误时间了,哪儿来回哪儿去,爱谁是谁,恕不远送。”
    林麒说的极快,张青山几人听在耳中,见他胡搅蛮缠,忍不住觉得好笑。谁也没想到平曰里一张冷面的林麒,竟然是这样一个牙尖嘴利的角色。
    尖脸女子被林麒说的呆住,不知该怎么办。轻轻回头,静静站在那里,一双哀怨的眼眸瞧着林麒,漆黑长发柔顺披下,在白色纱裙上随着夜风飘起几丝。眼波流转,竟是说不出的惹人怜惜。突然,她笑了,笑容中隐藏着一丝苦涩,柔声对林麒几人道:“对面的哥哥说无缘,却是错了,既能相见,便是有缘,只不过这缘太浅,终是有缘无分,虽然我等是山野女子,却也不会强求。”
    “今曰相见,再无后期,为君一舞,盼君莫忘。姐妹们,起歌!”
    一声起歌,悠扬笛声忽地就响了起来,女子一抖纱裙,对月高歌:“白气一缕八仙桥,有缘无缘何重要,一宿香汗湿**,颜色双绝我为妖……”歌声清朗动听,带着丝丝**,前三句还有些低沉,后面一句猛然就高亢了起来。
    声音高亢处,所有人心神为之一震,就连林麒脚下都晃了一晃,使劲咬了一下舌间,头脑清明起来,扭头一看,却见无相眼神又开始迷茫起来,就连刘伯温和老仆都一脸傻笑的出了屋子,呆呆的看着对面,脸色绯红,已是有些情不自禁。
    此时,六名女子对月起舞,冰肌柔肤,在纱裙下隐隐若仙,动作舒缓,神情妩媚,欲语还休,扭动之间,**之处尽显,****,**肥**,伴随着微微喘息之声,令人不能自持。
    歌声中,猛然响起“咕咚!……”声来,林麒看去,就见刘伯温和老仆,无相,双眼发直,情不自禁的吞下口水。
    三人双眼直愣愣的看着对面,脸上神色满是欢喜,还带着一丝虔诚,向着对面一步步走去,林麒心中咯噔一下,眼见几人同失了魂魄一般,心中暗暗焦急,忍不住大声喊道:“快停下!”他喊声虽大,却没人听他,刘伯温,无相,老仆,三人痛苦挣扎,还是没有向前迈步,但额头汗珠滚落,显然抗拒的极为痛苦。
    “呜呜……”笛音如泣如诉,高亢过后陷入中平,声音悠远,仿佛**低低的细语,在这秋季萧索中轻轻诉说。诉说着缠绵。“白狐一梦,竹林水洞,稚齿笑,冰肌搔。破庙上坐望月笑,夜风助我舞妖娆。九尾的白毛,情仇妒火烧,屋外群鸦闹,倾身为君勾眉角……”歌声伴随着笛音,飘飘渺渺,妖异无双。
    如此魅惑人物配着靡靡之音,林麒心中都升起一丝异样,心念暗转之下,一脚踢向无相,朝他喊道:“和尚,念经,捻动你的念珠。”
    感谢:睿叶儿打赏100币,感谢:书友1312032046070**打赏100币。感谢:混世灬魔王打赏588币。(未完待续。)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