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七章 阴姹之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鬼头老祖隐藏在一百多个**当中,也不出头,玉娘被劫掠回来之后,玉蝉内的怨煞之气还没被吸纳完全,玉娘心中凄凉,不能很好的温养玉蝉,鬼头老祖也是个心狠的,将一百多个**全部杀死,放在早就找到的山洞之中,用这些**的怨恨之气,祭养阴姹。
    鬼头老祖做的这事太过逆天,生怕天劫降下,又怕被别人发现,用玉娘身上带血的嫁衣布置了个阴煞大阵,封住了整个村子,将此地所有的气机都引到玉娘身上,如此一来,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待玉娘完全成了阴姹,只要散了玉娘心中怨气,就可完全**纵阴姹,有了这么一件活法器,他鬼头老祖崛起之曰也就不远了。
    却没想到在出去布置阵法的时候,玉娘一点灵智未灭,挣扎着下了祭坛,恍恍惚惚朝着刘家村而来,刘伯温家的老宅在村子边上,与玉娘所来的方向正好是个对面,玉娘历尽艰苦才到了村子边缘,却被出来解手的徐朗当做了山精鬼魅,几人出来一顿痛击,已是将玉娘打死,玉娘本就遭到了抛弃,逃出来又被刘伯温四人生生打死,这一口怨气可就更大了起来。
    鬼头老祖布置完,回到山洞,没见到玉娘,急忙寻找,恰巧碰到了这一幕,他将玉娘带回山洞,再次祭养,竟是顺畅无比,鬼头老祖大喜,更加用心,将个山洞布置得生人难进,玉娘阴姹快成,本身怨恨之气加上戚夫人怨气,如鬼,如魅,如魔,急需宣泄,在鬼头老祖相助之下杀了徐朗三人,又化成魇魔,进入送嫁之人梦中杀死了不少人。
    若是一直这样下去,待玉娘吸纳了玉蝉内的阴煞之气,杀完了整个村子的人,也就成了阴姹,却是这个时候,林麒,殷利亨,张青山闯了进来,找到了山洞,使得鬼头老祖差点功亏一篑,若不是老道姑横插一杠子,怕是前功尽弃了。
    真说起来,鬼头老祖道行并没有多高,但比起林麒三人来却要强上不少,可三人都是俊杰,联起手来,鬼头老祖也不是对手,他厉害就厉害在隐忍,从不正面跟你对决,暗里动作,邪门妖术又多,让人防不胜防。这种人最难对付,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有鬼头老祖这样的人惦记,那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鬼头老祖重新得回玉娘,加快了祭养速度,原本也没指望玉娘能够这两曰能成了阴姹,却没想到,经历了这一劫的玉娘不知为何,竟然很快就将玉蝉之中的怨毒之气吸纳干净,成了真正的阴姹,阴姹成形,鬼头老祖可就再也坐不住了,此地已出现了无生老母的徒弟,想必她离的也不远,还是尽快解决了刘家村的事,带着阴姹远走高飞才是。
    但玉娘本身怨愤之气不平,**纵起来就没那么得心应手,恐怕还会反噬,于是鬼头老祖将已成了活尸的百十多个**身上涂抹上了磷毒,带着玉娘奔刘家村而来,才有了这一幕。
    本以为凭着一百多个毒尸,也就收拾了这几个人,却没想到,林麒在最后关头,竟然能够凭自身发出霹雳电光,将所有的毒尸消灭了个干净,无奈之下也只有阴姹出手了。
    鬼头老祖歼猾,能不自己动手,绝对不自己动手,他是个没脸没皮的,也不怕你说他什么,阴险毒辣,这才是他的可怕之处。
    林麒与阴姹交过手,那时阴姹还未成形,就已经那般厉害,如今再看玉娘平静的脸庞,与先前看到的大不一样,如同常人一样,再无半点凄惨阴森,越是如此,林麒就感觉玉娘更加厉害。
    玉娘就这样在雾气的笼罩下一步步的靠近,眼见着离林麒也就剩下几步的距离,这时雾气突然有如排山倒海一般奔涌而至,雾气太浓,林麒只觉周身尽是粘糊糊的湿气,雾点打到脸上时已有一阵生疼。
    林麒大惊,急忙双手灌注阴阳二气,没料眼前一花,雾气已起了个旋涡,玉娘如鬼魅一般站到了他面前,几乎就是脸对脸,右手抬起,指甲老长,犹如一把把利剑,上面还带着血红的光芒,朝他喉咙插了过来。
    林麒来不及多想,双掌猛然合拢,从他掌心之中闪出亮光,一道电芒犹如怪蛇轰!的击打在玉娘身上,玉娘身形顿了一顿,林麒却觉得胸口一阵剧痛,像是被天雷劈中,情不自禁的向后跌倒飞去。
    众人万万没想到阴姹竟然如此厉害,能将别人对她的伤害还转得如此彻底,见林麒身上冒起阵阵白烟,就知道这一击非但没伤了玉娘,反而令林麒受伤不轻。阴姹这种逆天的存在委实令人头疼,阴姹可化作魇魔,梦中杀人,更是人傀,你伤她多重,自己反受多重,与她对敌,靠远了不成,靠近了也不成。
    张青山猛然冲上,口中极快地念道:“唵吽唎吒唎喧轰火雷大震摄!”这玉霄太素天辖咒也是五雷**的一系,属五雷混合咒,几张黄符激射而出,一列符咒绕着玉娘飞舞,像是一群蝴蝶围绕住了一个美丽的女子,在这样的夜色中竟然显露出一种残酷的美丽。
    玉霄太素天辖咒虽然缠住了玉娘,威力却也不大,只要能困住玉娘张青山也就知足,再慢慢去想法子,却没想到,玉娘葱葱玉手伸出,竟然抓住了几张围绕着她的黄符,犹如春曰里女子抓住了几只美丽的蝴蝶。
    玉娘手中的黄符,忽地化作一团烈火,剧烈燃烧起来。烈焰直冲而至,已是到了张青山跟前,张青山也没料到还会有这等变化,只觉鼻中干燥难耐,火热异常,胸前已被火舌燎到。火势虽是有形无质,但冲过来的火舌却似有刀锋之利,若是冲到胸口,只怕会有穿胸裂腹之厄,张青山大吃一惊,长剑已横到胸前,向那火舌斩去。他的剑上用朱砂画着符咒,遭火舌一燎,掌心又觉火烫,仿佛这剑刚从熔炉中取出来,火舌居然会斩成两截。张青山左手的拇指已屈在掌心,自上而下抹去,那一段切下的火势被他抹在掌中,收作一团,竟在掌心烧了起来。
    张青山也败下阵去,只是片刻这边两员大将都无功而返,众人脸色齐齐一变,殷利亨冷哼一声抢上前来,七星宝剑划了个圈子,用的是太极圆转的功夫,只是挡住玉娘,却并不向她身上刺落。
    玉娘举止僵硬,双臂伸直去抓殷利亨,但殷利亨并不与她硬抗,而是剑身在她双臂上面轻轻一搭,划了个弧,将玉娘双臂引开,如此这般过了几招,玉娘竟是奈何不得殷利亨,一时僵持当场。
    林麒与张青山对付玉娘之时,殷利亨就暗中琢磨该如何应对玉娘,用强肯定是不行,只能用太极的以柔克刚暂时缠住玉娘,再寻找机会将符箓塞进玉娘的口中,如此或许可以破解玉娘的阴姹之身。
    殷利亨一边与玉娘纠缠,一边大声念诵玄天真武咒:“将军打阵点起兵,天又暗,地又昏,地户千魔乱纷纷;千个夜叉手齐杀,万阵天兵铁棒轰。吾奉玉皇亲敕令,又蒙北斗指挥凭;先收硙捣病痘鬼,后斩堂前六洞精;有人闻念真君咒,百年大吉鬼离身;坛前便除妖与怪,搜捉邪魔恶气精;渴来与他铜汁灌,饥来与他铁丸吞;火化油熬虽小事,粉骨扬尘方称心;长钉钉枷锁,锁你阴山背后存;战战兢兢无岀路,为你阳间害损人;吉罗神、护罗神,念动此咒鬼离身;天罡斗转独识摄黑煞真君;吾奉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最后一声令字出口,左手突然多了一张黄符,这张黄符乃是他从武当带出来的真武玄灵咒,对阴邪之物伤害最大,他手中长剑将玉娘双臂引到一旁,身躯离玉娘最近,也不迟疑,右手猛然拍出,本是想塞进玉娘口中,但玉娘**紧闭,想要硬撬开已不可能,只得啪!一声贴在玉娘嘴唇上面。
    玉娘身躯果然顿了一顿,鲜红的嘴唇冒出白烟,林麒和张青山看在眼中都是一喜,殷利亨更是精神一振,长剑横起,想要去刺已经镶嵌在玉娘胸口的玉蝉,还没等他动,他手中的七星宝剑突然像烧红的铁块一样发亮,殷利亨嘴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叫声,身子一晃,手中的七星宝剑也扔了出去。
    林麒大吃一惊,急忙在后面顶住殷利亨,问道:“怎么了”
    殷利亨额头豆大的汗水一颗颗跌落,因为疼痛,身体像虫子一样蜷缩起来。他的右手掌心出现了一个红唇的印迹,像是被烧红的铁块烙出来的,伤口发黑,深入肌里。那枚黄符还贴在玉娘嘴上,却是颤抖不休,渐渐的变成道道白气,一点点燃烧起来,玉娘那娇艳欲滴的红唇犹如一块烧得滚烫的铁板,将殷利亨贴在嘴上的黄符燃烧成灰烬,然后大步向前,围绕在她身边的雾气更加浓郁起来。(未完待续。)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