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章 坟圈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麒没有靠近,反转回家,到了门口忽感彷徨无助,想起父母在时种种时光,忍不住失声痛哭,哀哀切切间,身后席卷来一阵黑风,无声无息闪现出个人来,抬手就朝他天灵盖拍去,这一掌悄然无声,却带着股黑色煞气,眼见就要拍中,林麒胸间白光一闪,朦胧中现出个丑恶怪兽,一口吞了黑气,又隐回林麒胸前,那人被怪兽威势冲的踉跄向后,站稳脚步,脸上惊讶无比。
    林麒恍然不知,正哭得伤心,猛听后面有人问:“这位小哥,怎哭的如此凄惨”
    回头看去,见是一个年约三旬,头戴四楞中,上安片玉,绣带双飘,身披黑缎逍遥员外氅,上绣百幅百蝶,足登青缎官靴。面皮黝黑,三络长髯的男子站在身后,这男子气宇轩昂,算得上是一个美男子,可有一样,他脸上有一道疤痕横穿鼻梁脸颊,分外狰狞。
    这人不是村里的,也不认识,林麒不懂他为何搭话,没好气道:“你姓谁名谁,管我的闲事做什么”
    若是常人见林麒无礼,早就拂袖而去,这男子却没离去的意思,反而郑重道:“我姓胡,家中排三,大家都我叫胡三爷,到这是寻亲来的,见你哭的伤心,忍不住开口询问,这位小哥,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或许我能帮你出个主意。”
    胡三爷言语温柔,林麒遭逢大变,正是个彷徨无依的境地,年纪幼小,不懂得人心诡诈,被他这一问,哇的一声又哭了出来,抽泣道:“村子里遭了瘟疫,父母都在这疫中去了,家中贫穷,如今连副棺材也买不起,没有棺材也就罢了,却连个埋葬的地方都没有,想的伤心,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胡三爷脸上闪过丝诡异笑容,开口道:“你这孩子倒也孝顺,我就给你指条明路,拐子河村外老城隍庙下面,那一片是无主的地方,这里容不下你父母,不如就葬到那里,天气还不很凉,老是这么放着也不是个事,还是入土为安的好。”
    林麒也觉得是这么个道理,听到有这么个去处也不在哭,揉了揉眼睛,想要道谢,再一睁眼,那男子早就没了影子,林麒愣了一下,以为是有高人指点,也没放在心上,转身进了家门。
    知道了地方也就不在犹豫,林麒找了两身看上去还算体面的衣服帮着父母换上,想了想,将房门木板卸了下来,将父母并排放好,又用布条将父母尸身绑紧,把家中破铁锹也放上去,木板上面栓了根粗麻绳,另一头栓在自己身上,拖拽着朝拐子河村走。
    十里的山路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平时林麒溜溜达达一会也就到了,如今他身后拖拽着父母的尸体,这山路时而上,时而下,一会陡峭,一会狭窄,他年纪又小,没有那许多的力气,刚拖出村就已经满头大汗。
    村里人见他小小年纪,父母全失,都哀叹这孩子命苦,有心想要帮上一把,但每家每户都遭了瘟,又那里帮的了那许多,林麒倔强也不哀求,一心想着把父母葬了,就这样走走歇歇,到了天色全黑,才找到那黑衣人所说的无主之地。
    说是无主之地,其实就是个乱葬岗子,当年老王栖身的那座城隍庙,没了人打理,也早就塌了,只剩下一个地基还在,剩下的就是漫山遍野的孤坟,骸骨。以往这里埋了人还都有个坟包,可如今十里八村死的人不计其数,有的人家死的绝户,连挖个坑的人都没有,就都扔到了这里,任由狗咬蚁啃,惨不忍睹。
    这会已是午夜,一轮弯月高挂,林麒累得眼冒金星,坐在地上直喘粗气,扭头四处打量,想找个好些的位置葬了父母,这一打量不要紧,顿时骇了一跳,只见这里坟头连着坟头,绵延向前,也不知道有多少,有的坟头前面还有石碑,有的只是个木牌,更多的却是什么都没有,上面还趴着无数死人,有死的早的就剩下了骨头,刚死的身上衣服还没烂掉,横七竖八满地都是,坟头上还有点点磷火,随风飘荡,阴风阵阵,鬼哭狼嚎。
    林麒有些胆怯,可一想父母不能没有个安葬之处,壮了壮胆子,觉得前面有块地方不错,是个斜坡,埋在那里不知道风水如何,却也是个能遮挡些风雨的地方,父母辛苦了一辈子,可不要在受那风寒之苦。
    壮了壮胆子,振奋了下精神拖着门板就朝斜坡走去,这会正是秋季,草叶都黄,风一吹哗哗啦啦响个不停,林麒一边艰难向前,一边嘟囔:“各位大哥大姐,大叔大婶,大爷大妈……小的林麒不敢造次,到这也是为的葬了父母,无心惊扰,见怪莫怪……”嘟囔了几句,想起父母,心中一酸,接着又道:“我父母是个好心的,待人和善,曰后与你们做了邻居,请多多照顾……”
    如此这般走了一段,猛听得右边秋草丛中呜嗷……撕咬声音响起,林麒愣了下,拨开到他腰间的秋草,打眼一瞧,啊的一声呆住,眼前竟是一个大坑,坑里堆满了死人,死人堆上,几条野狗,无数野鼠正在大朵快颐,黑血流淌着跟条小溪也似,肚肠满地,碎肉成堆,白骨散碎,这景象那里还是人间,简直就是修罗地狱。
    他这一声啊,顿时引得那些野狗,野鼠都朝他看了过来,月光之下,这些个野狗各个粗壮,如小牛犊子一般,眼睛血红,各个脑门上生了一个大肉瘤,嘴角还有鲜血滴下,白牙如刀,咧嘴朝着他低低咆哮,还有无数老鼠也都长得壮实,都跟家猫般大小,同样双眼血红,这狗有个名堂叫做狗碰头,常年吃死人肉,邪气极重,那些个老鼠叫做掀尸鼠,同样邪气不祥。传尸病就是这些吃死尸的老鼠传过来的。
    这两种邪物极其凶残,碰上人,只要是落单的,上去就咬,若是人多也会偷偷咬上一口,有的被当场咬死,就进了狗嘴鼠肚,若是侥幸跑了的,沾染了狗嘴,鼠牙上的尸毒,也活不过三五天去。
    林麒望着离自己最近一条野狗妖异血红的眼睛,知道这些玩意凶狠,吓得双股抖栗不止,心中暗道:“今儿小命要不保!”就在他不知所措之际,胸前一直戴着的谛听玉件,散发出淡淡白色光芒,笼罩住他全身。
    那些狗碰头,掀尸鼠,见了他身上散发出的白光,竟都悄然向后退了退,然后扭转过头,继续撕咬尸体,不在看他一眼。林麒肉眼凡胎看不见罩在身上的白光,呆了会,见这些个邪物不搭理自己,心中默念阿弥陀佛,还当是父母显灵保佑了自己,也不敢在呆在原地,急忙朝前快走。
    他刚一动,尸坑旁一条野狗猛然朝着林麒扑来,林麒还以为狗碰头要吃了自己,吓得急忙拽着门板朝前跑,却那里想的到,追来的根本就不是狗碰头,而是一匹狼,俗话说狗行千里吃屎,狼行千里吃肉,狼的姓子本来就傲,不吃死肉,可这几曰附近山上的动物都跑了个一干二净。
    说到这多唠叨几句,为什么山上的动物跑了个一干二净那是因为动物都有预测灾害的本事,比如地震,鸡,鼠,狗,之类的就能在没震前感觉到,又比如瘟疫,动物也都知道该躲避,所以瘟疫只在人群传染,动物还真没有被瘟疫一传死一片的事。
    传尸病传到这里,山里的动物就都跑了个干干净净,这狼跑的晚了点,两点没吃着东西,饿的头晕眼花,下山找食,找到了这尸坑旁边,虽然是肉,可都是死了好些天的,上面还有带着传尸病,这狼那里敢吃。
    无巧不成书的是,就在这时,林麒撩开了秋草,那狼看了个一清二楚,眼见是个活物,有心上来撕咬,又怕那些狗碰头,掀尸鼠们不依,这畜生也知道那些邪物的厉害,就想着待会跟在后面咬上两口。
    却没想到这些邪物惧怕林麒身上的谛听玉件,对他视而不见,可这狼是个活物,也没吃过死人肉,身上没什么邪气,可就不怕林麒什么,眼见这些个狗碰头,掀尸鼠,对这活物没什么兴趣,再也按捺不住扑了过来。
    林麒拖着木板根本跑不过这狼,自己跑倒是能跑的快些,可父母尸身安在,若是被那些个,野狼,狗碰头,掀尸鼠之类的啃咬了,可真是百死莫赎。
    耳听得那狼嗖嗖就到了身后,林麒一咬牙,知道没了退路,伸手从门板上抄起准备挖土的铁锹,大喝一声:“老子跟你拼了!”
    猛然转身,双目圆睁,高举铁锹,脚下使劲,就要迎战野狼,那里想到他这双脚一用力,右腿下突然咔嚓一声,像是踩断了什么,接着右脚向下一陷,竟然就踩烂了一口已经朽的不成了样子的坟茔,一脚踏进了薄薄的棺材里,身子一歪,斜躺在了地上。
    ;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