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四章 张三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武当”之名取自“非真武不足当之”,相传道教信奉的“真武大帝”就是在此得道升天。武当山方圆八百里,高险幽深,飞云荡雾,磅礴处势若飞龙走天际,灵秀处美似玉女下凡来,当真是亘古无双胜境,天下第一仙山。
    此时的武当已隐隐有执掌道教牛耳的架势,但山上除了一座真武大殿还算雄伟,其余宫观都是又小又破,全然没有龙虎山上的气势,更与龙虎山不同的是,这些宫观却是靠山而建,遇平则起,显得自然纯真。
    此处才算是修道之人该待的地方,好好的道观修的跟皇宫一样,还修的什么道林麒赞叹之余,忐忑不安的坐在客房里,茶是普通的茶,喝来喝去,就这一杯,旁边的小道士只管续水却是不换茶叶,看着道童的道服身上还打着补丁,林麒就知道这武当山远没有龙虎山香火旺盛,更没有龙虎山有钱。
    打从王屋山出来,几人走了一个多月,才到武当山,殷利亨现将几人安置在客房,去找张三丰,去了半个多时辰,也没回来,林麒就有些焦躁,张三丰老神仙已经是他最后的希望,若是连张三丰也不知道该如何医治那女子,这天下还能去求谁他就真的是没有办法了。
    想到这林麒就有些懊恼,恨不得当初彭和尚那一铁锥扔得准些,砸在自己身上,也就没有如此多的烦恼了,但又一想,若无这个女子替他挡下那石破天惊的一击,怕是这会自己骨头都烂了,不管如何,女子都是他的救命恩人,这份心力若是不尽,岂不知要自责一辈子
    正胡思乱想着,殷利亨大步而来,对林麒道:“师父要见你,你抬着女子跟我去就是了,无相大师,周颠,月来姑娘,你们且在这里安坐。”
    殷利亨如此帮忙,忙前跑后的,林麒心中感念,道:“多谢殷兄了。”
    殷利亨笑道:“你我兄弟,说的什么谢不谢的,以后你少坑我两次就是了。”
    两人相视一笑,也不废话,林麒将女子放在一张带靠背的椅子上,单手撑住随着殷利亨朝大殿而去,没过多久,走过高高台阶。远远就见金色匾额上书着上真武大殿四个斗大金字,来到雄伟大殿之前,只见门扉大开,里面光线充足,香气缭绕,正前方一个巨大供桌,供奉着真武大帝。
    神像下面,只有一个破旧的蒲团,上面端坐着一个鹤发童颜的老道,不用说就是武当祖师张三丰了,张三丰得名已久,简直就是传说中的仙人,林麒也忍不住仔细观瞧,但见他风姿魁伟,龟形鹤骨,大耳圆目,须髯如戟,顶作一髻,鹤发童颜,身穿一件破旧的蓝色道袍。
    林麒不敢怠慢,放下女子,就要上前去参拜,却见张三丰站起,走了出来,对他道:“你是我家老六的朋友,那也跟我的徒儿也没什么分别,行那些个虚礼做什么我老道若是不起来,你也是不自在,好了好了,就这样吧,我来看看这丫头。”
    张三丰一代宗师,如此轻易近人,林麒怎么都没想到,上山之前还以为必然是一派宗师的架子,眼见不同,不由得楞了一愣,殷利亨笑道:“师父就是这个姓子,最不耐烦那些虚礼。”
    林麒心中却是一暖,觉得张三丰当真如自家长辈一样,也就不在多礼,跟在身后,张三丰走到女子跟前,搭了下脉,又摁了一下双掌,沉吟片刻道:“小姑娘不是此界中人,身上奇经百脉与我等不同,这病老道我也治不了。”
    林麒闻言,沮丧至极,却仍是抱着一线希望问道:“张真人,你神仙一样的人,能不能给小子指一条明路若是你也没了办法,这天下也就真的没人能求了……”
    张三丰瞧着他道:“老道我虽然懂些医术,却也是一知半解,孩子,我不行,别人就不行了吗这天下能人异士多的很,莫要坐井观天。”
    林麒连连称是,急忙问道:“你说的是何人”
    张三丰道:“是何人,老道我现在还不能跟你说,也不是不告诉你,不过你现在这个模样,就算去了也成了不事,林麒啊,我也不瞒着你,你的事老六都跟我说了,你是有大机遇的人,一身本事却是差了些,以前还算好些,现在更差了,我说的可有错”
    林麒垂头道:“一个月前为了救这女子,我是受了点伤,但一身的符箓功夫却是还在。”
    张三丰摇摇头道:“世间福祸相依,就如阴阳,你受的那点伤根本不算什么,反而是成就你的机缘,符箓本事虽然没丢,但你用起来也必定不如以前得心应手,你可知道为何”
    林麒知道这是张三丰这是在指点自己,这般机遇千载难逢,立刻精神一振,朝张三丰躬身行礼道:“还请老神仙指点。”
    “屁的老神仙,莫要神仙真人的乱叫,就是个老道罢了,无非就是活的长些,神仙那是那么好当的我老道还没老糊涂,你这奉承话我也不听,你就跟老六一样叫我一声师父吧,我也不强收你进门墙,不过是省得你乱叫。”
    有时候人与人就是个缘分,不知为何,林麒就瞧张三丰顺眼,觉得他姓子当真是爽直,让人痛快,话都说到这了,林麒也不是那给脸不要脸的人,立刻道:“师父,我之前有个师父是龙虎山的道士叫做周兴,虽然没什么大的本事,却是待我如父,也因为而死,我发誓此生不在拜师,若是您老人家不嫌弃,就收我做个外门的弟子吧。”
    张三丰挥挥手,道:“什么内门外门的,弟子就是弟子了,那有那许多说道,罢罢,你说怎样就怎样,你愿意跟我学,我也教你,不愿意学,老道也落个清闲。”
    张三丰几句话说出口,林麒更加佩服,且不说张三丰是不是神仙,就论这份胸襟,那也是天下不做第二人想,如此洒脱,才是真姓情,也才是修道之人该有的模样,林麒这辈子还没佩服过谁,此刻却是真心的佩服张三丰。转念一想,张三丰都不嫌弃自己,自己反而思前顾后,那也没什么味道,何况他已经被龙虎山除名,拜在武当门下,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就算师父周兴知道了,也是为自己高兴。
    这一刻林麒忽有所悟,觉得以往太过执着的事,真的就是对的吗就如张三丰所说,什么师父徒弟的都是虚名,缘分到了,学了东西,不是师父也是师父,缘分不到,拜了师父也是一场空,林麒忽然就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立刻跪下去道:“林麒拜见师尊!”
    张三丰也不扶他起来,道:“你有誓言,我老道不能让你破了,我就算是你第二个师父,你就是我老道收的外门弟子,咱们这不算是正式拜师,起来吧。”说着双手向上一抬,林麒就感觉一股大力无形将自己身躯向上抬起,情不自禁的站直了身躯。
    张三丰道:“现在明白了吗你符箓之术在厉害,碰到我了,你有出手的机会吗”
    林麒默然道:“徒儿也想过,不过这天下能让我如此模样的,除了师父,也没有几个人了吧。”
    张三丰摇头道:“你小瞧天下人了,这天下比我老道厉害的人还很多。你要治这女子的病,必然前路坎坷,你的本事还不够瞧,你叫我一声师父,总也不让你白叫了。”
    林麒没说话,显然是不信,张三丰也不管他,道:“符箓之术是剑,而你是拿剑的人,这就好有一比,大人拿剑跟小孩子拿剑,那是不一样的,小孩子拿剑固然成比划两下,却远远不如大人拿剑厉害,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符箓之术同样如此,同样一张黄符使出来,我跟你绝不相同,你若不信,可以比试一下,我老道是全真一脉,不修符箓,你可以看看,是我使出来的符箓之术厉害,还是你厉害。”
    林麒那里敢跟张三丰比划,急忙道:“师父可视折煞徒儿了,我那里有师父厉害,不比也罢。”
    张三丰道:“不比试一下,你又怎么会服气你是个骄傲的姓子,那也没什么不好,我也不去说你,总要让你信服才好。来,给我一张雷符,老道给你比划一下。”
    林麒还真想看看张三丰的符箓之术,从怀中掏出一张早就画好的雷符递给张三丰,张三丰接在手里问道:“这咒怎么念”
    林麒有些懵,这是要现学现使啊,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将一最简单的咒语念诵了出来,他念一句,张三丰跟着念上一句,念到最后急急如律令,张三丰右手一扬,黄符激射向天,快得犹如一道黄光,接着一道水缸般粗细的天雷,如惊龙般从天而降,轰然劈中远处一块巨大无比的山石,将个山石劈成两半,如同刀切一般。
    林麒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抬头看了看天,天空之上半点乌云也无。
    感谢:whitel5177投出的月票。(未完待续。)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