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八章 怪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本该是儿孙满堂,慈祥善良的一个大娘,如今却在低头啃着地上的青草,草根带起泥土她却仿佛感觉不到一样,大口大口嚼的很是香甜。林麒和周颠都吓了一跳,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娘半夜不睡觉跑到树林里来吃草,任谁看到这一幕都会吃惊,周颠刚想开口问问这大娘,樵夫伸着舌头跑了过来。
    林麒不可置信的看着吃草的大娘,见她偶尔抬起的双眼很是纯净,也不怕人,啃掉地上的青草很悠闲的嚼着,时不常的还四处看看,隔上一段时间就会“哞哞….”叫上两声。林麒好奇靠近大娘小声问:“大娘,这么晚了还有如此雅兴在这吃草怎么不回家啊”
    “哞哞….”回答他的是两声牛叫,林麒百思不得其解,问周颠:“大娘身上有什么”
    “一头黄色的耕牛。”周颠如此回答。
    林麒嗯了一声,扭头瞧了瞧身边狗一样的汉子,没进村子就已有两人如此怪样,难不成两人都得了怪病可若不是,却也没个说法,林麒也起了好奇的心思,伸手去扶那大娘道:“大娘,夜了,早些回去歇息。”谁知这大娘力气大的出奇,真如黄牛一般有股子牛劲。
    周颠嘿的一声道:“小林子,别的我不如你,要说这力气,你可就不如我了,闪到一边去,就算这老太太真是头牛,老子也能将她举起来。”挽胳膊撸袖子的就要上前动手,林麒怕他伤了大娘,急忙道:“使那蛮劲做什么既然她将自己当成了牛,你去找跟树枝赶着她走不就是了。”
    周颠嘿的一下道:“还是你小子聪明,我咋就没想到”说着话,四下找了一跟细树枝轻轻在大娘身上抽了一下:“回家了,回家了。”
    “哞哞!”树枝打在大娘身上,她竟然真的动了起来,可她不是站起来,仍然是四肢着地,慢慢的向树林外面爬。樵夫摇着屁股跟在两人身后,穿过这个树林前面就是镇子,越往里走,越感觉村子里面喧闹的不行,林麒加快脚步走了半盏茶的功夫进了镇口。
    两人探头朝镇子里面一看,就见这是一个小小的镇子,两侧都是瓦舍,中间一条青石铺就的长路,横贯东西,已是深夜,整个村子却是喧嚣无比,许多的人举止古怪异常,林麒和周颠有些不知所措,一个四肢着地的男人:“咩咩…..”叫了几声,从他俩身边悠然而过,而原本安静的樵夫喉咙里突然发出低沉的吼声,接着更是呲牙咧嘴看向前面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
    林麒和周颠很是茫然,顺着樵夫目光瞧去,就见这女子二十多岁的年纪,头发束气,人妻的装束,有些妩媚,同样是四肢着地,眯着眼动作十分轻盈,看上去像是一只巨大的猫。樵夫低吼了两声猛然向那女的冲了过去,张开大口就咬,而那女子“喵喵….”叫了几声向西边跑去,樵夫在后面“汪汪…”叫着紧追不舍,两人一个跑一个追,扬起无数尘土。
    周颠目瞪口呆,喃喃自语道:“这是碰见冤家了”
    林麒没去理会樵夫和那女子,而是仔细打量着整个镇子,镇子不大,有个二三百户人家,七八百的人口。家家户户的灯都点亮,很多人跑出屋子做着各种不可思议的举动,有些人学着公鸡“咯咯…”在打鸣,有的四肢着地学着驴叫,还有的竟然跳到房顶上,抓耳挠腮的学猴子。
    所有人都怪异到了极点,一个两个还能说得了怪病,可如此多的人都如此古怪,难道都得了怪病林麒越来越觉得不对,四周看了看,就觉得这镇子里的人没一个是正常的,委实古怪到了极点,他也不敢大意了,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张黄符,默念咒语,想要召唤出此地小鬼出来问个清楚。
    林麒的符箓之术已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三年在武当贯通了体内的阴阳图,阴阳二气更加充沛,以前若说还是两条小河流的话,如今就已如江河,但令他想不到的是,咒念完了,黄符也甩了出去,那张黄符却摇摇晃晃又跌落了下来,竟然失灵了,林麒惊讶万分,符咒失灵这种事他还从未碰到过,有些不甘心,又取出一张黄符,同样如此。
    就在他还要再试试的时候,黑暗中忽然窜出个人影来,这人身躯甚是健壮,无声无息的向他迎头扑了过来。林麒感觉了风声,急忙向右侧一躲,脚下一扭顺势踢出一脚,这一脚正踢在那人身上将他踢飞,这两下来的甚快,等周颠反应过来,那人已经飞了出去。林麒周颠急忙看去,就见那人在地上滚了一滚,半蹲着立了起来,身形和速度都是快的让人目不暇接。
    林麒仔细看去看,就见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身形甚是粗壮,脸上也是胡子拉碴的看上去很是威猛,脸上身上全是鲜血,精赤着上身,双臂肌肉一快快鼓起,孔武有力。
    林麒知道自己这一脚绝对不轻,一般人恐怕早就被踢的站不起来,但这人却恍若无事,眯着眼睛紧紧盯着他们两个,然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嘴唇,摇晃了一下脑袋,双眼射出一道凶狠的光芒。
    “呜嗷…..”男人抬起头朝三人叫了一嗓子,接着四肢着地像猫一样身体微微弓起,眯着眼睛看着三个人,双手双脚触地轻柔而又稳健,背部和前肢上的强劲的肌肉在运动中起伏,四肢推动向前,是那样的平稳和安静,看起来就象在丛林中滑行一样。
    男人这模样似猫,更像是一只雄壮的老虎,林麒暗暗有些头疼,若真是只老虎,凭他的本事三两拳的也就打死了,可这却是个人,只不过跟头老虎一样而已,难不成还能将他打死
    周颠在一边看得清楚,大声道:“这汉子身上有老虎影子,小林子,你行不行,不行闪开,我来对付他!”
    周颠鲁莽,若让他上来,必然将这男子打死,岂不是造孽,林麒急忙道:“你且看着就是,莫说他不是老虎,就算真是只老虎,我也擒下给你看看。”
    周颠听他如此说,立刻闪到一旁,笑眯眯的看好戏,林麒却有些叫苦,叹了口气,对那男子招手道:“来来,先收拾了你再说。”
    林麒的神情动作甚是轻蔑,那男子满面怒容,却仍是沉稳冷静,一双眼睛竟然真散发出如老虎一般的昏黄光芒,男人并不着急进攻他,而是左右奔跑用来迷惑林麒,但林麒就是不动只用双眼紧盯着他。男人四肢着地越爬越快,月光下快的成了一道淡淡的人影,林麒见到他这个模样心中也很惊讶,这人的速度竟然真跟老虎有一拼。林麒动也不动,那男子终于忍耐不住,突然猛地扑了过来,这一扑竟然带着风声,快到了极点。半空中男人双手向他脸上猛抓,张开大口向他脖子狠咬了下来。
    林麒不敢用尺子,生怕砍死了这老虎一样的人,赤手空拳,不但没躲,反应脚下一使劲迎着男人冲了上去,男人跃起的一瞬间,林麒也猛然跳起,他不是直直的跳起,而是右腿的膝盖猛然翘起,接着双臂平举猛然抬起。
    林麒向上窜的劲头很大,男人还在半空中他的双臂已经挡开男人双手,接着撞到他脑袋上,右膝盖猛然顶在男人肚子上。不管是人是虎,肚子都是最柔软的部位,林麒这一撞又狠又快,顿时把男人从半空中撞下来。
    男人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溅起一地灰尘,林麒却得理不饶人脚尖一点窜了过去,整个人猛然砸在男人身上,男人连受两下重击,顿时“呜嗷….呜嗷…..”惨叫连连。林麒举起右拳,猛然向男人脑袋上连砸了两下把他砸晕,然后大声招呼周颠:“给我找根绳子来!”
    周颠四下看了看,就见这男人所在的这个地方一地的死鸡,还有只绵羊被咬死。月光下鲜血撒了一地?
囱佣际潜徽饽凶右赖摹V艿吆俚囊簧溃骸罢馊肽锏牡降资侨嘶故歉鲂笊?
咬死那么多鸡,还咬死了一只羊,牙口可真够好的。”随即又东瞧瞧西望望道:“这又不是我家,我上哪给你找绳子去”
    林麒也是无奈,瞧了瞧镇子上那些动物一样的人,再看看脚下这跟老虎一样的汉子,若是不捆绑住了,这汉子还不得大开杀戒,真将镇子上的这些人当做猎物给吃了
    林麒虽然不算是善心的人,但心眼也不坏,琢磨着不能让这男子大开杀戒,却也没更好的办法,只能是将晕死过去的汉子,单手提溜起来道:“四处找找,这么个镇子还能没有绳子”
    “绳子肯定是有,咱们只能是私闯民宅了……”周颠嘿嘿直笑,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林麒也拿他没办法,师傅都管不了他,自己更管不了,却还是忍不住道:“师兄,少说两句废话,先找根绳子,其它的以后再说。”
    两人刚要走,右边不远处小院子里面,矗立着一个石头房子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一双明亮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林麒和周颠,忽然开口道:“二位且慢,我家里有绳子!”
    感谢:lunaliang打赏688币。(未完待续。)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