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一章 出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磊接过状纸,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竟是河伯告他的状子,上面告他酒醉失态,妄言做媒,河伯前去提亲,却又被拒,致使人神失和,一切根源都是赵磊当日做媒引起,事后却是不闻不问,作壁上观,从古至今,未有过如此媒人,坏了河伯女儿的名节云云……一条条,一件件,看得赵磊冷汗直流,其他书友正在看:。。
    方子墨拒婚的事他也有所耳闻,没想到当初一句戏言,招惹出如此大的篓子,他胆气不如方子墨,这些日子,方家的门都不敢登,想着避过去风头再说,却没想到被河伯告到了阴司。
    赵磊是官宦子弟,懂得官场上的官官相护,在他想来,神仙也是如此,起码有交情,向着谁,自然是不言而喻,俗话说的好,民不与官斗,官都惹不起,就敢跟神斗了当下磕头如捣蒜,颤抖道:“小人当日酒醉,本是一句戏言,没想到河神老爷上了心,可也未尝不是一件美事,是那方子墨不知好歹,拒绝了婚事,与小人实无干系啊……”
    一边告饶,一边暗骂自己多嘴,不做中,不做保,不做媒人三代好,怎地就忘了这句话了,方子墨也是矫情,河神的女儿,仙女一样的人物,怎地就配不上你个书呆子了惹出偌大的祸事来,此人倔强,不通情理,日后还是少交往的好。
    赵磊苦苦哀求,那判官是个冷面的,冷笑不止,对他道:“不瞒你说。我与河伯颇有私交,今日不惩戒你一番,以后也没脸见他,左右。来啊,拉下去抽五十鞭子!”判官一声呼喝,赵磊心中一冷,果然就是如此,急忙大声求饶,却被上来几个小鬼扯住,拽了出去,将他绑在院中树上,抽了五十鞭子,抽的赵磊神魂直冒。偏偏昏死不过去。只能硬挨。。
    五十鞭子抽完。又被小鬼拖回大堂,那判官冷言问道:“赵磊,你可服气”
    那里敢说个不服。赵磊急忙道:“小人服气,小人服气!”
    那判官冷哼一声,道:“此事因你而起,就要因你而结,莫要以为你在阳世,本官就奈何你不得,一样搅扰得你家宅不宁,待你死后,十八层地狱就是为你造的,你可明白!”
    来路之上。赵磊见到无数惨状,胆子早就破了,急忙磕头道:“小人知道,小人知道,不过方子墨是个不通情理的倔驴,小人若是劝服不得他,又该如何”
    判官啪的又是一拍惊堂木,瞪眼道:“当日你做媒,方子墨也是答应了的,如今反悔可是他的不对,他会闹,你就不会闹了他若是听你劝也就罢了,不听你劝,你就闹腾得天下皆知,让众人都知道他是个不守信之人,你做不到吗”
    “小人知道,小人知道!”赵磊身上鞭痕一阵阵刺骨锥心的疼,那里敢说半个不字,一个劲的磕头求饶,又听那判官道:“还有一事,两日后,你带方子墨道岳山游玩,本官自然会亲自出马促成这桩婚事,事情做好了,本官保你家宅平安,享福百年,做不好,有的你好受!好了,本官还有事,你这就回去吧!”
    判官挥挥手,就有小鬼上来拖着他往回走,也不管他身上疼痛,连踢带踹,到了那血河旁边,其中一个小鬼超前一指道:“咦,你家娘子怎地也被押来了”赵磊一惊,抬头去看,却被那小鬼一把推倒在血河之中,赵磊惊恐大叫,眼前一黑,霍然而起,只见还在自己家中,旁边小妾被他惊醒,娇声问道:“官人做了什么噩梦怎地叫地如此大声”
    赵磊冷汗淋漓,难道只是个梦稍一动,后背疼痛如针刺,让小妾看了看,说后背青紫一片,像是被什么东西抽的,这才知道,刚才魂魄离体,真是去了一趟地府阴司,不由得楞楞出神。。
    阴司官衙内,林麒身穿官服口中念念有词,伸手一挥,幻想消失,不过就是一坟场,林麒嘿嘿一笑,取出早就准备好的纸钱,烧给在场的小鬼,各个小鬼谢了,嘻嘻哈哈的隐入黑暗之中,林麒一边烧纸,一边对河伯道:“一顿狠吓,就不信赵磊不害怕,只要他怕了,就会尽心竭力给咱们办事,若是不成,就让他去闹腾方子墨,何必你我出头”
    河伯也笑,道:“还是你小子诡计多端,老夫当初怎地就没有想到,以至于亲自去求亲,惹了这多的烦恼,有你在,老夫放心的很,此事就交给你办了,老夫今儿高兴,实话告诉你说,此事办妥当了,可不光是三百铁鹈鹕,老夫手中还有一宝物,乃是当年后羿射日时候掉落下来的一杆箭矢,虽然神力消退,却也比一般的管用许多,你要对付陈友谅,老夫就助你一臂之力,好看的小说:!”
    林麒听到有额外的好处拿,双眼一亮道:“当真”
    河伯嘿嘿笑道:“老夫说话一言九鼎,只要此事办妥当,一样也少不了你的。”林麒微微一笑,也知道河伯为何肯下本钱,实在是有些事,他河伯做起来束手束脚,换了他可就是百无忌惮了,就拿不下雨来说,河伯就被方子墨写信告状,告的满天皆知,若是林麒来做,纵使用些手段,你方子墨又能告到那里去就算是告了又有个屁的用了,神仙也不都是闲人,谁耐烦管你这家长里短的事。
    林麒早就是成竹在胸,笑道:“双管齐下,就不信他方子墨是个铁石心肠的。”
    且说赵磊第二天醒来,一大早就急急朝着方家而去,两人些许日子没见,方子墨倒也热情,实在是这几天憋闷的狠了,赵磊面带笑容,也不提别的,道:“前些日子,为兄去丈人家里办了点小事,刚刚回转家中,就听人说子墨近日心情不太爽利,不如为兄的带上好酒,后日里出去散散心,为兄知道有一处桃源之地,是家中下人出去办事,偶然找到,真是个好地方……”
    方子墨的确是烦闷,被河伯折腾的也是不轻,不过近些天到是再无搅扰,想必事情已经过去,既然赵磊相约,那有不去之理,两人当下越好的,后日出游。
    转眼就到了这天,老天也给面子,端的是个好天气,清朗天空偶浮几朵白云,轻风拂面,方子墨,赵磊,各带了一名书童,挑着酒食,朝赵磊说的山谷前行,一路上说说笑笑,方子墨心情大好。
    说着说着就说到仕途上来,方子墨觉得这些年的书不能白读,说自家有位远方的叔伯在朱元璋军中当书记,但天下形势并不明朗,这天下最后是谁的,还说不准,若是朱元璋最后赢得天下,就去投奔叔伯,也好奔个前程。
    赵磊却说他父亲曾在元朝为官,怕新朝天子算旧账,不敢在入仕途,怕是就要老死山涧了,说到这里,赵磊有些黯然,方子墨急忙相劝,说说走走的,行了小半天,来到一处隐蔽山谷,山谷之中郁郁葱葱,百花齐放。
    许多的白兔,松鼠四处奔跑嬉闹,见到生人前来却也不怕,依旧奔跑喧闹,山谷正对面有一个巨大的黑洞,洞前却有一处茅屋一处茅亭。两人慢慢走近茅亭,眼前赫然一亮,两间茅草屋身后的景色十分别致。不说其他,单说茅屋附近的一小山洞,就引起了兴趣,洞口本身还不算小,却被左右的松柏掩映得只剩下一个缝隙了,恰恰有一股清泉从那缝隙中涌出,又若即若离的地绕两间茅屋一周,然后缓缓的流向远处的山间。
    不远处有几个女子嬉戏打闹,俱都是素衣,赤足,头戴花环,媚笑如花,一颦一笑之间无限魅惑。暖暖阳光下,山花烂漫,映衬着少女的美丽天真,就有歌声从口中飘出:“出林杏子落金盘。齿软怕尝酸?
上О氩星嘧希逃⌒〈降ぁD夏吧希浠ㄏ小S臧甙摺2谎圆挥铮欢紊舜海荚诿技洹R槐耷逑不辜遥拮砝Я飨肌R估葱∮晷脉辔璺缧薄?山不尽,水无涯,望中赊。送春滋味,念远情怀,分付杨花。”
    词是周彦邦的诉衷情,被几个青春少女唱出,歌声婉转动听,让人心胸为之一畅。
    “好一个世外桃源。却不知怎地有人家在此莫不是咱们误闯了”方子墨忍不住脱口而出,话音刚落,一个爽朗的声音从茅屋中传出:“贵客来访,失敬,失敬”接着从屋子里走出三个人来。当先是一英俊的紫袍锦服男子,面带微笑,雍容华贵,身后跟着一个月白长袍的和尚,同样是俊逸潇洒,不似人间人物,再后面,是一国色天香的女子,怀抱瑶琴,踱步出来,方子墨向后偷瞧,见那女子双九年华,貌美如花,宛如九天仙子下了凡尘,让人忘忧。不由得心驰神遥,意乱神迷。
    赵磊看清楚了先出来的男子,心头却是一颤,不是别个,正是阴司里的那个判官。
    感谢:火龙昭投出两张月票。感谢:yanqun214投出的月票。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