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八章 真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鬼一嗓子喊得响惊天动地,林麒生怕招惹来其它阴司的神祗,就想甩掉眼前这位太岁爷带着青蛟逃掉,却没想到,李太岁乃是真神,林麒半点便宜也占不到,好在他体内阴阳二气不分阴间阳世,运用的顺畅,加上量天尺幻化的宝剑,倒也撑得下去,。。
    李太岁也是动了真怒,太岁出行别人躲都躲不及,那碰见过林麒这样的,不但不躲反而一把将他拽下马来,要不惩戒一番,传了出去,岂不是要让其余的五十九位太岁笑话当下振奋精神一剑一剑朝着林麒又砍又刺了不亦乐乎。
    李太岁掌中宝剑有个名堂,叫做催霉,催着你倒霉,剑光划过就带着瘟煞的力道,说不出的一股子温湿黏黏的难受,真若是沾上了,不倒霉个三几年绝不消散不了,亏得林麒量天尺能护住心脉,否则早就着了道。
    两人不分上下,李太岁也是暗暗惊讶,知道遇到的不是普通人物,又见林麒手中宝剑散发出的光芒堂皇正气,心中大为惊骇,想不到阴司里面居然还有这等一个人物,厉喝一声,直直冲上,手中催霉化作点点银光,如春雨突降,点点滴滴的朝着林麒兜头而去,只要林麒身上挨上个一星半点,立刻霉运缠身,打个咯都能噎个跟头,也就不难拿下。
    林麒微微一叹,他是真不想惹事,奈何到了现在,不拿出真本事挣脱了李太岁的纠缠,就离不开这阴曹地府。无奈之下,量天尺一横,划了个圈子,尺子上五色光芒绽放。恍惚的就起了一层彩虹般的光芒,将所有的银光挡在尺子外面。接着尺子一收,正待对准冲上来的李太岁劈去。
    却在这时,李太岁身形一动,直直朝着林麒冲撞了过来,别人冲撞了太岁都要倒霉,太岁上杆子冲撞,林麒那里敢接招,大吃了一惊,急忙躲避。。尺子已出现破绽。缓了一缓。林麒躲避不可谓不急,但李太岁速度实在太快,还没等他有说动作。李太岁已抢入他怀中。
    林麒措不及防之下,尺子已是劈不出去了,情急之中右膝一屈,猛地一顶,正顶在李太岁面门,李太岁惨叫一声,被他顶得直飞出去,鲜血直流,趁他楞要他命,林麒既然都将李太岁打出鲜血来了。也就不在顾忌什么,趁着这空档冲了进来,一拳击向李太岁前心。这一拳力道沉雄,李太岁心头一凛,左掌一托,“啪”一声,接住了林麒的拳头,本待将林麒这一拳向上推开,手中催霉就能刺出。
    哪知林麒这时候打出了性子,体内阴阳二气旋转翻腾,力量大的不可思议,以李太岁的本事,竟然接不住,被打得气血翻涌。他眉头一皱,朝着林麒咂舌,大喝了一声:“破!”
    岁破者,太岁所冲之辰也,其地不可兴造、移徙、嫁娶、远行,犯者主损财物及害家长。惟战伐向之吉。岁破为最凶之神,别人喊破!无非是吓唬人的,但太岁喊出来绝对不是吓唬你,而是真能置人于死地。
    李太岁的一声破,恍若一重拳轰然击出,竟是打在林麒胸前,林麒体内一窒,被这一声破震得向后滑了出去,地上被拖出两条深深足痕。还未站定,眼前却觉一黑,李太岁直如鬼魅,已闪到他身前,一掌朝他前心印去。
    林麒身上没有神力,本该无法躲避,但他体内的阴阳图在这时竟然滴溜溜旋转起来,将李太岁的温煞力道化解完全,而且林麒阴身强大无比,比起一般的阴魂来不知要强上千百的倍数,饶是如此,林麒也不愿意硬接,只觉李太岁的掌力有如排山倒海,硬挡是根本挡不住的,他双足一蹬,人高高跃起,在空中连翻了两三个跟头,向后翻去。。
    林麒借力翻了几个跟头,已是离开李太岁一段距离,双脚落地,就想拽着青蛟快逃,却那里想到,就这么一会的功夫,酆都城外护城河这一段已是里三层外三层的站满了鬼兵,阴差,还有小心看热闹的阴魂,挤了个水泄不通,青蛟躲在一堆阴魂里面,探头探脑的瞧着。
    想要逃走已是失去了机会,林麒正心焦,李太岁追了上来,李太岁一击得手不免有些松懈,觉得此人无论如何也要重伤,却没料到,林麒不过是翻了几个跟头,稳稳站住,心中一惊,急忙跃上,就要拿下林麒。
    这时猛然从酆都城中传来鼓乐齐鸣的响声,就有阴差大声呼喊:“十殿阎王出巡,诸鬼退避!”呼喊声中,在场所有鬼兵,阴差,阴魂,俱都跪倒在地,不多时,但见华盖遮天,琼旗飘舞,在一众鬼兵,身穿红衣的判官簇拥之下,十殿阎王齐聚,。
    第一殿,秦广王蒋,第二殿,楚江王历,第三殿,宋帝王余,第四殿,五官王吕,第五殿,阎罗王包,第六殿,卞城王毕,第七殿,泰山王董,第八殿,都市王黄,第九殿,平等王陆,第十殿,转轮王薛。十殿阎罗天子各个面相威严,带着众判官,牛头马面,黑白无常,浩浩荡荡到了城外,站定了仔细瞧去,就见两个一模一样的太岁在相互对峙。
    十殿阎罗天子地位尊崇,些许小事也不会惊动了他们,奈何出现了两个太岁,可就不是一件小事了,要知道太岁乃是年神,主掌一年人间冥司的兴衰汽运,若是真有妖孽冒充,岂不是搞得天下大乱无奈出来分辨。
    李太岁见十殿阎王都出来了,也不急着跟林麒动手,瞧着林麒嘿嘿冷笑,其意不言自明,那就是连十殿阎王都出来了,看你还能冒充多久岂料林麒虽是暗中叫苦,人却是与他一样瞧着李太岁嘿嘿冷笑,真别说,两人神情相貌,竟是一模一样。
    李太岁不知,林麒这扮鬼之术学自远古鬼巫,那个时候还没有阎罗王,自然也就不知道世间还有这样一门诡谰本事,要说变化之术,也不是没有,可那都是神仙之辈才能幻化,普通小鬼顶多显出死时候的样子,吓唬吓唬人,却不能变化无穷。
    可若说林麒是神仙,未免有些滑稽,试问那家的神仙会跑到阴司来变成太岁模样,还跟真太岁打一架可若说不是,又是个什么人物竟能幻化得如此相像,根本看不出半点破绽出来。
    十殿的阎罗天子有些茫然,互相瞧了瞧都摇头,只有马面一张脸耷拉的老长,不用想都知道两位太岁爷里面,肯定有林麒那小子,当初老李劫阴钱,林麒扮鬼找回,此事马面早就知道,也只有他知道林麒那小子机灵古怪的会这么一门扮鬼之术。
    马面暗骂:“入娘的,你这小子也太能闹腾了吧扮作太岁爷不说,竟把个十殿阎罗王都闹腾了出来,此事不露馅还好,真要是露馅了,他马面徇私帮林麒进了阴司,也是吃不了兜着走!林麒这小子,真真是个惹祸的祖宗!”暗骂了几句,却也无可奈何,东张西望的故作镇定。
    从十殿阎王出了城门,到站定观瞧,也不过就是过去了一小会,林麒眼见无法逃掉,眼珠子一转,竟是先朝十殿阎王抱拳道:“见过十殿阎罗天子,吾乃是甲辰太岁李诚,前来阴司是要查今年有无剃年头者,却没想到碰到这个假冒的,扮的倒也似模似样,却也有些个本事,竟然能与本将军斗个不相上下,吾也没了办法,还请十殿阎罗天子给吾做个主,辨明这假冒神祗之人,拿做重罪!”
    林麒这番话倒也没有破绽,腊月二十四,民间有“剃年头”的习俗,即赶在年前剃头,这有表示除去身上晦气,迎接好运到来,若是有不剃的,太岁爷自然可以找这些人的麻烦。
    十殿天子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实在是分辨不出来,那李太岁见林麒抢了先机,冷笑一声道:“既然你说你死甲辰太岁,可知生平”
    李诚大将军,字克诚,甲辰太岁,降生在渭南。曾任陇右宪司掾,后升任三原县知县。李诚一生孝顺父母,清正廉洁,做官处事宽容而能够明察秋毫,既讲威严又讲仁爱,施行德政,缓以刑律,劝助农耕,兴办学校,清除邪恶和偷盗,李诚所管辖的全境也都能得到安宁。当时百姓都称李诚是“循良”,赞扬他廉洁的德政。上天赞许他的种种作为,死后奉为甲辰太岁,成了正果。
    李太岁如此问,是因为太岁有六十个,不信林麒能记住他生平,却不料林麒在龙虎山之时,一边守关,一边看了无数的道书,他记性又好,竟是脱口而出道:“吾生前曾任陇右宪司掾,后升任三原县知县……”
    李太岁听得愣住,更是怒从心头起,此人变作他的模样,竟然连生平都偷了,岂能不怒,顿时指着林麒,怒声道:“贼子,安敢如此!”手中催霉一晃,朝着林麒刺了过去。
    感谢:青玄散人投出的月票,感谢:尘世迷途男投出的月票。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