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章 萨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寨子里来了萨满,林麒也觉得好奇,想要去见识一番,他早就听说北方异族信奉萨满,萨满相信万物有灵,崇拜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日月星辰,认为山有山神,水有水神,也有熊神、鹰神,狼神等等,。。
    萨满巫师据说是联络上、中、下三界沟通天地人神之间关系的神使,可以上达民情,下传神旨。主要为本氏族消灾祈福、趋利避害。每当瘟疫来临,萨满巫师祭祀天神或祖先以保佑氏族免遭灾难。祈求在神的帮助下使他们满载而归,生产丰收。为病者跳神治病。萨满巫师跳神治病时,要边跳边唱,用歌声呼唤各种神的名字。此外,萨满巫师还为不育的妇女求子,为死者祝福,把死者的灵魂送到阴间世界。
    成吉思汗就曾十分信仰萨满教,其每逢出征作战,以及作出重大决策时,都要请萨满占卜。萨满教与中原佛道二教大大的不同,萨满作法时不做坛,不画符箓,就是跳舞,请来神灵上身,替人驱邪治病,甚是神奇。
    林麒是鬼师,驱邪抓鬼的是本分,听说有萨满作法,也算是同行,也要跟着瞧瞧,刚要出门,却被呼尔哈吉拦住,找出一件新羊皮袄披在林麒身上,还给虎头也找了一件小号的,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话,呼伦告诉他,这是她阿玛给他们准备的皮袍,林麒既然是她家最尊贵的客人,就不能冻着了,请接受他的好意。
    既然是好意。林麒也不推辞,入乡随俗,穿上了羊皮袄,带着同样穿上了皮袄的虎头随着呼尔哈吉,呼伦,出了门,这会天已经黑得透了。寨子中间竖起一个大火堆,整个寨子的人都聚集到了火堆周围,静静等待。
    火光映射下,女真人各个脸色通红,身穿皮袍。。互相叽里咕噜的说着话,有的还朝林麒点头致意,林麒拉着虎头笑着找了个位置,呼伦就在身边,过了没多久,听到一阵孩子哭声。扭头看去,就见呼尔哈吉家的婆娘抱着个一岁多的孩子,包裹在羊皮里。几个女真汉子,绑住了一个咯咯咯……妖异的笑个不停,但看上去却甚是年轻清秀的女子出来,女子身边一个愁眉苦脸的男子?
瓷先ヒ簿投此辏袈缀苁窍嘞瘢Ω镁褪撬母绺缌恕?br/>
    林麒暗中捏诀开了阴眼,就见女子身上附着一只老鬼,六十多的模样,牙都没了,是个关东大娘的模样。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差不多有个二百多年的道行,林麒能看到,虎头自然也能看到,咽了口吐沫,对林麒道:“师傅,那女子身上有个老鬼,我去吃了她吧。”
    林麒吓了一跳,不知道这里面因果如何,怎能妄自胡闹何况女真人有女真人的规矩,人家也有驱魔的法师,跳神的萨满,用的着你出手怕是闹不好,反而得罪了女真人,不如就此观瞧,实在不行再出手不迟。
    林麒急忙对虎头道:“别胡闹,老实看着,你若是不听话,我就把你送回武当山让张老神仙看着你。”
    说来也是奇怪,虎头天生的阴童子,除了林麒谁也不怕,就怕张三丰,老神仙一眼瞧过去,虎头就颤抖不已,像是也知道张三丰厉害,虎头跟林麒亲近,又怕张三丰,那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回去的,只能点点头,好奇的睁着大眼睛四处瞧,再也不敢多话。
    一会的功夫,布库里雍顺带着个男子走进火堆旁边,恭敬的对他施礼,林麒捏捏鼻子,暗骂一句,娘的,你不是天生圣人吗谁见过天生圣人的村落里还闹鬼的真是个不知所谓。。
    一边暗骂,一边好奇的偷瞧,但见来的这个萨满也就三十多岁的年纪,脸色有些苍白,一个挺大的鹰钩鼻子,双眼有神,健壮的很,想来也是,既然是请神,自然身体要好,否则承受不住,林麒愈发的好奇,不知道萨满如何请神,是不是如茅山下矛一样
    部族的人眼见阿来萨满到场,急忙退避两侧,各个躬身行礼,用女真话祝福吉祥,人人恭敬,各个都对萨满充满了畏惧与敬意,阿来萨满趾高气昂,站在火堆旁边,就有人捧着法衣,上来伺候着披带整齐。
    林麒不知道萨满的法术比道家如何,但法衣却是远远超过了的,阿来萨满头戴神冠,顶立火焰状铁角,铁角上挂五色绸飘带。铜铃象征神鸟鸣叫,飘带象征彩虹。萨满法服为犴皮缝制成的对襟上衣形,两肩及袖口、腋下、底襟、缝缀各色绸缎、布质的长飘带一百二十八条,飘带上绣日、月、鹿和兵器等图案,并缀有小铜铃,展开后似大鹏翅膀的形状,其他书友正在看:。
    五颜六色的飘带,象征萨满神灵的羽毛,穿上就能飞上天界。萨满神衣胸、背及肩部缀大小铜镜二十面,腰际两侧垂挂有锥状三棱兵器、小铁弓箭、兽骨、黄鼠皮、荷包等物。萨满作法时,穿此厚重的神衣狂放而有节奏地旋转,飘带飞扬,身上的铜镜、响铃、垂挂的各种小兵器等物叮铛作响,宛如展翅飞天并呼风唤雨的大鹏,极有气势。
    但看这一身装束,道教的设坛作法就输了一筹,林麒打起精神,再瞧,就见阿来萨满披挂完之后,念念叨叨他听不懂的言语,从随从那里拿出一根红色的布条,小碎步的跑到呼伦嫂子家的窗户上系上,下端用桃木固定在地上,这里有个说法,红色的布条,被视为天梯,萨满请来神将从天窗顺着这条绳子下来。在神梯绳的下半部,再拴一根用各色布条搓成的绳把,拉扯回来系在呼伦嫂子的手背上。
    做完这一切,开始绕着火堆蹦跳起来,他一手执鼓瞧着密集的鼓点,随着鼓点跳动,一边跳着一边口里不停地唱着林麒听不懂的请神词。林麒虽然听不懂,但看样子跟茅山术的下矛,请神上身相差不多,不过就是形式不太一样罢了。
    唱罢请神歌,鼓点开始变得急促,阿来萨满亦结束了如歌的请神诵唱,开始呼吼起来,鼓声越来越紧,萨满的吼声越来越大,现场气氛也变得越来越神秘、恐怖,阿来萨满绕着呼伦嫂子的旋转速度也在不断地加快。
    林麒开了阴眼,若说真请来了什么,万万没有看不见的道理,可他就是没看见阿来请下来什么,正疑惑之间,阿来萨满进入了一种玄而又玄的状态,蹦跳着,吼叫着,他手持神?
记С。患;酉蚝袈咨┳拥耐坊尤ィ窒蛏硖寤尤ィ斐=粽拧⒖植溃诔〉娜艘蚕诺闷磷『粑?br/>
    若是个普通小鬼,估计就这气势被吓跑了,若是有病在身的,见到阿来这气势汹汹的劲头,吓也吓得瘫倒在地了,如此一来,就表明缠身的魔鬼已被神灵驱走,灾消祸去。阿来萨满只要再把呼伦嫂子放到一块事先准备好的门板上,把浸过油的树枝或骆驼蓬草点燃,在病人头上、身上绕几圈,用火和烟将病人身上残存的邪气赶跑,就算完事。
    今天阿来萨满碰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林麒看得很清楚,老鬼根本对阿来不屑一顾,阿来驱邪,反而让那老鬼来了精神,挣脱了束缚,站在火堆旁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阿来痛骂,骂的阿来萨满一愣一愣的,由此还嫌不够,竟然指着一百多个那女老少,挨个骂了过去,林麒,但见所有人脸色都变了,相互之间,吵吵嚷嚷,叽里咕噜……眼见着有两个人竟然厮打在了一处。
    林麒不明所以,就问呼伦:“你嫂子说什么呢”
    呼伦小脸惨白,道:“我嫂子……我嫂子说阿来萨满根本不是天生萨满,是装模作样,还说呼而愣大叔家的猎狗是被呼也虎大叔偷偷打死吃了……乌古论商家的婆娘偷了温迪罕温大婶的汉子……”
    林麒恍然,怪不得都打起来了,部落里的家家琐事,竟然被这个老鬼全都看在眼里,说出来言之灼灼,岂能不乱林麒觉得不对,普通的孤魂野鬼不会这么多事,仔细瞧了瞧,见附身在呼伦嫂子身上的老鬼果然有些不一样,嘴角上翘,竟然是一只捣乱鬼。
    捣乱鬼自古有之,不害人,也不作恶,但谁若是沾惹上了,保准家宅不宁,鸡飞狗跳,但捣乱鬼不会在一家呆的时间太长,最长不过三五个月就会自己跑掉,像呼伦家这样的老捣乱鬼待了一年多的着实不多见,怕是呼伦家的谁得罪了她才会如此。
    这么会的功夫,整个寨子已经是乱了,大声吵闹不休,脾气不好的就动了拳头,说来也不奇怪,捣乱鬼在寨子里待了一年多,就这么一百来户人家,谁家的大事小情都知道个清清楚楚,今日说出来,惹得寨子里的人相互指责,岂能不乱
    更离奇的是,捣蛋鬼骂完了,从火堆里拿起一根还未燃烧完全的柴火,劈头盖脸的朝阿来萨满打了过去,竟然就把个阿来萨满打的抱头鼠窜,狼狈而去。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