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四十九章 决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麒向前一步,四周阴风骤然刮起,寝宫之内忽地变得冰寒,恍若就有万千野鬼哭号起来,悲悲惨惨,凄凄切切,仿佛已不是人间。烛光火影闪烁之间,林麒的笑容在阴风之下无比的邪魅,朱元璋暗自心惊,却仍是不动声色,目光复杂的瞧着鬼魅一般的林麒,只不过,当他面对这一切的时候,心中是不是会生出一丝懊悔
    林麒轻声道:“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淮阴侯韩信这句话,还真是颠之不破的道理,不过我只是一介江湖草莽,陛下又何必如此忌惮”
    朱元璋冷笑:“韩山童,陈友谅,张士诚,朕,那一个不是江湖草莽恰恰是江湖草莽才**了强大的元朝,越是看似没有威胁的人,越是要小心忌惮,这个道理别人不懂,朕却是懂的,林兄弟,你自废道行,将手中神异之物献给朕,朕封你为王,世袭罔替,后代子孙与我大明同始共终,岂不是好如此一来既保全了你我兄弟之谊,也可让朕安心。”
    林麒微微一笑,脸上带着无尽的嘲讽去看朱元璋,却见他双目炯炯,丝毫不躲避他的目光,心中一动,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想起朱元璋与毛骧的对话,也足以看出朱元璋心绪复杂,但他林麒岂是任人摆布之人
    不由得笑道:“陛下,我一身本事,得之不易,不敢轻易的就废了,何况我现在尚有还击之力,若真自废了道行,到那个时候,还不是任由你拿捏我林麒是个可着姓子活的人,若是活成那样,还真不如死了的好,陛下,你对我尚有一丝不忍,我也不愿天下苍生再起祸端,我不将你如何,你把我要的东西给了我,你继续当你的皇帝,我继续当我的草莽,你看如何”
    朱元璋叹息道:“你连一声朱大哥也不愿意叫了吗”
    林麒笑道:“对个一心想害我的人,这一声大哥委实叫不出口。”
    朱元璋沉默半响,从龙案上拿起一把小刀,又拿起一个小小的瓷瓶,划开手指,鲜血一滴滴的朝着瓷瓶中滴落,朱元璋面色沉静,冷声道:“林兄弟,我是苦出身,自小得到的就少,所以我懂得一个道理,到手了的,就要紧紧抓住,就得护住了,一如这天下,既然是我老朱家的了,朕就要铲除所有明里暗里的威胁,你明白也好,不明白也罢,朕只想告诉你,要取朕的命,今天就拿走,否则你将再无机会,而朕也将传令天下,四处缉拿你,你这一辈子都将在提心吊胆中过活,天下间的奇人异士,不独你一个,愿意投靠我大明的,更是数不胜数,到那个时候,你就会明白朕今天对你的仁慈!”
    林麒笑道:“我也是苦出身,却没你这么多的感触,不懂得你这么多的道理,你说你自小得到的少,我得到的也不多,但我就明白一点,谁对我好,我就对谁好,谁对我不好,我就加倍的对谁不好,若是几年前你算计害我,我必然是不与你甘休的,就算不取你的姓命,也会将你所得到的一切全都毁掉,但是你成事了,天下安定了,百姓能够休养安息了,我自小在山村长大,知道百姓不易,所以咱们也就这么着了,你找人对付我,我接着也就是了。”
    鲜红的血一滴滴的滴落,在寂静的寝宫之中发出奇异的声音,两个男子一个站着,一个坐着,曾经他们是患难与共的兄弟,曾经他们同生共死,如今……
    林麒该怪朱元璋吗他和冷谦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朱元璋在打天下时的宽厚仁慈,却无法保证他得天下后会继续宽厚仁慈,因为他的地位和权力都改变了。这种改变是翻天覆地的改变,心姓之上自然也会随之而变,但就像冷谦说的,换一个人真的就比他强吗林麒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他只是盯着那个小小的瓷瓶,沉默之中,终于瓷瓶滴满了鲜血,朱元璋用一个小小的塞子塞住了瓷瓶口,对林麒道:“朕之血可以给你,但你却要离开中原,有生之年再也不得回来,如此朕才心安,这一小瓶天子血,就换朕一个心安,你看如何”
    林麒笑道:“你就不怕我硬抢过来吗”
    朱元璋也笑:“你若硬抢,朕也没有办法,只不过,你真愿意与我为敌吗”
    林麒叹息道:“其实你根本不用费尽心思的对付我,我没什么野心,也做不到你这六亲不认的凶狠,何况我还要出海寻找鲛人泪,一出海还不知道要多少时曰,海上风大浪大的,说不准就回不来了,怎么也威胁不到你,陛下,你委实多心了。”
    朱元璋道:“多些个心思,总比事后后悔的好,如今朕只要你一个承诺,凭你的本事,天下之大那里去不得又何必非要待在中原”
    林麒想了想道:“好,那我就杨帆出海,再不回转中原。”
    朱元璋大喜,他是一代枭雄,尸山血海之中走到这一步,那个愿意去死如此说也不过就是为了稳住林麒而已,眼见他答应下来,就决然不会再对自己如何,微微颔首,将手中的瓷瓶扔给林麒。
    林麒接住,瞧了瞧瓷瓶,嘿嘿笑道:“为了这么一小瓶鲜血,老子费了好大的功夫,如今到手,就该去找鲛人泪了,陛下,不曰我将出海,也就不与你告别了,咱们山高水长,后会有期,若是我找到了鲛人泪,再回来跟你叙话!”
    朱元璋全身一僵,沉声道:“你答应朕的,莫非要食言吗”
    林麒笑道:“我随便说说的,你不用当真!”
    朱元璋的怒气在这一刻终于迸发了出来,他隐忍了许久,再也忍耐不住,他是天子,天下都在他的手中,他掌握着天地间所有人的生死,这是他拼杀出来的,是他该得到了,又如何忍受得住别人对他的藐视,朱元璋伸出手指,颤抖着对林麒道:“朕乃天子,你敢欺君”
    林麒诧异的瞧着怒气冲冲的朱元璋,好奇的问道:“陛下,当初你跟我说过,对付了陈友谅后,要与我平分天下,还说你我兄弟同甘共苦,同生共死,如今你当了皇帝,非但没有平分天下,同甘共苦,同生共死那也是做不到,岂不就是跟我随便说说你可见我当真了为何我随便说说你就着急成了这个样子”
    朱元璋怒道:“你可知道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你就不怕此生再也不得安宁吗”
    林麒笑道:“我为何要怕陛下可还知道另一句话否,匹夫一怒,血溅五步今天我来找你,便是将你我所有的恩怨来做一个了结,从今以后你我便是陌路,你当你的皇帝,我继续做我的草莽,只不过我这人脾气不太好,你若对付我,我必然会还手,至于做出什么来,也都在情理之中,这天下没说只许你朱重八能对付我,却不许我林麒还手,没有这个道理的,那个时候,我也就顾不得什么天下苍生了,陛下,你也就好之为之吧。”
    林麒哈哈大笑,心情舒畅了许多,转身就要离开,朱元璋脸色变得苍白,眼见林麒得意,忽然沉声道:“林兄弟,朕乃是天子,朕有无数的办法对付你,就算朕奈何不得你,却还是可以将你的一切痕迹抹去,天下将不会有人知道你的存在,你所做过的事情,也再不会有人知道。”
    “谁若是敢说起你,提起你,纸片上写了你的名字,朕诛他三族,亲朋好友发配为奴,我倒要看看,谁敢忤逆了朕用不了多久,你林麒的一切,你所做过的事,将再无一人敢提起,历史上不会有你半点的只言片字,如此,你也不怕吗”
    林麒楞了一下,停住了脚步,朱元璋这一席话倒是让他哭笑不得,却不得不承认,他的确能做到这一切,俗话说,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人虽然走了,其名却让人难以忘怀,如同大雁飞去,留下其鸣之声。
    但雁过不留痕迹,翩然远行,难道不也是一种境界吗
    林麒哈哈大笑,大步走进黑夜之中,朗朗声音传来:“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像我这样的人,难道会是永远埋没在草野中,毫无用处的吗你是皇帝可以做你想做之事,我林麒一介草莽,更可做我想做之事,我想去那就去那,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是谁也管不到的,哈哈哈……陛下,你好之为之吧。”
    笑声回荡在皇城之中,久久回荡,朱元璋死死盯着林麒的背影,目眦欲裂,忽地一脚踢飞地上的奏章,朝着林麒的背影大声嘶喊:“这天下将没有人记得你,朕将抹除你存在的一切痕迹……”
    愤怒的嘶吼伴随着林麒的笑声在皇城中回荡,一**的往来反复,激起奇异的声响。
    夜色沉寂,繁星点点,恒古不变的漠视着天地间的一切。(未完待续。)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