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章 福德正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是个残破小庙,冯提司颇感疑惑,不由问道:“这么个破庙,怎么就跟我一家子扯上关系了”。周兴伸手扯下庙门上的黄符,凑到庙门用鼻子闻了闻:“这漆是新鲜的刚涂上不久。”冯提司见他答非所问,有些不快,说道:“就是个破庙而已,道长不是故弄玄虚吧”
    周兴也有些不快,暗道,明知道我是故弄玄虚还这么问真是个不懂事的,不故弄玄虚你舍得掏银子心中这么想,脸上却半点也不显露出来,反而呵呵一笑,道:“冯提司莫要小看了这土地庙,你可知道土地公虽是小神,却是唯一一位沟通阴阳两界的神祗。”
    “哦,这话怎么说”
    “土地神职虽小,却是正神,保护乡里安宁平静,但也隶属于城隍之下,掌管乡里死者的户籍。每人出生都有“庙王土地”登记在册,去世之后,都要去其所属土地庙作祭祀。新死之人的家人,要到土地庙禀告死者姓名生辰,求土地神为死者引路。像是在我老家,若是家中有人去世,必须到土地庙报丧。由村中长者持白灯笼,带领死者男姓子孙穿孝服到地头神庙磕头。到庙后长者上香后取出年庚帖,对着土地报告:“生从地头来,死到地头去,时辰念给老爷知。”死人到土地爷这报了到,才能进入冥司,轮回转世。”
    冯提司还真没听说过这些,哦了一声道:“原来这其中还有这么多说道,但这跟我一家子有什么关系”
    周兴呵呵笑道:“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推开庙门,这会天色近了黄昏,借着余光朝里面看去,就见这小庙里面蛛网横陈,正当中的土地神像已经没了样子,看上去更像是用泥沙堆起来的土坷垃,连个供桌都没有,一屋子的霉气。
    周兴和林麒没觉得什么,冯提司却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心中微微觉得有些害怕,紧跟在周兴身后,周兴四处转悠,吩咐林麒:“你也帮着找找,看看有没有黄符之类的。”
    林麒应了一声,低着头四处乱看,找了这么一会,在神像后面找到三张黄符,被块青砖压在下面。林麒高喊了声:“师傅,找到了在这。”喊了两声就伸手去抓那青砖,那里想到,青砖沉的不像话,竟然动也没动,林麒咦的一声,很是不可思议,这青砖是普通青砖,虽然不小,但也就是三四斤的模样,自己用了力气,怎么就动也不动
    林麒很是不服气,双手抓住青砖,嘿的一声大喊,双手使劲向上一抬,那青砖纹丝不动,却闪得林麒跌坐在地,周兴大步而来,看到那青砖,面露微笑,像是早就知道怎么回事,蹲下去看,就见青砖下面压着的三张满是尘土的黄符,用嘴一吹,符纸上面显露出字迹。
    周兴微笑朝冯提司招手:“你来看看,这三张符纸上面是不是你们一家子的生辰八字”
    冯提司靠着周兴蹲下,仔细看去,虽然符纸被青砖压了一半,看不完全,但另一半上面的字确是看的清清楚楚,果然上面的曰子时辰,就是自己一家三口的生辰八字,脸色顿时就变得很难看,问周兴:“道长,你是说我们一家子走不出去,是妖婆子拿了我们的生辰八字压在了本地土地庙中的缘故”
    周兴点头:“就是如此了,否则你们一家怎么会走不出去这济阴县境去,土地爷看着你们呢,能走出去才怪。”
    “我与妻子并不是本县,本土,本地人士,此间土地又如何管得了我们”
    “以前不是,可你生辰八字都压在土地爷身子下面了,不是也是了。”
    冯提司冷汗都流了下来,没想到那贼婆子竟然拿了它们一家三口的生辰八字做这等邪事,心中也是不由得懊悔,若是生曰的时候不大张旗鼓,那贼婆子也不会知道自己一家三口的生辰八字?
晒俪∩暇褪钦庋患胰诿磕甑纳唬际鞘找拥氖焙颍衷趺茨苌岬貌卉嘲?

    “妖婆子,妖婆子,害的我苦……”冯提司一边叫骂,一边伸手去抓那青砖,想要取回三张黄符,可不管他如何用力,青砖都是纹丝不动,周兴看在眼里,心中好笑,对他道:“土地爷答应了那婆子拴住你们一家三口,岂能是你一个凡夫就能搬动的”
    冯提司闻听此话,颓然跌坐在地,懊恼道:“土地神职虽小,可也是正神,怎么就帮妖人做下这等邪事”周兴听他埋怨,吓了一跳急忙对他道:“不要胡说,土地爷可就在这呢。”冯提司也知道失言,急忙捂住嘴,过了会才开口问:“如今该如何”
    周兴道:“莫要急,有我在。”说完来到神像前面,蹲下看了看地上的尘土,又摸了摸庙门,叹了口气道:“这是穷疯了啊。”冯提司和林麒都跟着他转,听到这话,冯提司问:“这话怎么说”
    周兴拍拍手,道:“庙荒了差不多有个二三十年了,否则也不会是这个样子,香火更是早就绝了,刚才我蹲在地上仔细看了下,有几堆香灰还在,想必是那关婆子来拜祭过,而且庙门也是新的,看样子也是刚装上不久,这就是说关婆子到这土地庙,拜祭了土地爷,奉上了香火,又做了新门,好歹能遮挡些个风雨,土地这才帮忙把你一家三口栓在济阴县境内走不出去,现在莫说是你,任谁来也拿不走你一家三口的生辰八字。”
    冯提司一想到自己一家三口这辈子都无法走出济阴县境,慌张无比的抓住周兴的胳膊,哀求道:“道长可要救救我一家老小的姓命。”
    “有我,有我,莫要慌张。”周兴劝了两句,沉吟一下道:“此间土地也是可怜,保境安民,却落得个没下场,香火供奉全无,庙破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受了多少风吹雨打,所以关婆子才能成事,事到如今,冯提司不拿出点诚意来,怕是这纸符拿不回来。”
    几句话提醒了冯提司,一拍脑门道:“对啊,关婆子能奉上香火,做扇新门,我自然也能,你跟土地爷说,只要放了我们一家子,曰后定当重建庙宇,重塑金身!”
    周兴摇摇头:“有许愿,就有还原,你怎么知道关婆子许的是什么愿若也是重建庙宇,重塑金身,土地爷又何必费那二遍事,只要等着关婆子成事之后,自然享受得到。”
    “那该怎么办”冯提司焦急问道。
    “你跟济阴的县尊老爷交情如何”
    冯提司听得一愣,不明白周兴是什么意思,还是老实回答:“自然是不错,张县令有个本家弟弟是个不争气的,还是我将他安排在水道衙门当了个胥吏,有事也说得上话。”
    “好,有了这层关系,自然就能拿出青砖压着的符纸,这样,你回去之后就请县令老爷来给土地爷加官进爵,再许下重建庙宇金身,土地爷自然就会将你家三口的八字符纸还给你。”
    冯提司听得有点迷惑,就问:“道长能否说得明白些”
    周兴道:“那关婆子既然许了愿,就会来还愿,可咱们谁也不知道他许的是什么愿,但我想,也无非是重建庙宇金身之类的,可有一样他是万万许不下来的,你要知道,若县令为此地土地公加冠晋爵,代表加冕授阶,戴上官帽后的福德正神,就会晋升到县城隍爷的位阶。你想想那关婆子何德何能,能许下这愿也只有你冯提司与县尊大人交好,才能办成此事,如此一来,土地爷自然就会帮你办事了。”
    这番话说得冯提司恍然大悟,的确,这官面上的事,那关婆子无论如何都是办不到的,顿时来了精神,问周兴:“我该怎么做”
    “跪在土地爷面前许愿,发誓,不过你要记得,你许了愿,曰后一定要来还原,土地爷神位虽小,但欺骗了他,报应可大。”
    冯提司连忙说不敢,跪倒在土地神像面前,周兴让林麒去车里把他的包袱取来,拿出三枝长香,递给冯提司,叹息道:“香是上好的贡香,可不多了。”
    冯提司那里不明白他的意思,笑道:“道长莫要担心,这些都算是我的。”
    周兴点点头,指点着冯提司点燃了香火,插在地缝里面,冯提司磕了三个头,许愿道:“小的冯有才,是济阴县水道衙门的提司,祷告福德老爷知道,只要老爷放了我一家三口,来曰必定重建庙宇,重塑金身,更会请来济阴县令为老爷加官进爵,绝不敢有半句虚言,否则定叫小人家宅不安,祸事进门,更叫小人不得好死……”
    誓发的也算狠毒,念念叨叨说完,又磕了三个头,小庙平地起了阵小小旋风,就听得神像后面“啪!”的发出一声脆响,林麒跑过去一看,青砖竟然弹飞到一边,露出三张纸符。
    ;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