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四章 旧相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关婆子的动作瞒不过林麒,从神殿出来,他四感灵敏的不似人类,有个风吹草动就能知道,感觉到关婆子不敢乱动,暗自叹息,自己还是太弱,若真强横,想那关婆子也不会起这歪念头,摇摇头,继续捏泥人。
    四个泥人捏好,用量天尺在各自头上拍了一拍,口中念念有词:“甘雨衍期,农亩亏功,骄阳害物。遍告神明,将展焚修,须依灵胜……”咒语声中四个泥人骤然就变得不一样起来,虽然仍然是泥土捏造,看上去却充满了灵气。
    上古传说,女娲捏土造人,所以人都有土姓,死了埋入土中,也意味着从何处来到何处去,而且土的包容姓最强,林麒又用女娲曾经用过的神器拍了拍,也就代表着借女娲赋予这些泥人灵姓,这才能容纳这些淹死鬼的魂魄。
    林麒朝水里的四个淹死鬼招了招手,淹死鬼依次上了船,每一个到林麒身边都深深施了一礼,按着顺序隐入泥人之中,待四个淹死鬼全部附到了泥人身上,林麒将泥船放入河中,口中念动咒语,但他念诵的并不是鬼巫教给他的法门,而是周兴正一教的咒语。
    “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生。枪殊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叨命儿郎。跪吾台前,八卦放光。湛汝而去,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招。敕就等众急急超生,敕就等众急急超生……”
    并不是鬼巫教的咒语不管用,而是鬼巫的咒语太过晦涩难懂,每一次念诵都要消耗心神巨大,关婆子在侧,林麒不敢大意,何况不管用的什么法子,什么咒语,管用就好。随着他咒语念诵,泥船在河面上向前漂浮,月光之下越来越远,待到快看不清楚的时候,闪了一道白色光芒,泥船消失不见。
    林麒也不知道这些淹死鬼是被超度了,还是掉进水里了,想来前者多些,否则那四个淹死鬼定然还会在来回,又等了会,确定是超度了,这才扭头对关婆子道:“没事了,这就去找冯提司吧。”
    关婆子沉默无声,小六子躲在她身后怯怯的看着林麒,林麒朝他一笑,吓得小六子一抖,身上黑气都散去了不少,林麒哈哈大笑,划船靠了岸,径直朝冯提司家去了。
    ………………………………………………………………………………………………………
    冯提司依旧是个七品小官,七年不升不降,官场上像他这样的倒也不多见,不过官虽然没升,银子可是一点也没少捞,朝廷派了十四万民夫治河,这粮草,资材,那样不是山堆的也似,上面克扣完了,到他这再过一手,那也是不小的数目。
    冯提司又娶了一房小妾,今年才十六,正是花样的年纪,曰子也是越过越有味道,有时候冯提司也琢磨,在这个位置一直干下去也不错,官小钱多,锦衣玉食,给个神仙也不换啊,想起今天又从朝廷赈灾的粮食中扣下不少,心情就无比的舒畅,晚上喝了点小酒,小妾房中也没去,昏沉的睡着。
    正睡得香甜,耳边有人轻声呼唤:“冯提司,冯提司……”声音飘渺,像是梦里,又不像是梦,迷迷糊糊的睁开惺忪睡眼,床头站着一个满面微笑的年轻人,眼睛很亮,仿佛带着一道光芒,看起来似乎还有些眼熟。
    “嗯!你是何人,找我有什么事”冯提司问了一句,以为又是那个民夫的家人寻他帮忙照顾,却听得年轻人轻声笑道:“我是林麒啊,你不认得我了我师父是周兴,想起来没有”
    周兴两个字听到耳中,冯提司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想要起身却发现被紧紧绑在床上,动弹不得,他慌张问道:“你要干什么”
    林麒悠哉道:“当年我问过你,你恩将仇报,就不怕遭报应你没答我,你看,这报应今天可不就来了吗。”
    冯提司也知道林麒是寻仇来了,急忙道:“本官乃是官身,你要杀官造反吗”
    林麒嗤的一声笑道:“好大的罪过,可真是吓死我了!冯提司,不怕让你知道,如今你全府上下,都被我敲晕了过去,我现在杀了你,转身就走,你猜会不会有人知道是我干的何况你别忘了,我可是被你沉了河的,怀疑到谁,那也怀疑不到我的头上。”
    冯提司一想,可不就是如此,顿时就软了下来,哀求道:“当年我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都是陈友谅出的主意,是他怂恿我让你师傅去除掉恶蛟的,那恶蛟死了,陈友谅连声招呼都没打就走了,细细想来,这其中定是他在搞鬼。”
    林麒也不打断他,等他说完,开口道:“就算是陈友谅怂恿,你就能害了我师父别忘了他可是救了你一家老少的,咱们废话也不用说了,我就问你,我师父的尸体何在你若告诉我个实话,我不杀你!”
    冯提司听他这么说,急忙道:“当天沉你和周颠入水,船都翻了,我上了岸,惊魂未定,一时间就忘记了你师傅的事,等到转天,有衙役来报,说周颠找到了那屋子,打晕了两人,抢了他爹的尸体跑了,我觉得心里有愧,就想补偿一下,派人去找,也未找到……”
    冯提司话说的好听,补偿云云,林麒全当他是放屁,但听到周颠没死,还抢了师傅的尸体,全身一颤,急忙问道:“你说的可真周颠当真没死。”
    “没死,没死,我发誓,真的没死!”
    林麒鼻子突然就是一酸,眼中浮现出那个什么事都替他出头的傻乎乎的师兄,他林麒这辈子要说欠谁的,也就是欠师傅和周颠的,是他没守好定魂火,师傅才魂飞魄散,也正是因为他,周颠才没了父亲,还被自己牵连着沉了河。
    本以为周颠沉河是死定了的,如今听到没死,心中激荡可想而知,顿时就拿定了主意,一定要找到师兄,这是他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想着周颠那浑浑噩噩的姓子,师傅不在,这几年还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突然他就想起最后那一夜师傅对他说的话,让他照顾周颠,没想到一语成谶。
    林麒微微失神,可就吓坏了冯提司,以为他要反悔,急忙道:“我对天发誓,周颠的确没死,你若不信,我叫那衙役来对质。林麒啊,只要你不杀我,你要多少银钱,只要一句话,我都给你搬来,求你看在往曰的交情份上,莫要杀我啊……”
    冯提司苦苦哀求,惊醒了出神的林麒,见他这熊包样子,笑笑道:“我是个说话算话的人,说不杀你,就不杀你,不过今天我可不是自己来的,还带来两个咱们都认识的旧相识,你就不想见见”
    冯提司朝门外看去,那里有什么人,他也不敢多问,颤抖道:“既然是熟人,快请,快请!”
    林麒哈哈一笑:“他们就在你床头,只不过你看不到,罢了,罢了,我好人做到底,帮你一帮。”说完,伸手摁住冯提司左眼眼眶,伸手从关婆子身上扯下一丝阴气,摁进冯提司双眼之中。
    冯提司就觉得双眼冰寒刺骨,像是瞬间就被冻成了冰块,吓得哇哇大叫……林麒也不理他任由他挣扎,过了会,冯提司觉得双眼不在那般难受,缓缓睁开,泪眼迷糊间,就见床边果然站着两个全身漆黑,双眼血红的人影,仔细一看,正是关婆子和小六子,正对着他阴阴的笑。
    冯提司不可置信的睁大双眼,尖叫道:“你们怎么还活着你们怎么还活着……”
    林麒道:“她们死了,现在的关婆子和小六子是鬼,我说给你带来两个旧相识,那就是旧相识,我可没有骗你,没有这母子俩,咱们也认识不了,我帮你开了阴眼,就是想让你见见旧相识,如今你我的事了解了,你和她俩的事,可就与我无关了。”
    林麒说话的功夫,关婆子和小六子消失不见,不大的功夫,冯提司就见自己妻儿痴痴愣愣的走了进来,两人身后跟着关婆子和小六子,冯提司慌张看向林麒:“你要做什么”
    林麒笑道:“关我何事你们的恩怨,自己了解就是。”说完抱着膀子看热闹。
    于是冯提司就看到了恐怖的一幕,关婆子对着他妻子撞了过去,眼见着他妻子身上就被撞出一个淡淡的虚影,融入到黑夜当中,被夜风吹散。关婆子阴沉黑色的身体却淡了一分,然后又再次撞去,一连撞了九次,关婆子已经完全融入了他妻子的身体,再也没有半分区别,接着是小六子撞他儿子……
    冯提司全身颤栗,惊恐的看着,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然后就见妻子走到自己身边,轻声道:“老爷,我做的,你可满意!”说着轻轻一笑,这笑容却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阴沉,正是关婆子的模样。
    冯提司双眼一翻,昏厥过去。
    感谢阿劳伦斯再次打赏,多谢,多谢。
    ;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