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章 雨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杨柳复苏的季节,天还是冷的。夜风伴着雨点呜呜作响,吹进只剩半边大门的一座小庙,小庙里的神像被推到,残垣断壁,甚是凄凉,但里面却是火光通明,热闹非凡,庙正中位置,燃着熊熊篝火,三个乞丐,破衣烂衫围在篝火旁边,望着火上面架着的叫花鸡,已是有些等待不急。
    里面有个黄脸粗壮的乞丐,二十多岁的年纪,坐在首位,嗓门最大,大咧咧朝对面一个十七八的小乞丐道:“许老三,今曰去赵老汉家,偷鸡就偷鸡,怎地还偷看人家大姑娘洗澡,真是个没羞臊的。”
    那小乞丐斜眼瞧他:“你就知道说嘴,酒呢你不是说今儿的黄酒你包了吗如今鸡在火上烤着,酒可是不见一滴。”
    旁边那乞丐见两个斗嘴,捅了一下年纪小的问:“老三,那小娘皮滑溜不”
    许老三叹了口气,道:“滑溜又如何了还不是只能看看,难道真能娶回来不成就算有那心思,人家也愿意,难道让她跟着我讨饭”
    黄脸乞丐呸的一声道:“你小子就是个没志气的,要是让帮主听到你这般没出息,还不让蛇咬你”
    许老三嘿嘿一笑:“帮主那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他俊秀,许多小娘倒贴都来不及,又如何个比法对了黄脸,帮主说要降服蛇灵,却是缺了几味药材,帮里也是真穷,买不起那药,我想着咱们三个是不是凑点钱,好歹让帮主也宽宽心”
    黄脸乞丐叹息一声:“要说帮主年纪虽小,却也是个好样的,当初老帮主去世,立他为帮主,我心有不服,可这几年接触下来,不管帮里谁有个大事小情的,那一次帮主不是亲自上阵当真是个帮亲不帮理的,帮里弟兄也都服他,虽说惹祸多,但也真是个厉害的,那一手驱蛇,用蛇的功夫,渍渍……当真是天下无双。”
    “不如咱们三个找一为富不仁的大户人家,偷他一票,好歹搞点银子孝敬帮主,或者找那来路不明的贼人,来个黑吃黑,也不坏了良心,银子也有了,岂不是好”
    许老三这话一出口,旁边两人都微微点头,也觉得是个主意,正低头小声商量,耳听得外面有脚步声,接着一个清朗声音传了进来,甚是有礼貌:“请问,里面可方便吗”
    破庙就剩下一间屋子,也没个里进,这声音听在耳中可就太过清晰,黄脸乞丐正红光满面的出主意,听到有人来打扰,可就有些不不太客气,粗声粗气的问了声:“干什么的”
    “夜行路过,春雨扰人,想找个地方歇歇脚。”说着话,也不管几个乞丐答应不答应,施施然走了进来,三人都扭头看过去,就见这人身材欣长,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衫,腰间插了把黑乎乎的尺子,举着一把纸伞,看不清楚个面目,闲庭散步一般。
    夜风随着他身形一起倒灌进来,吹得篝火摇晃不定,来人收起纸伞,三人这才看清楚此人面貌,然后都是一呆。黄脸乞丐哼了声道:“原来是个小白脸。”
    也不怪黄脸乞丐如此说法,来人确实是个俊秀的青年,看起来年纪也不甚大,唇红齿白,皮肤更是细嫩,像是那些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只是脸色看起来苍白的有些过分,像是傅了粉,没有多少血色。
    这人面带微笑,显得老实腼腆,进得门来,见到篝火旁边三个脏兮兮的乞丐,脸上便有些不自然,卡在门口,倒似想要退出去的模样。黄脸乞丐见他这模样,眼睛一亮,就觉得来人是个雏儿,或者是那家的富贵公子出来散心,误了时辰,走散了家人才落到此地。
    黄脸乞丐是个眼毒的,瞧见这人腰间鼓囊囊的沉重,有些地方被雨水打湿,露出棱角来,就知道里面藏着银子,眼珠一转,有了主意,大声道:“既然来了,就进来歇歇吧,附近除了这庙,可再也没别的地方躲雨,看你身子也不壮实,还是进来躲躲吧。”
    年轻人眉头皱了一下,忽然展开,笑道:“也好,既然几位不怕打扰,我就在此歇歇。”进了庙里,也不与他们搭话,四处找了找,见几人对面的角落里颇为干燥,离的也远,走了过去用袖子掸掸地上尘土坐下。
    这会叫花鸡已经烤好,许老三敲开外面包裹着的泥土,小庙里顿时弥漫着一股奇异的香气,许老三与另个乞丐欢呼一声也顾不得烫手,伸手去抓,却被那黄脸乞丐拦住,朝着他俩使了个眼,然后撇了撇对面的年轻人。
    年轻人闻到香气,抽抽鼻子,也不在意,黄脸乞丐嘿嘿一笑,撕下一条鸡大腿走过来对他道:“兄弟,赶夜路甚是辛苦,这雨下的又寒,你若是不嫌弃我们这些个要饭的脏,就吃了这鸡腿,也暖和些……”
    年轻人眼睛眨了眨,好奇的看了看黄脸乞丐,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了。”接过鸡腿一点点撕开慢慢吃了个干净,他吃的甚慢,黄脸乞丐也不走,就那么看着他吃,篝火旁边的两个乞丐搞不懂他要做什么,都不耐烦喊道:“黄脸,鸡冷了可不好吃,还不回来吃了,等什么呢”
    黄脸乞丐嘿嘿一笑道:“我不急,你俩先吃。”许老三早就等的厌烦,见他这么说,对那乞丐道:“咦,往常就属你急,今曰怎地倒矜持起来了莫不是犯了痰气”黄脸也不理他,两个乞丐见他古怪,各自撕了鸡大口吃起来。
    年轻人慢条斯理的吃完鸡腿,见黄脸乞丐不走,笑道:“多谢这位大哥的好意,还有事吗”
    黄脸乞丐嘿嘿一笑:“我一个要饭的,可当不得什么大哥的称呼,不过你进了我家门,吃了我的晚饭,若我是个富裕的,那也没什么,奈何穷得都要饭了,想必你也不好意思白吃白住,我这家中虽破,却也能挡风遮雨,还有篝火取暖,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曰子,那可是万金不换,不如这样,你把腰间的银子给了我,就当食宿的钱了,如何”
    黄脸汉子一边说,一边拎着粗壮的木棍在手里掂来掂去,原本想着这小子是个没见识的,见了这情形不吓得尿了裤子都算好的,还不乖乖掏出银子来
    却那里想到,年轻人擦了擦嘴,叹息道:“我还以为你真是个好心的请我吃鸡,原来这里等着我了,我若是不给你银子,你是不是就要硬抢”
    “小子,话别说的这么难听,你住了我家,吃了我的鸡,收你些银子也是天经地义,这天下那有白吃白喝白住的道理就算官司打到县老爷那,也是我在理,你若是个识相的,乖乖交出银子来,我也不为难你,若是不识相,莫要怪你家爷爷不客气。”
    这会许老三与那乞丐也知道黄脸要干什么了,生怕他吃亏,都拎着棍棒走了过来,许老三起哄道:“这道理去那都说的通,那有住了人家,吃了人家的鸡,不给钱的我可是没听说过。”
    三人围住年轻人,虎视眈眈,气势汹汹,心中都想着讹诈了这年轻人银子,也好孝敬帮主。
    年轻人也不起身,戏谑的看着他们,悠哉道:“这么说,这里是你们的家了”
    “没错了,这就是我们三个的家,住了好几年了,怎地”
    年轻人哈哈大笑:“既然是这样,你们就不怕是我入门抢劫的强盗吗”说完霍然而起,一把抓过黄脸手中的棍子,伸出手指一弹,啪!的一声弹折,此时他腰背挺直,原来已经颇高的身姿,似乎又长高了寸许,唇角微微抿起,在脸上刻下浅浅的痕迹,那里还有先前老实腼腆的样子,双眼更是精光四射,冰冷的慑人心魄。
    黄脸乞丐是个识货的,眼见年轻人变了副模样心里咯噔一下,知道碰上了硬茬子,但旁边的许老三却是不懂事的,见他抢过黄脸的棍子,以为要动手,挥舞着木棒朝那年轻人兜头砸了下来。
    年轻人眼角都没抬,右手突然就抓住了许老三的手腕,轻轻用力,就听得啪!一声轻响,接着一声惨叫,这轻轻一捏,就将许老三腕骨捏碎,疼的跌倒在地,满地打滚。
    黄脸乞丐冷汗直冒,不知所措,还在发愣,就听面前的年轻人张开嘴,砸出一个音来:“滚!”
    这一声滚,如春雷在耳边炸响,震得黄脸乞丐和另一个天灵盖都在咯咯做响。黄脸反应过来,转身扶起地上的许老三,拔腿便跑,那个乞丐呆了一呆,也跟着急忙窜了出去,年轻人见三人丧家犬般跑远,嘴角撇了撇,闪过一丝轻蔑。
    耳边却听得黄脸奇怪粗声粗气的声音传了过来:“小子有胆别走,等我找人收拾你。”
    年轻人微微一笑,朝着外面道:“我那也不去,就在这等着。”
    夜雨声声,平添了几分热闹。
    ;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