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邪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狐逃了,林老实发了下呆,待回过神来,就扭过头去看床上的孩子,全身激动的颤抖不停,忍不住就走了过去,一场血战过后,他身上还带着血腥阴寒气息,李氏昏沉之中,感觉有人靠近,这母亲保护孩子乃是天姓,虽然全身无力,还是醒了过来,眼见林老实满脸是血,手中还拎着斧头,更是吓了一跳,虚弱问道:“老实,你干什么”
    林老实急忙扔掉斧头,看着木床上那个小小的孩子,激动的全身颤抖,问道:“这……这是我的娃”
    “不是你的娃还能是别人的娃快去喊人帮忙!”李氏见林老实这样,就是一阵气苦,这都什么时候了,家门还没出,怎么就木成了这个样子
    李氏强撑着精神说完,一双眼睛就再也舍不得离不开床上的小娃娃,仿佛她只要一眨眼娃就会消失不见,刚才她疼的厉害,外面发生了什么根本不知道,那里会想到,就在眨眼之前家中还是生死一线,
    “这就去,这就去……”林老实答应着,走到屋外,就见满天星辰,清朗如故,所有如雾样的阴气消散得干干净净,若不是院子里那些惨死的狐狸,黑狗,鲜血淋漓的还在,他真以为只是做了一场噩梦。
    想起那黑狐妖异之处,林老实还是不敢离开,只好隔着院子朝对面喊:“老张大哥,俺家婆娘生娃娃,我离不开,麻烦你帮着去叫一下稳婆……”
    只喊了两嗓子对面就有了动静,油灯亮起橘黄色的光芒,耳听得邻居老张披上衣服走出来对他喊:“呀,弟媳妇生了,这可恭喜了,老实你赶紧去烧水,我这就去找稳婆,柱子你去喊对面的老张大嫂,她生了五个娃娃,懂……”
    吵嚷中,老王和他儿子出门喊人,林老实愣了楞,刚才他喊那么大声,对面一点动静都没有,现在喊了几句,就有了回应,那黑狐妖法还真厉害。随即看到院子里一片狼藉,也知道这事不能让村里人知道,要是知道自家惹上了狐仙,为了避祸,没准就会将他家赶出村子,他顾不得多想,急忙拎起地上的死狐狸,死狗,都扔到院子里的草垛后面,又拿起扫把扫了扫将地上的血迹掩盖住,这才去烧水。
    院子是黄土地,又是秋天,本就干燥,只扫了几下,尘土弥漫,就将那学血迹掩盖了七七八八,这会又是黑夜,也不会有人能看的出来,不大会的工夫,稳婆和村子里的婆娘们就三三俩俩的到了林老实家里。
    村子里就这么百十户人家,至少都是住了几十年,两三代的人,谁家有个大事小情,能帮把手的都会帮上一把,不一会林家的小屋就挤满了人,人一多,林老实心里也安稳了不少,七手八脚之下,剪了脐带,给大人孩子洗了身子,还有那懂的,记下了孩子的时辰,林老实这时候才想起来还不知道婆娘生的是个男娃还是女娃,往孩子下面一看,见是个男娃,心中更是欢喜,一个劲的傻笑。
    这时候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怎么没听见这娃娃哭”
    “该不是被羊水抢着了吧。”那稳婆经验丰富,将个小娃娃倒着提溜起来,朝背上拍了几下,娃娃还是没哭,李氏本来虚弱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见那稳婆倒着提溜自家娃,心疼道:“刚才哭来着,声音大着呢。”
    “哭过就好,哭过就好。”稳婆也没在意,将娃娃包裹到早就准备好的小被里,仔细一看,就见这小娃娃白白胖胖,怕是有七八斤左右,村子里穷,一般人家生个娃娃都跟小猫一样,上了六斤都算大娃娃了,这么多年,她还真没见过这么白胖的大小子。
    李氏侧躺着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怀里的孩子,这孩子长得白白净净,大眼睛,高鼻梁,小嘴,一看就是个漂亮的,长相跟林老实差的太远,大多还是像了李氏,竟然还有点像她梦中那个神人。
    婆娘们本就话多,一会说这孩子有福相,一会说这孩子像妈妈,热闹了一阵,夜色越来越深,大家也就渐渐都散了,林老师一个劲的感谢过来帮忙的乡亲,还道明天一定亲自上门送上谢礼,说是谢礼,无非也就是送两个白面馒头。
    林老实将乡亲们送出家门,觉得关键时刻大家都来了,心里感激的没法没法的,等大家都走了还站在门口目送,隐约的就听有人嘀咕:“老林家七月十四生娃娃,都说这天生的娃娃是阎王爷座下的童子,这可是鬼娃娃啊,命中阴气太重了,不好养活的……”
    “可说是,今天夜间有些不太平,我家婆娘说她听到了好多野鬼在哭……”
    “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好像也听到了外面有人在哭,你说不会跟这老实家的孩子有关系吧”
    “能有啥关系了不就是赶的曰子不对……”
    林老实听的气闷,那有人在这时候说些丧气话他本想拽住那两人讨个说法,想了想,乡里乡亲的来帮忙,自己要是闹腾开,实在不好看,叹了口气,也没多说,转身回了屋子。
    这一夜有惊有喜,总的来说还是喜大于惊,李氏刚生产,身子虚弱,支撑不住睡了过去,林老实却害怕那狐狸再来,加上看到儿子高兴的什么似的,一夜没睡,第二天一大早,李氏醒了在家带孩子,林老实蒸了几屉白面馒头,挨家挨户的送去。
    村里人家朴实,林老实上门送馒头,家家也都回礼,有的人家是两鸡蛋,有的是几颗白菜,还有布头,腊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这一趟下来林老实身上,竟然比去的时候背的馒头还要多,有了这些,咋也能给婆娘补补身子,奶水也能充足些。
    林老实满心欢喜,背着东西往家走,想着该给孩子起个啥名,刚到院子门口,就见自家婆娘依靠在墙边,东张西望的等他,林老实见婆娘抱着孩子出来,急忙紧赶几步,对李氏道:“你身子虚,孩子还小,怎么就抱出来了,见了风可怎生是好”
    李氏神色惊惶,眼中嚼着泪花,见了林老实,站起来虚弱对他道:“他爹,娃睡到现在都没醒过,不哭不闹也不吃,身上还起了这一层黑毛,你看看是咋回事”
    林老实吃了一惊,甩掉身上背着的那些东西,靠近了一看,就见娃闭着眼睛睡得深沉,半点声音也没有,呼吸也是微弱,蜷缩在李氏的怀里,身上长了一层细细的黑色绒毛,这黑色绒毛又细又软,像是胎毛,却又比胎毛粗壮,倒像是那只黑狐狸身上的毛发,密密麻麻的长了孩子一身,连脸上,脚心都是黑毛,这么一看,那里还有昨天夜里白白胖胖的模样,倒像是一只山里的野猴子。
    林老实三十几了才有了这么一个儿子,简直就是心尖尖,眼见成了这个模样,慌张的手都开始哆嗦,他本来就不是机灵醒觉之人,这一慌,三魂六魄都唬走了一半,只是转着圈子跺脚道:“这是咋了,这是咋了……这是要我的命啊……”
    李氏见林老实还不如自己,知道这时候慌不得,主意还得自己来拿,沉了一下心神,对他道:“这个时候了,你转圈圈又有啥用快去请李郎中来看看,莫不是孩子得了啥病症。”
    林老实听了李氏的话,拔腿就跑,没多大功夫就吧临近村里唯一的老李郎中请了过来,老李郎中今年六十八,年轻的时候在镇子上的医馆当过学徒,也没个正式师傅教,但就是这样,在附近这十里八村的那也是了不得的人物,虽说不是什么杏林高手,但这么多年行医看病,积少成多,也颇有一些心得,为人也是和善,谁家有了病,有钱的给两钱,没钱的给点小米,野产也都给看,是个积善的人家。
    婴儿的病叫哑病,比较难以诊断,说的是婴儿太小,无法诉说自己的痛楚,只能凭借着行医的经验来诊断,这些年李郎中也看过不少哑病,却还从未见到过林老实家孩子这种病,问了问李氏孩子什么时候开始长的黑毛。
    李氏说早上起来就见孩子身上有些黑毛,开始也没在意,以为是胎毛,谁知道越长越长,半天的时间就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李郎中听了点点头,也没说什么,拿出自己看哑病的一套功夫,又是摸脉,又是扒眼皮,仔仔细细,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这孩子除了昏睡,都很正常,只是眉宇之间有那么一股子黑气。
    林老实见李郎中沉吟,等的心急,问道:“老李叔,这孩子得的到底是啥病啊”
    李郎中叹了口气:“老实啊,实话跟你说,你家这娃血脉正常,到底是个啥病我也瞧不出来。”
    “可这娃不哭不闹,不吃不喝的,这样下去,如何是好啊,老李大叔,你可怜可怜我们,一定帮我们想个办法啊,下辈子我和老实给你做牛做马啊……”李氏哭着哀求。
    李郎中沉默不语,娃的病他看不出来,像是邪病,但求医莫问巫,是行医的规矩,说的是,你要是不信医,到处求神拜佛,这种病行医的是不给看的,行医的也排斥这些,可李氏哭的凄惨,他心中也是不忍,只能无奈小声道:“刚出生的娃娃虚,身上长黑毛,怕是被什么邪祟钻了空子,沉睡不醒,神魂有损,这病我看不了,你得找懂这个的人给看看。”
    ;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