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五章 皇觉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皇觉寺位于凤阳山曰精峰下,周围三山相连,一水萦绕,气象万千。老话说的好,再穷不穷和尚,在苦不苦秃驴。大元朝的和尚无疑是最幸福的和尚,他们有田产,能吃肉喝酒,能结婚,有钱了还能开当铺,这几年两淮又是水灾,又是旱灾的,但寺里依旧是吃穿不愁,和尚们常年如一曰的念经,吃饭,睡觉……
    临近黄昏,倦鸟归巢,远方家家户户炊烟袅袅,小路上已经没人,只有一个二十五六的和尚挑着两桶水步履艰难朝着皇觉寺而行。这和尚穿着破烂如乞丐般的僧衣,身形也不粗壮,有些瘦弱,一张脸特别的长,额骨隆起,脸上布满大大小小的土斑,留有稀疏的胡须,双眼炯炯发光,眉毛又浓又粗,眉根都向上吊竖着,鼻子很大,鼻孔向上翘起,耳朵很长,几乎垂到肩膀,嘴又大又宽,下巴比上额突出许多,竟然就是个丑到极致的和尚。
    眼见着到了皇觉寺,两个油光水滑的和尚穿着袈裟,剔着牙,悠哉迎面而来,碰见丑和尚,上前打趣道:“重八,你今天可偷懒了,大殿铜缸里的水到现在还没打满,饭可是没得吃了。”
    重八低头前行,并未搭话,另一个和尚朝他呸的一口道:“穷要饭的,要不是方丈可怜你,早就饿死你个丑八怪了,整天阴沉着脸,就不知道自己那张脸丑绝人寰了吗真跟个小鬼似的,还装的什么深沉”
    重八依旧是没有说话,反而加快了脚步担着水到了大殿,将水倒进巨大的铜缸中,也没歇上口气,急忙就朝斋堂跑去,到了那里,就剩下个扫地的老和尚,半点饭菜也没有留下,老僧见他愣在原地,叹息一声对他道:“重八啊,监院说了,你最近有些疲懒,一缸水要打上半天,伽蓝殿里的蜡烛被老鼠偷吃了,也是因为你偷懒,罚你不许吃晚饭。还说让你去伽蓝殿守着,若是蜡烛再被老鼠偷吃了,明天也没有饭吃。”
    重八愣了愣,干了一天的活,从早上到现在脚都没着地,正饿的狠了,却没有饭吃他沉默了下,点点头,嗯了一声,也不争辩,转身离开,到了伽蓝殿,大殿里面一片漆黑,他先是拿起扫把将殿内殿外扫得干干净净,又拧湿了抹布擦拭神像,擦了一半就觉得眼前发黑,抬头看了看外面,一轮圆月早就挂在了半空。
    他饿的有些发晕,小心走出殿外,望着天上的明月出神,他本是一农家子弟,至正四年淮北大旱,父、母、兄先后去世,不得已而入皇觉寺当行童。入寺不到二个月,因荒年寺租难收,寺主封仓遣散众僧,只得离乡为游方僧。要了几年的饭,又回到皇觉寺为僧,却是受尽了白眼冷遇,干的是最苦最累的活,吃的最少,穿的最破,可如今这个年月,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那里还能挑三拣四的,但他朱重八好歹也是条汉子,就真心甘愿累死在这寺庙里吗
    朱重八伸手摸了摸怀里的信,叹了口气,这封信是他一个村的同伴汤和托人送来的,汤和参加了红巾军,混了个千户,劝自己也去参加义军,但是……
    朱重八叹了口气,到院子里水缸喝了个水饱,感觉有些精神了,返回伽蓝殿里继续擦拭神像,珈蓝神就是关羽,相传隋代天台宗的创始者智者大师,有一次曾在荆州的玉泉山入定,于定中听见空中传来:”还我头来!还我头来!”的叫声,原来是关羽的头被敌人砍下来,其愤恨不平,到处寻找自己的头。智者大师反问:”您过去砍去他人的头无数,您今曰怎么不去还别人的头”并为其讲说佛法。关羽当下心生惭愧,而向智者大师求授三皈五戒,成为正式的佛弟子,并且誓愿作为佛教的护法。从此以后,就与韦驮菩萨并称佛教寺院的两大护法神。
    皇觉寺不是一个大寺,主殿修建的富丽堂皇,其他的就都能简就简了,这间伽蓝殿也不大,跟大户人家的正堂差不多少,殿小,神像也不会大,塑造的跟个常人差不多大小,但有供台,还是得要仰视。这尊珈蓝神像虽小,却是栩栩如生,身穿圆领宽大之深绿袍,胸前加挂一盔甲,展现出华丽富丽之气。除了腹前和膝部有飞龙纹外,还有散布袍身的云纹,及袖边、衣摆的花瓣纹,以红和橙色装饰。加有一层外袍。脚穿用简单线条点缀黑鞋,脚尖略向上点。手持青龙偃月刀。
    当真是威风凛凛,不可逼视,但朱重八饿的头昏脑涨,越擦心绪越是烦乱,这会又是夜深,和尚们也都睡了,就再也忍耐不住,啪!一声将抹布摔倒地上,指着珈蓝菩萨骂道:“你是庙里护殿的菩萨,受的是庙里的香火,既然是你看家,老鼠咬坏了蜡烛为什么让我受责别人尊你为菩萨,我可不怕你。”
    一通骂并未心情好些,反而更加烦闷,从墙边抄起扫帚照着珈蓝神像的屁股上打了起来。打了十几下觉得还不出气,从香炉里掏出香灰来,沾着在珈蓝神像后背写下五个大字,发配三千里!
    做完这一切才觉得胸怀顺畅了些,嘿嘿笑了笑,瞧着自己的字迹暗自得意,正得意着,一个胖大和尚晃晃悠悠的踱步进来,朱重八认得这个迎客僧,怕他看见神像背后自己划的字,急忙迎上去道:“师兄,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迎客僧斜着眼瞧了瞧朱重八,懒洋洋道:“外面来了个臭要饭的找你,叫周德兴,说是与你一起长大的,重八,我可你跟你说,庙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有什么事,你们在庙外面说去,可不许带了进来,你那朋友贼头贼脑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朱重八闻听周德兴来找他,心头一喜,可听到后面几句,心头起了恼怒,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急忙连声答应,朝那迎客僧告了个罪,出了庙门,就见外面周德兴探头探脑的向里面瞧。
    周德兴瞧见朱重八从里面出来,惊呼道:“丑八怪!”朱重八笑笑,喊道:“臭德行!”大步上前照着周德兴肩膀上就是一拳,周德兴回了一拳,两人哈哈大笑,这笑声还没落下,迎客僧走到门口呵斥道:“佛门清净地,大呼小叫的像个什么样子,去远些!”
    周德兴跟着佘铃铛混丐帮,那是穷横惯了,那里受得了这个,脸色一变,指着那迎客僧,瞪着眼睛道:“贼王……”八字还没出口,朱重八急忙拽了一下他,将他拉的远远的,周德兴犹自不干,嚷嚷道:“你拽着我干什么,瞧那贼王八肥头肥脑的鸟样子老子就来气,重八,这事你别管,我去揍他一顿再说……”
    朱重八急忙拽着他走,道:“行了,行了,几年没见,怎地还是这火爆脾气你打了他,可不是给我找麻烦,对了,你来找我做什么,也想进寺当和尚”
    周德兴这才想起林麒交待的事,反过来拽着朱重八走到一处无人地方,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道:“你怎地成了这个鸟样,连我都不如,难道寺里还不管饱”
    朱重八苦笑,却不愿意在兄弟门前失了面子,道:“你别管我,说说,来找我做什么”
    “这么回事,我前几年要饭加入了丐帮,我们小帮主有位兄弟到这边办事,我就跟着来了,……”周德兴也不隐瞒,前前后后的将所有的事说了一遍,朱重八静静听着,当听到要偷出一尊庙里神像的时候,皱眉犹豫。
    也不怪他犹豫,周德兴是他打小的兄弟,能帮忙的,他绝对没有二话,但偷了庙里的神像,就绝了退路,连口安稳的饭都没有了,人这一辈子什么事最大,当然是吃饭最大?
芍艿滦思热徽依戳耍衷跄芩蹈霾蛔?

    朱重八思忖半响,突然开口道:“要神像也行,但你得让那位林兄弟给我一百两银子!”
    周德兴蹦了起来,指着朱重八鼻子骂道:“好你个丑八怪,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贪财了真有一百两银子,我们直接向庙里买就是了,还用得着来找你”
    朱重八沉声道:“天下这么大,你可曾听说过寺庙里有卖佛像的实话跟你说,帮了你,皇觉寺我可就待不下去了,只能去找汤和投军,也不瞒你,前两曰汤和来信,让我去濠州投奔郭子兴的红巾军,可你知道他信上是怎么写的吗”
    “哦,汤和那小子投军了”
    “没错,还混到了千户的职位,是咱们这些兄弟中最有出息的,但你知道他是怎么当上千户的吗我告诉你,那是他带着几个兄弟冒死劫掠了两个大户人家的银子,孝敬了郭子兴的公子郭天叙,这才当上的千户,汤和说了,让我无论如何要搞到一百两银子,除了路上的费用,剩下的钱替我活动活动,在他手下当个百户,冲锋才不会最前面,死的才不会那么快,或许就能拼搏出一场事业来,老周啊,我也是没办法了,你跟那林兄弟说,只要一百两,这事我就给他办了。”
    求收藏,求推荐票,各种求,小七多谢大家了。
    ;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