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小公主(求收藏、求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跑了一天一夜,我的肚子快饿瘪了,正好路上遇见一只可爱的小兔子。”
    小公主扔过了一只野兔,“哝,多放辣椒。”
    她没形象的坐在草地上。
    陆青萍接过来之后,熟稔的剥皮、处理。
    一会儿之后。
    原地起了一堆篝火,他从腰间摸出了几袋调料。
    他们已经冲破了大唐云州天策府驻地和神刀门的两层围剿,后方还有几大高手为他们断后,暂时是安全的了。
    困难在前方。
    意味着这一路都要杀出重围。
    又过了一会儿时间之后,兔皮烤的金黄,肉香开始飘散起来。
    山坡上一堆篝火。
    少男少女围着篝火。
    均匀撒上了辣椒粉、盐巴之后。
    小公主急急忙忙撕下了一只兔腿,虽然烫手,却仍一边吹着气,一边往嘴里塞去。
    看这样子是真饿了。
    陆青萍慢慢吃着,笑着道:“别着急,你这样子哪像公主?”
    少女白了他一眼,皱了皱鼻子,哼了一声,丝毫没理会,仍旧是狼吞虎咽,将嘴巴都塞得鼓鼓囊囊。
    陆青萍轻轻笑了笑,没有再说。
    三个月来对于这小公主的性格已经熟悉。
    在他国藩篱之下待了十年,要是还能保持什么优雅的品性才是奇怪。
    按前身的记忆里,他和小公主几乎算是和大唐长安城里的那些小屁孩们,一起玩泥巴长大的,除了他们两个的身份,别的就和寻常百姓家里的疯小孩一模一样。
    吃着兔肉,陆青萍心思却沉浸在脑海里的刀法之中。
    神刀术,虽然招式众多,但其实化繁为简,只有一式。
    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拔刀。
    但要求是后发先至。
    有种独孤九剑的感觉。
    让敌人先出手,然后再在那千钧一发的时间里抓住敌人出手的破绽,用极快的速度拔刀,并斩出去!
    只要速度和力量够强,在那一瞬间,无物不可杀。
    所以那么多的招式,其实只是在不同环境、不同位置所提炼出的不同出刀方法。
    要练成这神刀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判断力。
    在别人杀来,自己濒临死亡的一刻,敏锐的抓住对方的破绽。
    这对精神和意志的要求极其严格。
    所幸,陆青萍融合了前身的残缺灵魂记忆,精神掌握力较之一般人要高一点,所以他反而在练习神刀术的时候,能够很快的入门。
    也就在陆青萍一边吃着兔肉,一边心神模拟脑海那些刀法招式的时候。
    旁边少女清脆的嗓音传来。
    “隔~”
    少女没形象的打了一个饱嗝,然后揉着一只兔子下去,也没见变化的小肚子,惬意的道:“难以想象以后我要是回皇宫了,没有你给我做饭的日子,该是怎样的地狱。”
    陆青萍听着,忽地心中呢喃出现。
    前身的影响,让他忍不住就要脱口说出:“你喜欢,我就一直做给你吃。”
    结果,这句话生生被他憋在了喉咙里。
    他嘴角扯出一丝无奈。
    十年质子生涯。
    从四五岁到十四五岁的,整整十年,前身都和小公主同甘共苦,不得不说是青梅竹马一样的关系了,否则,前身也不可能为小公主挡那一击。
    他是继承了前身的身份,但是对于前身对少女的感情,却只能如一个看客一般,无法真正代入。
    毕竟那不是自己,那是原本的世子陆青萍。
    正因来自前身那死前的执念,时时刻刻的影响着他。
    告诉他,他根本不是小公主眼中的那个人。
    他只是一个想要从大唐逃出去,活下去的一个地球普通人。
    连生命都在这场逃亡中不能保证了,还哪有心思去没心没肺的去泡小姑娘。
    不过,在小公主眼里,陆青萍的表现和以前那个木头什么区别都没有。
    “小瓶子,以前都没看出来你这么会做饭,没想到挨了一刀,不仅没死,反而做饭这么厉害了。”
    少女托着脸笑嘻嘻的看着陆青萍。
    陆青萍笑了笑,伸展了下胳膊,道:“以前在长安城,有别人做饭,自然不用我动手,这次有机会跑这么远,我也是自己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有做饭的天赋。”
    “其实也没多好吃了,等你回到洛阳,京城里的山珍海味那么多,不比我随便烤的野味好吃太多了。”
    少女傲娇的别过了头去,道:“别人做的怎么比得上小瓶子做的。”
    说完这句,她很快的转过头来,笑嘻嘻的盯着陆青萍,道:“呐,说好了,以后我去哪儿,你都要跟着我去哪儿,所以是要一直做给我吃。”
    “听懂了吗,是一直一直……”
    她拉长了音。
    陆青萍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有些想地球上的妹妹了,心下更是黯然。
    少女看陆青萍的样子,更加觉得有趣,歪着头看向天上的星星,两只脚丫在山坡山坡上一晃一晃。
    “我知道你这个死板木头在乎什么我是公主,婚姻大事要由父皇做主,可我是谁?”
    少女从山坡上站了起来,双手插蛮腰,指着眼前的山:“我可是赵青羊,是以后要成为这个世上第一位女帝兼陆地神仙的人。”
    “什么世家宗族、皇朝教派,到那一日,我要他们统统都得听我的。”
    “我说要你一直和我在一起,就算他是大隋皇帝,那也不能反对。”
    陆青萍听着可乐,忍不住又笑了出来:“那你可得努力了,这个志向有点太大。”
    在这种被追杀的时候,他是真羡慕小公主一直能保持这种心态。
    像极了小说里的那种赤子之心,或者剑心通明?
    又或者说,就是单纯的没心没肺。
    陆青萍自顾自的发散思维,吐槽自乐。
    少女则是继续看着前方的山,目光闪亮,十分憧憬。
    随即,她回过神来哼了一声:“真到了那一天,我要也把洛阳城里的那个老女人和赵嫡都扔出皇宫,让他们也过过我们的生活。”
    对此,陆青萍不发表看法。
    他和少女被派遣大唐为质的起因,虽然前身记忆也不太多,但根据他记忆里对于大唐和大隋的皇室了解。
    小公主是隋皇上一个皇后留下的唯一女儿,但是在生下小公主一年后,便因疾去世了。
    隋皇册封如今的隋后为皇后,在他二人在大唐为质期间,二人生下了当今大隋的嫡长太子赵嫡。
    十年前正是大唐与大隋结束春秋乱战的最后阶段,为了保持当时的势力平衡,于是大隋不得已将隋皇唯一的女儿,连同大隋战功彪炳的镇北王世子,一起送往了大唐为质。
    而建议将小公主送往大唐为质的其中几波声音里面,就有着当今的隋后。
    再加上大唐在十年前在暗中密谋当时不为人知的“玄武门之变”,事情前后,势必引起上下国体震荡,军权四散,并就趁势答应下来了暂时性的天下两分格局。
    为了确保稳妥,在公主之外,大唐又亲自开口索要另一大质子才肯答应,因为镇北王陆起乃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一代兵神,大唐忌惮他,要比大隋这个国家还厉害。
    有了镇北王之子,终于不惧来自南方边境的威胁。
    于是现今唐皇便轰轰烈烈的展开了玄武门夺位的起事。
    事成后,以快刀斩乱麻之势,陆续压平不服声音。
    等到唐皇在这十年间陆续将有异心的国内势力都铲除安抚,一手紧握住军权之后,趁着长安城举办水陆大会的时候,大隋势力中便有人来相救这遗落在他国的两位质子。
    当年是隋后等人主动建议将小公主送往大唐。
    小公主自然对那位洛阳城中母仪天下的女子,不能释怀,连带着她那同父异母的皇太子弟弟,都心中不爽。
    看小公主气哼哼的在草地上踢着石子。
    陆青萍起身说道:“好了,休息的差不多了,我们该前往和向前辈他们约好的地点了。”
    本来的十八位高手,如今一路从长安城杀到了临近边境的云州,只剩下了五人。
    在一天前的围杀中,五大高手为他们牵制断后,要在后面才能赶来。
    又要逃亡了,小公主的脸色也正经起来,想了想道:“再有八千里就出了云州了,听向前辈说,只要出了云州,会有一位神通法相高手在边境接应我们,顺利带我们走过两国边境。”
    神通法相。
    陆青萍听着,内心陡然升起强烈的希望。
    那已经是江湖修道界难得一见的大高手了,说不定在山榜上也有排名。
    山上的人。
    仙。
    若真有这样一位高手来接应,回到大隋的希望就更大了。
    本来遥遥茫茫的逃生之路,顿时,变得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八千里,不远了。
    夜色下。
    短暂休息之后的少年少女,朝着山林某个方向而去。
    

淘宝每日精选,便宜好货抢不停-->点击进入

《轩辕书社》免费看小说,在轩辕书社(www.xyshushe.com)有你想看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